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并没有一味地等待小青的救治。

在确定小青彻底离开之后,树洞里的裴文德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强忍着浑身的剧痛摆出了盘坐的姿态。

“呼……”

随时呼吸节奏的逐渐减缓,裴文德的心思也慢慢沉静了下来。

不再去思考同庆寺发生的一切,转而开始抽离自己的心神,试图以一种“旁观者”姿态感知自己身体的状态。

心神被放空、精神被集中、感知被扩大……

不过须臾的功夫,裴文德就熟练的将自己的主体意识就沉入了潜意识海中,任由千般思绪、万般烦恼于脑海中浮现,也无法动摇他此刻的信念。

——心存己神、外魔不侵,空思冥想、无心入定!

【我现在的身体状态,还真不是一般的糟……】

当裴文德在潜意识海中重聚自己的意志,并以“清醒梦”的状态审视自己的**时,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远比看上去的还要糟糕的多。

首先是因为强行使用“火神梵咒密令”导致的**崩坏,哪怕有小青寻来的各种草药救治,也只能勉强让其保持一个“人”的形体。

至于在这个形体之下的五脏六腑、骨骼血管?

都已然被破坏殆尽了,裴文德甚至怀疑某些器官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细胞可能都已经坏死了。

这并非什么虚假的猜测,因为裴文德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一小部分没有在跳动了,就好像心脏本来就没有那一部分一样。

【不过细想一下,能在那样的战斗中活下来,我现在的这种伤情其实也不算太严重了。】

要知道,寻常的修行者一旦被法术反噬,不说**上的重创了,恐怕就连元神都不一定能完整的保留下来。

尤其是在涉及到火神、战神、杀神这类明显不是善类的鬼神时。

就算有各种仪式、咒法的辅助,也得小心翼翼才行。

哪像裴文德,先是遭到零距离的“核爆”辐射的冲击、然后又使用了对身体有着极强破坏性的火神梵咒密令,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师父一直强调不要随便修行来路不明的法术了。】

惆怅的叹了口气,这是裴文德第一次使用法术遭到反噬,他今后估计再也不敢乱用自己不熟悉、或者说不完整的法术了。

除非像“菩提佛光·金刚界”那样经过数代人的完善,又或者本身没有太大缺陷的法术。

不然裴文德绝对不会考虑将其列在战斗序列中。

然而**的崩坏固然让裴文德无奈,但真正令他震惊的还是自己修行的根本——三脉七轮的异变。

【这种似曾相识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灵觉的角度看去,裴文德的身体是由无数点、线构成的巨大组合。

从轮廓到细节,从物质到灵性,那些密密麻麻、几乎无穷无尽的点线构成了“裴文德”这个人类个体的存在。

而三脉七轮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几条主线和节点,中间任何一点出了问题,都会导致裴文德不再是生物意义上的“裴文德”。

可是现在,在裴文德的根、脐、心三大轮脉的位置上,一股莫名的黑色戾气正顺着左中右三条主脉的流向侵蚀着其它的经脉。

那些本来构成“裴文德”这个个体的轮脉,也在这个过程中被转化成了一种未知的形态、或者说生命模式。

裴文德熟悉这种情况,因为在山君事件之后,他的身上就曾经短暂的出现过类似于鳞片一样的黑色结构。

之后,为了防止裴文德继续变异,一直不愿意教他修行的灵祐禅师才终于松口传授了他入定的方式与口诀。

【化形?!】

猛然想起妖怪们所必须经历的化形,裴文德感觉自己现在就和它们一样,都是在向另一种莫名的生命模式“化形”。

【开什么玩笑?我这是要化成什么鬼?】

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些正顺着根、脐、心三大轮脉入侵、改造其它经脉的黑色戾气,裴文德只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从来都只听过妖怪们化形成为人类的,还没听说过人类会化形成为什么其它的物种,这简直是在挑战裴文德的常识。

更何况,在排除一系列的惊讶和恐惧之后,裴文德也不认为这种把自己异化成为其它生物的“化形”是什么好事。

毕竟人类天生九窍、经络繁杂。

只需要稍加修行就能“反后天为先天”,成就天人化生的无上境界,完全没有必要舍近求远去先修改自身的经脉。

毕竟灵祐禅师当初选择帮助裴文德压制这种变化,本身就说明这种变化对他的影响是弊大于利的。

【必须先阻止这种变化!】

思及至此,裴文德毫不迟疑的调动自己体内残存的生命之力,硬生生将涌出根、脐、心三大轮脉的黑色戾气压了回去。

在这个过程中,裴文德现实中的**亦出现了明显的异化现象。

先是腰腹位置生长出了一片片黑色的鳞甲,随后这些鳞甲顺着裴文德的躯干向四肢蔓延开去,就仿佛是“反抗”他的逆化一样。

好在这种“反抗”并没有持续多久。

那些黑色的鳞甲就在裴文德的攻势下,重新隐藏了起来,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但是裴文德自己心里清楚,这样的异化只是表面上被自己阻止了。

只要莫呼洛迦的力量还存在于自己体内,就随时有可能因为暴走而令自己彻底异化成为一只怪物。

“地龙升天……吗?”

默默的睁开双眼,意识重新回到现实的裴文德如此轻喃着。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火神梵咒密令”反噬自身的时候,自己的**非但没有第一时间崩坏,反而被小青以寻常的草药抢救回来了。

“我现在的身体……还有几成是人类?”

出神的凝视着自己的手掌,裴文德不知道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可他心里清楚,自己这种明显异于常人的恢复速度就是被“大蟒蛇神”赋予的,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罢了。

—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