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从黑影兵团开始圣杯战争 > 第六十八章 罗兰的圣杯战争

韦伯会参加圣杯战争,这个结果罗兰并不会感到意外。

客观的来说,韦伯确实是一个十分优秀的老师,甚至对于罗兰的成长和缺陷,他都能准确的指出并给予建议,但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对方身上那份童话一样的天真和稚嫩也让罗兰几经发笑。

他低劣的资质与自身在理论上的研究才能并不匹配,养成了他一贯心高气傲的性格,在时钟塔那个传统,守旧的环境里,因为年纪还小,韦伯肯定是觉得处处受气。

而他自身的资质所限,也让他将精力更多的集中在了不被看好的现代魔术上,导致在时钟塔也没什么成果。

这无疑是恶性循环,从回到时钟塔开始,在来往的回信中,韦伯就不断的提及他正在准备一篇惊天动地的大论文,会影响,乃至于抨击整个时钟塔的体制。

论文的名字他都想好了,‘询问新世界的魔导之路’。

因为这回有了罗兰的资金支持,这篇的论文完善程度和成稿速度都要更胜一筹。

上次回信的时候,韦伯说已经在收尾阶段了,估计应该是最近完成的吧。

“那个家伙,完全没搞懂关键在哪啊……”罗兰算是彻底无言了,明明对着资质优秀的自己能说会道,怎么涉及到这方面的时候,韦伯就这么执着呢?

从一开始,他反驳的点就错了,半年的学习中,连间桐樱都明白了这一点——在魔道的世界里,资质决定着你的上限。

魔术回路不多,那你质量得高,质量不够,精密程度就必须很优秀,这些都没有的话,只能祈祷超能力或者固有结界这种无法复制的奇迹来拯救自己了。

所谓的努力,是天才也会去做的事情,就比如韦伯的讲师肯尼斯,除了家世之外,他本身也是个热忱魔道的研究狂,发表了多项具有创造性的成果,不然也不会那么年轻就得到了色位评价。

但韦伯对肯尼斯那种高高在上的贵族做派很是不爽就是了,一直认为那是一个没有眼光的柠檬头。

罗兰接着往下看去,剩下的发展都在他的预料之内,这篇论文被肯尼斯压了下去,根本没能发表出来,韦伯还被拎出来当众批评了一通。

从结果上来看,这毫无疑问是对韦伯的保护,韦伯的论文确实立不住脚,但里面关于时钟塔腐朽的抨击确实真实的,一个区区三代的末子魔术师,连个风浪都掀不起来就会先行被解决吧。

肯尼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压下去,他是一个十分骄傲,并且情商低的可怕的人。

既然韦伯身为自己的学生,不能让别人害了他,损害埃尔梅罗的名誉,自己作为老师,也要指引回到正确的路上,简单的复盘之下,肯尼斯那种贵族做派的想法就被罗兰猜透了。

可对于现在像是火药桶一样的韦伯来说,这种当众羞辱恐怕才是最难接受的吧,怀着少年意气,又被罗兰提前灌输了圣杯战争是抛开理论,真正体现魔术师能力舞台的战场,加上得知肯尼斯前不久也获得了名额,韦伯参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看到一半,罗兰的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一下,因为,接下来,信里的内容,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所以,我和那个柠檬头立下了赌约,要是我能成功赢下圣杯战争,他就要承认我的才能,反之,被他杀死我也没有怨言。’

“哈?赌约?”

与原著发展不同的是,手里有着很多钱,资金充沛,还教导过资质更加优秀的罗兰后,韦伯的心态,明显猖狂了不少。

居然有着和肯尼斯一决胜负的勇气了,“总之,还不算乱套,他们本来就要对上的,不过现在韦伯有不少钱,想必也不用去偷肯尼斯的圣遗物了吧。”

罗兰思考着这一蝴蝶因素带来的变化,心底居然有些小小的期待。

但信的内容还没完,接下来所讲述的事情,将罗兰平静的脸色彻底打破了。

‘总之,还是有点对不起你。’

‘明明圣杯战争应该是你渴望了很久的舞台才对,虽然你和肯尼斯本来就是敌人,但根据我在时钟塔的友人传来的情报,肯尼斯的准备,似乎有了一点点的变化。’

‘真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罗兰扫过这一行字,韦伯那用来掩饰不安的语气就已经回荡在他的耳畔。

肯尼斯是一个很骄傲,很骄傲的人,出身贵族,资质优秀,自己也很喜欢魔道,从小就被包裹在‘神童’的光环下长大,被一个不知名的学生给质疑和挑衅,他肯定火冒三丈吧。

这种意外,让他原本只是打算去刷个实战履历的想法,出现了改变。

‘似乎埃尔梅罗又借了一笔贷款,购置了更多的魔力炉,数量不明。’

‘肯尼斯也专门去研究了圣杯战争的历史,似乎对自己原来的圣遗物不满意,在到处寻找新的替代品。’

‘最新的消息是,他似乎找到了——他听闻了御三家之一的爱因兹贝伦在寻找圣遗物的消息,然后去了一趟康沃尔,似乎强行把爱因兹贝伦找到的圣遗物给抢过来了,并且很满意的样子,不打算在更换圣遗物了,估计是一个很强大的英灵吧。’

“韦伯……”

罗兰用有些低气压的声音扶着额头,嘴角的弧度却不断扩大。

‘这就是我收集到的所有情报了,也是在战争结束前的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可别被我的才能给吓到了啊,罗兰!’

‘不过,如果我真的获得了圣杯战争的胜利,只要你愿意喊几声韦伯大人,将许愿的权利让给你也不是不行喔,再会了,我的友人。’

‘韦伯·维尔维特。’

“命运还真是待我不薄啊,这不是完全乱套了吗,”虽然嘴上说着抱怨的话语,但罗兰的笑容,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了。

“哈哈哈哈哈,”他狂笑起来,笑到兴尽为止才停下,瞳孔中好像闪烁着星辰。

“那么开始吧,直至驶出轨道,跌落深空也罢,只要尽兴就好——”

“属于我罗兰的圣杯战争!”

(日常求下追读和票票,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