周元十指交叉抱着后脑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注视着天花板。

窗外如今天傍晚般,万里无云,只有一轮圆月挂在了天空中,时不时能够看到几颗闪闪发亮的星星。

也不知道到底哪颗才是H-76星球。

周元看着黑暗中白色的天花板,似乎也充满了黑暗。

“不知道李祥儒会怎么样,龙景耀说暗夜是一群疯子?”

“仔细一想,李祥儒那种性格进去,应该还是挺符合那群疯子的吧?发起狠来可不就是个疯子?”

“那耳钉看起来也不像个疯子啊?难道暗夜有不同的阶层?那又是怎么区分呢?很奇怪。”

周元一个人自顾自的嘀咕着。

听到了龙景耀说暗夜多是一群疯子之后,周元突然觉得这组织,其实不容小觑。

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无非就是为了钱,权,或者往大的说就是欲。

而暗夜会不一样,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这群人汇聚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又或者是想要干什么。

“H-76星是个大外患,现在倒好,又来了个内忧,真就多事之秋啊。”周元叹了口气,翻了个身,看着窗外的月色。

嗯,有点刺眼,睡不着。

赶忙起床把窗帘拉上,好多了…

张芷嫣现在在看小说,原因是特么的她自己也懵了,她打赏了最高规格的那本书,居然在这段时间更了一百章。

这特么是个码字怪么?这么多存稿。

看到后面,张芷嫣才发现作者发稿频率变得慢了下来。

张芷嫣觉得这个作者可以啊,这么敬业,还这么够意思,下本书还得来支持支持。

现在她连直播筹备和后援会事宜都先晾在了一边,专心在这看小说。

……

周三,距离后援会直播还剩三天。

第一节课下课。

“周元,你看外面,是李祥儒的妈妈嘛?”刘鑫刚从厕所回来,周元还能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混着厕所味道的烟味。

厕所里抽烟的实在太多,每次进去一次身上都会多一些烟味。

然而特么的很多人都是朋友,还得打打招呼聊聊天什么的。

所以周元不是特别爱去厕所,不是嫌弃抽烟的朋友,纯粹是不太喜欢那股味道。

“嗯?怎么了?她来干嘛?”周元装作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问道。

其实周元大致已经猜出来了,李祥儒的妈妈一看平时就把自己所有的爱全都倾注在了李祥儒身上。

而现在先是李志宇被捕,后又是李祥儒直接失踪。

从她怪罪到神州身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差不多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现在来学校,也不过就是病急乱投医罢了。

解决不了的事情怎么都会解决不了,只不过是又多一个伤心的人罢了。

“等会昂,我先去现场吃第一手瓜,吃完来告诉你。”刘鑫从抽屉拿出纸,擦干净了手后兴高采烈地搭着另一个同学的肩头去了第一现场。

就是那个刘鑫强行挽留住了李祥儒的第一现场:办公室。

刘鑫也是不害臊,直接便进了办公室。

“啊,李祥儒妈妈,我们上次就见过的诶,您好啊,最近李祥儒怎么都么来啊?”刘鑫很是自来熟的跟李祥儒母亲打招呼。

而李祥儒的班主任正在愁,年级主任什么的都没在,而其他班主任表面上很关心他,其实根本就不愿掺和这件事,现在就他一个人在这顶着。

见到刘鑫过来主动搭话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眼神一亮,接话道,“刘鑫同学啊,最近成绩在稳步上升啊,李祥儒的事情我们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似的啊,自从周一开始我就没看到过李祥儒同学。”

“唉,做老师的也是很担心他,希望他能平安无事,早点回来。”

说完,李祥儒班主任盯着刘鑫,仿佛在说:轮到你了,你懂的。

李祥儒妈妈一直在哭,哽咽着一直在说丈夫没了,现在儿子也要没了。

“阿姨,你要放宽心,毕竟李祥儒也老大不小了,我们同学们都很担心他,但是他自己出门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说不定过几天就回心转意不离家出走回家了呢,您说是吧?”刘鑫一口咬定李祥儒是自己离家出走的。

李祥儒班主任这次是真的感激刘鑫的救助,否则单靠他这个班主任,还真就没办法稳住这个人。

毕竟小孩子的话语更能让人感到信服。

虽然刘鑫根本就是满口跑火车…

“是的,李祥儒家长,不要太过担心了,放宽心,大家都是快成年的人了,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有自己的想法也正常,说不定李祥儒同学带回来一个奇迹,再次创办了一个同类公司呢!要相信他。”班主任温柔的说着,画大饼谁不会,往大的,不可能的方向说就完了。

李祥儒妈妈脑子有点混乱,懵里懵懂的就相信了他们这样的一唱一和,“那你们学校,能联系到神州的人吗?我想让他们也给我个解释。”

“不好意思哦,我们学校也没有权利可以和神州对等交流,你可以自己去寻找神州人员。”踢皮球谁不会,推就完事了。

刘鑫觉得特么的,今天遇上对手了,这个人比自己强!

“是的,阿姨,你要相信我们学校,都是为了学生好的,谁会愿意一个成绩那么好的学生就那样离开了学校呢?真的是学校自身也无能为力,否则肯定也会全力寻找李祥儒的。”刘鑫表示自己还有最好的学生这个身份在。

李祥儒妈妈这才收起了自己的哭腔,也没告辞,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班主任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便转头看着办公室里的刘鑫,“牛啊,刘鑫,雪中送炭啊,你要不要来我们班待几天?保证不抓你上课玩手机,只抓你下课玩手机。”

刘鑫:???你特么仿佛在逗我

不过,好像也还行昂…

“每次来帮您都得浪费我一点上课时间,唉,我真的是学校里的五星好学生了,您下次我们班评什么奖记得在我们老班那提一嘴昂。”刘鑫说着,给他挥了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走在走廊上都昂着头,李祥儒家里来学校的矛盾,我,刘鑫,一个人摆平!

“刘鑫?你还在走廊那大摇大摆什么呢?又去办公室当志愿者去了?专挑我物理课是吧?拿起自己的书,给我在后面反省反省。”物理老师对着刚走过走廊的刘鑫大声吼道。

特么的,这态度,天差地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