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清穿十四爷家的娇丫头 > 第0043章 热河事

曲迆长见识了。

“原来是这样。”

“是啊,我也是头回跟来,听吉嬷嬷说的。如今咱们主子爷带了格格来的,肯定不能住行宫了。等十来天,皇上御驾来了,休整几日,就该去草原上了。草原上吧,蚊虫多。不过夏天是真凉快啊。”

曲迆点头。

又想着黑暗里点头不管用,就又嗯了一声:“那咱们到时候都有幸看看景色。肯定比宫里好看吧。”

“那是,咱们前院伺候的,府里花园都不能去呢,这回出来,也算好好玩了。反正白天,阿哥们肯定骑马去了。咱们就能在帐篷附近走动的。”

两个人也不知道谁先睡着的。

反正伺候人的人,就没有失眠的,基本上都是不够睡。

第二天早上,外头有小太监敲门,那都是值夜没睡的。

俩人应了,忙起来简单洗漱了。就去伺候十四爷了。

十四爷还没起,两个人忙分头去忙,提水的提水,预备膳食的预备膳食。

毕竟不是自家地方,不过太监们昨晚就探路了。这回福宁也过来了。

很快就理清楚了。

做奴才的,必须有这个本事,不然主子爷起来了,吃喝不知道在哪,洗漱不知道在哪,那你就该被拉出去打死了。

曲迆她们进去,十四爷才睁眼。

百合和柳青一个开窗户,放一下晚上积存的气味,一个赶紧收拾起自己的被褥。

芍药去膳房了,曲迆这会子给十四爷请安:“主子爷吉祥,爷起来吧?”

十四爷嗯了一声,坐起身。

曲迆上前伺候他穿衣。

漱口后,十四爷问:“睡得好么?生地方,害怕么?”

“回主子爷,奴才昨晚跟芍药姐姐一个屋子里睡得,没想到生地方呢。”曲迆道。

“那就好。”十四爷下地:“省的吓哭了,爷还得担心。”

曲迆脸一红,低头:“多谢主子爷关怀。”

十四爷看她脸红,又笑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

早膳是馄饨包子配菜。

还有羊奶饽饽和芝麻饼。

粥也有好几样。十四爷吃过了,就赏给他们分,自己带着福宁走了。

福宁比较惨,他刚才赶着在厨房里吃的,吃的倒是不差,肉包子嘛。

就是赶得急,差点噎死。

又不敢喝水,只能是干噎了俩脑袋大的肉包子,最后喝几口茶顺一下,又嚼了一嘴陈皮去味儿。

这会子还感觉那包子在气管子里呢。(古人很多以为气管和食道是一个道。)

真是噎的慌。

十四爷是去十三爷那了。哥俩也商议一下,过几日皇阿玛来,怎么接。

曲迆她们几个赶紧将这一路上积存的衣裳什么的洗了。

这府上自然有人巴不得来伺候呢,一个穿着很体面的婆子被福喜带了进来。

这婆子姿态很低,对福喜先是谢过,又赶紧给曲迆几个请安:“给诸位姑娘请安了。”

“不必多礼,您是?”芍药也笑盈盈的问。

“小人是乔家大夫人的陪嫁,姓刘。小人的丈夫是乔家的管家。小人是后院管家的。”那也就是说,这位是这宅子的女主人身边的人。也是乔家最体面的管家娘子。

乔家是做官的人家,所以这管家娘子,那也是很体面的。

但是也看分跟谁比。跟这些个伺候皇子的丫头比,她是绝不敢说体面的。

要不是没有女眷来拜会的,那就该是家里夫人来了。

“原来是刘妈妈。刘妈妈有礼。”芍药笑着有轻轻屈膝,行了个常礼。

这是礼数里最轻的一种,一般都是平辈礼。

刘妈妈是汉人,行的是汉人的礼,倒是比芍药的深些。

行礼后,刘妈妈忙道:“知道姑娘们忙着,小人是来问问,可有什么活给我做么?虽说,阿哥爷跟前肯定不用我们这些个粗人。可只怕出门在外,阿哥爷带的人不足呢。若有粗活,大可交给小人。”

芍药笑道:“刘妈妈来的是时候呢。虽说,主子爷贴身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做。可这外头的大衣裳,却是麻烦些。”毕竟十四爷出门,总是不能把洗衣房带出来的。

所以外头的大衣裳的话,真不好弄。

“乔大人那边的府上,颇有几个针线好的。她们不光针线好,要是衣裳哪里出了问题,修补也极好。更是那年节穿的大衣裳,还有我们老爷的朝服,都是她们养护。虽不敢比宫里的嬷嬷们,但是定然尽力的。”刘妈妈忙道。

芍药点头,看了一眼后头。

曲迆应了一声,就与柳青一起,将十四爷的几身衣裳和斗篷都抱出来了。

如今这衣裳是好,就是太脆弱。

很容易就被勾坏了,洗衣裳绝不能用太热的水,不然不是烫坏布料,就是烫坏丝线。

所以洗大衣裳绝对是个大工程。

刘妈妈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

虽说十四爷不在乎这几件衣裳,可洗坏了皇阿哥的衣裳……那还得了?

封建王朝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哪怕做主子的一天糟蹋十件衣裳呢。也不许下面人弄坏一件。

刘妈妈接了这些,自己是拿不走了。

不过还有小太监们呢,帮她拿着。

刘妈妈也不敢过分打搅,只留下了给姑娘们的礼物,就先走了。只说叫姑娘们有事只管叫她。她这些时候都常来这边。

这府邸是乔家新宅子,乔家人也是舍得。为了接十四爷,直接搬去老宅挤着去了,那可是兄弟好几个呢。

这边腾出来,真像是个没住过地儿。

不过,接待过皇子,那可是乔家名牌啊。多少人家巴不得呢。

送走了刘妈妈,芍药打开了那个檀香木盒子就笑:“这家人真会办事。”

只见盒子里都是首饰。

样式不算多华丽,但是全是金银,一看就是实在东西,给丫头们是正好的。

芍药一笑:“见者有份,分了吧。”

几个人都乐了。

这是讨好,她们都懂。

刘妈妈也不敢求什么事,就是希望她们这些个小鬼别做鬼。

曲迆分了四样,一个柳叶宽素面儿金镯子,十足的金子。软的,也就是说,没有兑黄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