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庄。

苏云脱下了厚厚的棉衣,穿着一件外套上马。

在苏家庄待了一个冬天,改回长安城去看看了。

春天开始,一年的计划要开始了。

“少爷,你的图纸要不要带上?”

小倩问道。

苏云笑道:“当然要带,我画了一个冬天。”

小倩从房间里拿出图纸挂在马背上,又拿了一些其他东西。

“好了,走啦。”

苏云骑着马,慢悠悠往长安城去。

进了长安城,里面一派热闹景象,百姓还在庆祝大唐的胜利。

苏云到了青龙坊,黄强正在赶工生产。

“少爷你来啦,我们酒坊卖断货了。”

黄强高兴地说道。

苏云笑道:“我们的酒不是一直都不够卖吗?”

黄强笑道:“那倒是,这几天皇上庆祝灭突厥,全城的百姓都在庆祝,喝酒的人多,买酒的人更多。”

苏云进了后院,收拾一下房间,开始琢磨建造玻璃作坊的事情。

灭五姓七望,玻璃作坊是关键,但是开头要从另一件事情开始。

....

...

大安宫。

李世民和皇后打着天子仪仗,身后跟着文武大臣,还有颉利可汗。

大安宫里,李渊早就知道李世民要来,也知道颉利可汗被俘虏的消息。

进去后,殿门大开,李渊穿着龙袍,身边的嫔妃站好。

“儿臣拜见父皇。”

李世民和皇后同时下拜。

李渊看了一眼颉利可汗,慢慢起身说道:“平身吧,坐吧。”

李世民和皇后坐在旁边的位子上。

身后的文臣武将也对着李渊朝拜:“臣等拜见太上皇。”

李渊看着房玄龄和杜如晦、李道宗、柴绍和张公瑾、李靖、李勣、长孙无忌一帮人,心中五味杂陈。

当年就是这帮家伙撺掇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了自己的太子和李元吉。

可是,又是这帮家伙辅佐李世民灭了突厥,开创了现在的局面。

他虽然软禁在大安宫,却也知道现在的大唐很强大了。

百姓很吃饱饭,还有一种新的衣服可以穿。

特别是,颉利可汗居然被活捉了。

“平身吧。”

李渊冷冷说道。

众位大臣退到一边站好。

剩下颉利可汗站在中间的位子。

李世民起身拜道:“父皇,儿臣遵守承诺,将颉利擒获,今日献给父皇。”

意思是,我按照承诺抓了颉利,你也该按照承诺,当众宣布我是名正言顺的大唐皇帝,而非弑兄逼父的叛逆。

李渊岂会不知李世民的意思。

“很好,三日后在太极殿设宴,我当众宣布你是大唐皇帝。”

李渊说道。

李世民和皇后大喜,拜道:“儿臣谢父皇。”

殿内的文臣武将也是欣喜万分。

终于,李渊承认了李世民的皇位。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做皇帝了。

“好了,退下吧。”

李渊淡淡说道。

李世民带领众臣退出了大安宫,颉利可汗跟着出去了。

人走后,李渊站在门口,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许久才回了房间。

李世民回到内廷,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恭喜皇上。”

皇后说道。

李世民看着皇后,突然行了一礼,说道:“多谢皇后。”

皇后没有明白过来,说道:“灭突厥乃是众将士用命,臣妾在深宫之内,无有寸功,皇上为何要谢臣妾?”

不管是战略谋划,还是战场杀敌,都没有皇后的份。

李世民突然感谢她,搞得皇后莫名其妙。

李世民笑道:“对突厥作战的策略是苏云出的,苏云是你阴差阳错认的,算起功劳来,皇后当居第一位。”

原来是这个缘故,皇后笑道:“如此说来,皇上该去谢谢苏云才是。”

李世民笑道:“应该的,那小子昨天到了长安城,正好过去看看。”

一个冬天为了打仗,李世民没有去苏家庄,此时正好去看看。

两个人换了衣服,一起往青龙坊去。

进了后院,苏云正在拿着铅笔涂涂画画。

“女婿,干嘛呢?”

李世民笑呵呵坐下来。

皇后在旁边坐下。

苏云笑道:“岳父岳母大人一个冬天不出门,今天终于有空了。”

皇后说道:“冬天的雪太大了,而且皇上不是对突厥用兵嘛,我们忙着卖东西呢。”

李世民说自己跟朝廷做生意,专门倒卖军械物资,灭突厥这样的大仗,他们当然要参与。

苏云笑道:“说起来,去年冬天卖了十万件棉衣给李二,这钱还没算呢。”

“岳父大人什么时候帮我去催催账,我手头没钱了。”

去年李世民擅自拿了棉衣,也没跟苏云说,钱也没给。

李世民假装为难地说道:“女婿啊,这个事情我问过,皇上刚打完仗,国库掏空了,这笔钱要缓缓。”

“还有你当时给的价钱太高了,一件棉衣十两银子,简直跟抢钱一样。”

棉衣用完了,李世民回过头来砍价。

“岳父大人,这个事情可要说清楚啊,当初是你不经过的同意,没有谈好价钱就把棉衣给了李二的。”

“现在账款收不回来,还被李二砍价,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所谓亲兄弟明算账,你作为合伙人,账款收不回来,我只好从你的股份里扣钱了。”

苏云冷冷地说道。

李世民大呼卧槽,苏云这一手太狠了。

酒坊和书肆、作坊,还有钢铁厂,李世民都有股份和分成。

他想砍价,没想到苏云直接从他股份里扣钱,这也太狠了。

“你小子,李二不给你钱,关我什么事,你找李二要钱去啊。”

李世民吐槽道。

皇后就在旁边默默看着不说话。

找李二要钱去....听着好尴尬...

黄强见李世民来了,赶忙泡了茶过来。

“那我不管,货从你手里出去的,货款就得你去收。”

苏云完全不理会。

李世民无奈,只好说道:“行,我替你去要钱,保证一分不少。”

想从苏云身上薅羊毛,真是太难了。

李世民喝了一口茶,说道:“这次大唐灭了突厥,作战图是你画的,皇上让我问问你要什么赏赐。”

“还有,皇上说你为朝廷出力这么多,想见见你,问你愿不愿意?”

苏云说道:“赏赐什么的,我好像又不缺钱,当官嘛,不到时候。”

“说见李二...可以啊,什么时候?”

呃....

李世民只是开玩笑而已,他没想到苏云会答应。

以前问过几次,苏云全都拒绝了,没想到这次会答应。

这就尴尬了。

皇后感觉无言以对....

李世民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回去联络一下皇上,问问他何时有空,然后...你们就可以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