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棋观 > 第一卷 棋局 第十七章 吓人的道士

开岁一愣,望着魏惊春离去的背影,疑惑道:“怎么了他?”

桃良叹气一声,“魏大哥是儒家贤人,本身就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人,一次人族与妖族的战争中,他眼睁睁的看着父母都死在自己眼前,他是厌恶战争的,你那么说,他能不生气吗?”

临师州,均符皇室,金和殿。

“十六七岁的道士,莫不是山上修士?”均符王朝齐姓国师思绪道。

皇太子穿着四爪蟒袍,拿起铜镜照着自己脖颈出的一点伤口,“反正你给我的那两个亲卫不是他一招之敌。”

“那两人都是三境武夫,怎么会敌不过他一招?”齐国师可是清楚那两名亲卫的实力,若是老将军对上了,都吃不到一点好处。

皇太子叹气一声,埋怨道:“谁想去砸了将军府?又不是我要砸的,那个破道士拿我出气作甚?”

“不行,齐国师,你得替我整整他!”

齐国师笑着点头,“放心,白日楼与我关系不错,派出几个修士整整他没问题。”

皇太子又嘱咐道:“不要闹出了人命,其实……”

“其实什么?”

皇太子摆了摆手,“没什么,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

齐国师点头离去,皇太子喃喃自语。

“其实……我觉得破道士说的对,老将军没有二心,只不过想回家怡享天年,我们均符王朝,难道这点都满足不了他吗?”

门泾城,将军府。

“慢着,慢着,我下错了,重下重下!”

老将军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棋,宋观棋眼疾手快,一根手指定在棋子上。

“落子无悔!开局就说好了的,老将军可不能不做数啊。”

老将军背靠在椅子上,从棋盒中拿出两颗子放在棋盘上,“得了,不下了,咱投降。”

宋观棋点头,另外说道:“老将军,你有想过以后怎么办?”

“不清楚,现在是君要臣死,臣却不想死呐。”

“均符皇帝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然又怎么会放弃你这一个大将?”

老将军自嘲的笑道,“我算什么大将?四境武夫罢了,都不如现在的年轻人咯。”

宋观棋摆手说道:“算了,算了,咱不聊这些,晦气,在这临师州有没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老将军推荐推荐?”

老将军一听,瞬间坐直了起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什么“三千尺”瀑布,什么白日楼的望月台的,宋观棋也都一一将这些记了下来。

拜访过了老将军,宋观棋没有在将军府多停留,而是一个人再次来到“三千尺”湖。

湖的四周已经不见人了,在必经之路上多了一块木牌,写着“严禁进入”四字。

瀑布下还是水波荡漾的湖,谁会相信湖水其实深三千尺,谁会信曾经这水中住着一条半蛇半蟒的大妖,谁又能相信曾有一个叫陈朝烛的修士为了一个少年与大妖同归于尽的事?

其实在很久以前青竹天下的妖就很少了,不是给证道山的证官们杀光了,就是吓得都不敢再出现了。

宋观棋呆愣的看着三千尺深的湖,心里不禁好奇,这岂不是个无底洞?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若是想下水一探究竟,没个仙人境的修为很难下去再上来啊,前提还是在一帆风顺的情况下。

宋观棋抛去心中杂念,盘坐在此地吐纳,这一方的天地气息更为纯粹,对于阴阳境修士来说再好不过。

过了一时半会,宋观棋发现根本静不下心来,整个人瘫软的躺在地上,望着过往的白云蓝天发愣,剑就放在身旁,眼睛慢慢合上。

不知过了多久,宋观棋突然感到身子一沉,缓缓睁开眼后,一个半大点的小孩从自己身上踩过,想去捡哪地上的剑。

宋观棋无声一笑,心念一动,将“三千尺”收入方寸物中继续装睡。

小孩瞪大眼睛,“咦”的一声转着身子四处寻找。

小孩找了半天剑也没找着,看着正在睡觉的少年,从身旁拿起一片枯叶放在少年眼睛上。

他双手合十奶声奶气的说道:“大哥哥,妈妈说了,人死后是会上天堂的,不要伤心。”

宋观棋强忍着笑,以奇门术法传声给小孩,“小弟弟说谁死了呢?”

小孩站在原地一愣,想拿叶子当做被子替宋观棋盖上的那只手在空中顿住,手里的叶子撒落到地上,整个人动都不敢动一下,盯着宋观棋的“尸体”直打颤。

宋观棋再次传声,冷清冷清的声音传入小孩脑海中,“还不走?”

小孩有点哽咽,身子慢慢的转了过去,等到完全面向出路的时候撒开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哭着喊道。

“有鬼啊,不要吃我,救命啊!”

宋观棋起身乐呵乐呵的看着小孩跑去的背影。

谁料小孩突然一回头,看到“尸体”突然坐了起来,还对着自己傻笑,脚步一下子乱了,一个跟头摔在地上,膝盖也擦破了。

小孩吃痛咬了咬牙,眼眶通红,站起来后接着跑,还不忘了喊救命。

宋观棋笑得身子直颤,一路跟着小孩,小孩也不再敢回头,生怕自己一个回头就与那个“尸体”对视上。

宋观棋打了一个哈欠,跟着跟着就来到一个小村子,四周都是黄沙,与先前山中光景天壤之别。

小孩跑到一个小村子门口,门口有两根大柱立在那,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他手扶着柱子休息了一会,又是向前跑了十数米远,随后躲在一个铺子门口慢慢转头,看向自己身后。

一个穿着道袍的“尸体”正靠在门口大柱上,打着哈欠,转眼又看向自己,笑着挥了挥手。

宋观棋的手刚落下就听见一声惨叫,紧接着就看见小孩扑通一声给吓倒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