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驭诡者 > 第24章,壁画

阴森黑暗的古墓中,两帮人看着眼前的一堆黄土有些眼热。

这些黄土都是早已失传的远古造物,不但能克制灵异力量,还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张道长凝视着黑沙队长道:“这些黄土我们要一半,再找到其他东西,也必须分我们一半,我们为了这条线索冒了很大风险,这是我们应得的。”

黑沙队长嘴角抽了抽,有些克制的道:“具体分配方案还是交给上面来研究吧,只要上层愿意我们没意见。”

“但是在没有出去之前,先别急着分配,我不想还没见到厉鬼,我们就先因为这些东西打起来。”

说着,他不经意的瞟了古青一眼,古青的资料他们都看过,尽管对方只是一个新人,但却能召唤出灾难级灵异事件鬼城虚影,镇压一片鬼域,这种能力让他们有些忌惮。

“好,分配的事,等出去再说。”张道长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几人迅速扒开剩下的封土,将整个洞口都露了出来。

两队人都小心的举着蜡烛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小石室,有一间房屋大小,当中放着一口开裂的棺材。

整个棺材上裂开了数十条手指宽的裂缝,看起来就像快要散架了似的。

两队人同时停了下来,发现蜡烛的颜色并没有发绿,这才松了一口气。

“墙壁上好像有壁画。”刘杰突然说了一句。

“去看看。”张道长举着蜡烛快步向左墙角走去,这里应该是第一幅。

一般古墓中的壁画都会透露出很多信息,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第一幅壁画上面画着一片稻田,稻田中央是一个稻草人,周围还有许多飞鸟,由于稻草人的存在,这些飞鸟只能盘旋着不敢下来吃稻谷。

“难道这间石室中封印的就是稻草人?”古青道。

张道长心中也生出了同样的想法:“看看下一副。”

几人向右面挪动了一些,第二副画的依然是一片稻田,稻田当中同样有一个稻草人,只是这个稻草人更加灵动一些,制作的也更加逼真。

稻草人周围的稻谷长势明显比别处的茂盛了数倍。远处还有几个人影在向着稻草人跪拜。

几人看完这幅画,心中都有了某种猜测,但又不太确定,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第三幅壁画前。

这里依然是一片稻田,只是这片稻田的长势却前所未有的茂盛,就像转基因的稻田一样。

周围无数人在对着当中的稻草人顶礼膜拜,这时的稻草人看起来更加灵动和充满了生机,好像完全成了一个生命体。

第四副壁画还是在稻田中,这里的稻草人脸上多了一副狰狞的金色面具,看起来威严而又诡异,就像一个俯视众生的邪恶神灵。

祂脚下还有一个祭坛,祭坛上画着数十个身首分离的尸体,鲜血将整个祭坛染红。

剩下的壁画还有三副,但却被人故意涂抹掉了,完全看不清楚上面画了些什么。

“看了这些壁画,我怎么感觉这稻草人并不是鬼,反而更像是古人所崇拜的图腾或者说是某些神灵?”刘杰道。

黑沙队长此时凝重的道:“这个壁画非常重要,也许可以解开厉鬼的来历之谜。”

“前提是他们画的是真实的,而不是他们想象的。”

张道长也道:“可惜其他三副画被毁坏了,要不然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

几人围着墙壁转了一圈,没有什么新发现后,都将目光落在当中的棺材上。

黑沙队长首先上前,用手擦掉棺材上的浮灰,赤红的色泽就显露了出来。

这不是涂抹上去的颜色,而是木质本身的颜色。

“桃木棺?而且看颜色最少也有百年树龄。”

这一下更加确定了,棺材中绝对封印着鬼,而不是人。

而且这里原来封印的东西,有很大几率就是被古青镇压的稻草人。

“都注意我要开棺了。”黑沙队长道:“尽管这个棺材中的鬼有很大几率已经逃出去了,但最好还是注意一些。”

说完,他双手用力,缓缓的开始推棺材盖,由于钉棺材的铁钉早已腐蚀殆尽,也不需要再起钉子了。

反而是桃木棺材也许是吸收了一些灵异力量,并没有腐朽。

众人都紧张的看着棺材,做好了随时对抗厉鬼的准备。

随着吱吱格格的声响,棺材盖被缓缓推开,他们也看清了其中的事物。

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稻草人躺在棺材里。

惊悚,神圣,诡异,威严而又充满生机,就这一个稻草人比任何尸体都要恐怖。

但仔细看后他们发现,这个稻草人身上被钉了七根钉子。

七根赤红色的桃木钉,这是由百年桃木树心做的辟邪法器。

七根桃木钉分别钉在稻草人的四肢,小腹,胸口,头顶各一根,将稻草人死死的盯在棺材中。

这个稻草人刚一显现,古青体内的种子就再次悸动起来,好像要挣脱古青的控制一般,好在这种挣扎并不强烈,还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这下他明白了,稻田鬼域和他体内的种子通通都不是厉鬼真正的源头,真正的源头就是这个远古稻草人。

但也许是因为它本体被封印太久的缘故,稻草人的灵异力量被打散成了三部分,分别是主体稻草人,稻谷种子,还有稻田鬼域。

他现在真正驾驭的只是稻谷种子而已。

这还是在它本体没有脱困的情况下,如果将这七根桃木钉拔出,让它的本体复苏,古青体内的种子恐怕就不会安分了。

这时黑沙队长道:“我们不能再探索下去了,这里封印的是厉鬼本体而不是某种灵异力量,而且除了稻草人外还有五个未知的存在,恐怖程度已经超过了我们能处理的极限。”

“所以我建议结束探索,马上上报,然后将这个稻草人运回总部研究。其它的房间暂时不动。”

“其它的都行,但将稻草人运回总部这一条我不同意。”古青首次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嗯?”黑沙队长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古青这个新人,说话尽然如此不客气。

“为何?我希望你有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理由就是我镇压了稻草人的鬼域,如果这个稻草人本体脱困复苏,我就有可能遭受稻田鬼域的反噬。”

“所以这个稻草人只能交给我来封印保管,而不能借他人之手。”

“荒唐。”黑沙队长怒道:“先不说这个稻草人的研究价值,单单就它身上的七根桃木钉就是无价之宝,况且国家也从来都没有将一个厉鬼本体交给私人保管的先例。”

“你……你要干什么?”

黑沙队长刚说完,就发现周围出现了大量的白雾,寒冷的直入骨髓。

古青不再废话,直接讲鬼域激发到不受反噬的最大限度,他今天要强行带走稻草人。

因为他有感觉,只要让稻草人的本体复苏,他体内的种子很可能会出现重大变故。

事关生死,他是绝不会让步的。

“鬼域?你以为我们没有鬼域吗?给我停下来。”

黑沙队长怒呵一声,周围出现一股犹如龙卷风一般的黑沙风暴,而且他们小队其他四位成员立刻手拉着手,开始合力催动黑沙鬼域,五人合力,黑沙鬼域立刻就占了上风。

一边是轻柔的白雾,一边是狂暴的黑沙龙卷,这些黑沙渐渐开始挤压白雾的空间。

这是鬼域和鬼域的对决,就像围棋一样,开始抢占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