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按律当斩!

不正常,这很不正常。

钱彪有种怪异的感觉。

“大人,我劝你不要自误!”

咬着牙,钱彪依然在威胁陈羽。

“一块破军功章罢了,算什么东西?大人难道要为了那些贱民,影响我们的关系么?”

啪!

又是一巴掌抽在了钱彪脸上。

“我和你有屁的关系。”

董小宛的爷爷,舍生忘死保护大秦。

结果,在钱彪这种人眼中,只不过是个贱民?

紧了紧手中长剑,陈羽有些愤怒。

“陈羽,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突然,院子里一道声音幽幽飘来。

明玉冷面寒霜,手中握着马鞭,带着数十个全副武装的私兵赶了过来。

除此之外,明玉身旁还有数个中年人,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样子。

来了!

门口的百姓,见到明玉后,都吓得往后退了退。

虽然明知道明玉要对付的不是他们,可他们还是害怕。

远处,李高等人看到明玉前来,神色一喜。

陈羽是横的很,可是明玉也是无法无天啊。

这两个人撞在一起,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火花?

李高双手揣在衣袖里,嘴角含笑。

“诸位大人,我们就好好看看,这明玉是怎么教文宣公夹起尾巴的,如何?”

“呵呵,妙事!明日早朝之上,不知道这陈大人的尾巴,还翘不翘的起来?”

微风拂面,舒爽自然。

众人心情荡漾,都乐呵呵的。

你小子不是嚣张么?

不是以为王都无人能治得了你么?

我们只是不屑和你一般见识而已。

现在不用我们出手,明玉就足以对付你。

飞云公府,气氛渐渐变得紧张。

明玉盯着陈羽,神色厌恶。

“没想到,你和这些贱民裹在一起。”

“我真是瞎了眼,还想睡了你?真让我恶心。”

昨天,她还感觉陈羽很不一样。

可今天看到陈羽为了小小一块军功章,竟跑到这里大闹,她态度立马就变了。

我们是什么人?人上人啊!

那些贱民算什么?草芥而已。

他们只能仰望我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站在一起?

我要睡了你,想和你共度良宵。

你却为了他们,来找我的麻烦?

你怎么就那么下贱呢?

“马上给我滚!不然的话,我杀了你!”

明玉抬起手,一马鞭抽爆空气,响起啪的一声。

陈羽乐了。

卧槽,我就喜欢你这暴脾气!

这么泼辣要弄死我的人,你可是第一个啊。

此时此刻,陈羽看着明玉,只感觉她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问一下,你身旁这几个人,是不是高手?”

为了以防万一,陈羽还是仔细询问。

自己这边还有印昭和林山这种猛人。

如果对面太弱,自己还怎么作死?

“怎么?怕了?”

明玉得意一笑。

“告诉你,不要以为只有你身边有高手!这几人都是我飞云公府的供奉!”

“再不滚,我就让他们宰了你。”

“还有,马上放了钱彪,就算是我飞云公府的狗,你明镜司也没资格动一根汗毛!”

明玉眼一瞪,杀气满满。

她是什么人?

王都之中,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还真没有她不敢杀得!

显然,陈羽不在此列。

毕竟,陛下不喜欢他,群臣不喜欢他,只有百姓喜欢他。

可百姓喜欢有什么用?

那是最废物的东西,明玉根本毫不在意。

陈羽长呼一口气,终于安心的笑了。

太好了,可算是遇到一个能弄死我的了。

一切就绪,还等什么?

“人,是不可能放的。把军功章还回来。”

“去你大爷的军功章。那东西我扔到垃圾堆了,有本事你去垃圾堆翻啊!”

“快放了我!不然我家小姐绝不会放过你的!”

钱彪大声吼叫。

有明玉撑腰,他胆气壮了不少。

陈羽脸色一寒,又是一个耳光,抽的钱彪眼冒金星。

“我说过,别特么和我带口头语。”

印昭:“。。。。。。”

明玉:“。。。。。。”

众人:“。。。。。。”

“陈羽,马上放人!滚去垃圾堆翻你的军功章!”

明玉咬牙开口。

陈羽脸色冷凝。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那些战士为国而战,为国而死,用生命换回来的军功章,你们可以不在意,但也不应该不尊重!”

唰!

众人眼神大亮。

好一句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这是何等文采斐然的人,才能说出这等话来?

现场不少文人,都感觉到体内文气一阵激荡,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这就是诗词的魅力和力量,一句话,能够激发出人的万千情感。

人群中,有些老者,也曾是过去的老兵,此刻都是满脸泪痕。

是啊,当年他们参军的时候,可不就是抱着这等想法吗?

报效国家,死又何妨?

远处,李高等人都沉默了。

“不得不说,此子虽然让人厌恶,但文采确实让人望尘莫及。”

“如果不是当今儒道摔落,怕是此子早已经成就大儒。”

众人点头,深以为然。

这个世界,万道同源,各有千秋。

不论是哪一条路走下去,都有可能得到不可思议的力量。

儒道之人,涵养浩然正气,做出惊人的诗句,正气与文气相互交织,就能够以笔墨为刀,诗词为剑,横扫世间敌。

除此之外,其他的诸子百家,过去都有大能辈出。

只不过仙道一直都是主流。

到了大秦之时,始皇帝以无上霸道的身姿,以武入道,镇压世间。

那个时候,也是诸子百家最为繁盛的时候。

不过始皇帝消失之后,仙道趁机将其他的修行道路镇压下去,唯我独尊。

儒道也因此走向了衰落,被压得翻不了身。

当今天下,虽然修炼儒道的人还有许多,不过大多都已经不成气候。

能够达到大儒境界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李高却只是冷冷一笑,神色不屑。

“当官的,要什么文采不文采?一句诗词罢了,不过是无能之人的呻吟而已,何须在意?”

“还是丞相大人看的通透,佩服。”众人拍着李高的马屁。

再看向陈羽,他们面露讥讽。

不错,会写诗词又如何?当官的,哪需要这些?

此时,陈羽神色严肃,一手拉着董小宛,一手握着正一镜剑。

“印昭,侮辱战士者,按大秦律例,该怎么做?”

“大人,依大秦律例,侮辱大秦将士,当斩!”

嘶!

众人瞪着眼睛,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天啊。

难道大人他要砍了钱彪?

钱彪一个哆嗦,这下子害怕了。

“小姐,救我。”

明玉哼了声,怒极反笑。

“杀我的人?行啊,来,让我看看,你怎么砍的?你要不砍,你就是没种!你要是砍了,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话音一落,只听现场一阵战甲哗啦啦的响动声。

数十名私兵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

四周,还有足足上百名装备精良的私兵,手持弩箭、战刀等,将陈羽等人围在了院子里。

杀钱彪?

别搞笑了好吧。

陈羽你不就是来立威的么?想借这个事情来吓唬我?真以为我看不透你的想法?

老娘我偏不信你敢杀钱彪!偏要你在所有人面前都丢脸!

明玉心中暗想,有种掌控一切的感觉。

陈羽盯着明玉,沉默片刻后,轻轻笑了笑。

“小宛乖,到外面去等叔叔。”

让董小宛到了飞云公府外面后,陈羽脸色一肃,举起了正一镜剑,骤然斩落!

“不!”

钱彪瞪着眼睛,眼睁睁看着长剑看过来,发出了绝望的吼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