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洋桑,两天没见了,记得你说你今天要开学了?”

“夏洋桑,在做什么呀?”

“夏洋桑,下次录制的时候我给你带点……”

夏洋看着连环轰炸而来的短讯,实在是有点头疼。

……

……

第一期的录制,就以他近乎像是剧本一般的反转选择收尾了。结束了之后片头物料的录制后,散场的时候,导演没像另几个男嘉宾那样追问自己原因,反倒是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好啊!!”

他也不知道好在哪里。只知道录制结束之后,他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和自己刚刚组成的约会伙伴藤吉夏铃讲。兴许是躲着自己,夏洋一个不留神,女孩就消失在了录影棚。

摄影棚里,这时候反倒是留下了气鼓鼓的小栗有以,恶狠狠地盯着夏洋。

——她做梦也没想到,是自己落单了下来,别说她没想到,就连编导组都没想到。弄到最后,连女生如果落单了的对应措施都没有。

这谁能想到啊!明明是被选中最多的女孩才有拒绝权,到最后反而落单了……工作人员甚至都怀疑起来,这个夏洋是不是拿了什么连他们都不知道的台本。

“那个……今天各位辛苦了,我们下周再见!”

夏洋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道刀割般的视线,他讪讪笑着错开了目光,冲着工作人员们致了下意就想开溜。

“夏洋……桑!”

扭头刚准备溜走,该说是毫不意外吗,夏洋的衣袖就被一把扯住了。回过头去,果然是脸颊鼓鼓的小栗有以。

“小栗桑……什么事?”

他当然知道对方自尊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不过这时候,他也只能装蒜。

“刚刚……为什么最后没有选我!”

女孩娇嗔的上目线,让夏洋稍稍有点get到了,为什么刚刚那些男人都对自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可他也有他的理由——自己最后一个走进场,恰好藤吉夏铃又落着单……他找不到任何不选择她的理由,尽管在旁人眼里,他们还没说上过话。

他的沉默,在小栗眼里变成了心虚的无言,女孩便接着咄咄逼人道。

“夏洋桑明明把手链都给了我吧!我还为了你拒绝了另两个男人诶!”

“明明你们都没有说过话吧!到底是为什么呀!”

“……”

女孩过于强势的示好,夏洋甚至略略起了些反感。

眼前小栗有以急得跳脚的模样,让他心里也有了别样的疑虑——要么,是狼酱钓人不成,恼羞成怒?可从另一方面讲,如果他来做这匹“狼”,应该会迅速转向另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男人,牢牢把握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喋喋不休吧?又或者说,是更高一级的演技……?

他的脑袋开始发涨,果然这种真假参半的恋综,最是让人头疼。

“夏洋桑!到底有没有在听嘛!”

小栗见夏洋眼神逐渐冷下来,心里也有些发毛——会不会,是自己太过认真了?虽说恋爱综艺当真的也有,可也有大多是逢场作戏的,自己的喋喋不休,怕不是已经招了反感。

这样想着,女孩语气也软化了些。

“难不成,是夏洋桑有什么隐秘的剧本嘛!是这样的话yui我还能接受!”

对方忽然提到的隐秘剧本,倒是让夏洋眼皮一跳——对哦,不提都忘了,这综艺还有“狼”的设定来着。不仅女生中有,而自己,其实也是。

“因为……”

思前想后,他还是没把这个作为台阶,可真实的原因,什么“五年前萍水相逢的际遇”,即便讲出来小栗多半也不会相信。夏洋揉了揉眉心,随口搪塞道。

“因为之前就看藤吉桑一个人落单,想着这样不太好,应该让她也参与进来嘛……”

“……诶?”

看小栗有以一愣神,像是有点相信了的样子,夏洋索性接着胡诌下去。

“反正只是第一次约会,也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和她聊聊。之后……”

他看着女孩逐渐舒缓雀跃起来的表情,横了横心,还是继续编了下去。

“反正,和小栗桑你之后也有很多机会的嘛……”

“哼、这还差不多!”

小栗傲娇地一撇脑袋,算是认可了他的借口,脸颊也因为那最后的一句话飞红了些——果然如自己所想嘛!夏洋桑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只是温柔地照顾其他女孩的感受罢了!

“那……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啊?噢噢、好……”

急于抽身的夏洋,没细想就给了女孩自己的联系方式——毕竟之后还有共事一段时间,再加上,自己面对艺能人,多少也没有了素人的拘谨。

他要是知道,自己之后两天会被“骚扰”多少次,恐怕一定会后悔这个决定。

……

……

“夏洋桑,我去拍摄BLT的封面了!一会儿聊!”

把夏洋从回忆中扯回的,依然是手中手机的来信震动。果不其然,又是那个元气过剩了的小栗有以。该说她是过分信任自己了还是什么呢……怎么连去做什么工作,都要向自己报备?

“……谁在和你聊啊。”

夏洋小声吐槽了一句,因为手上抽不开,还是没有回复。

“——咋回事啊,手机怎么一直在震?”

远坂翔太扭过头来,看到前辈表情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眼睛闪烁出了促狭的光。

“大哥,咋笑得这么开心?是女朋友?”

“……女你个头!腿断了都拦不住你八卦!”

夏洋轻拍了一下自己这个后辈的脑袋,一边继续推着载着他的轮椅,一边心虚地驳斥着。

自从上次在篮球馆,他带了两个女孩前来观赛之后,远坂总是怀疑他有了女友,再加上他今天又收到了小栗的连环轰炸,更是惹人怀疑了。

“嘿嘿,没事,等大哥什么时候想跟我说了再说!”

远坂挠了挠头憨憨一笑,也不作言语了。这家伙,明明是个帅哥,却总是少根筋的模样,也难怪他家里人极力反对他进艺能界……

虽然夏洋不了解详情,不过哪怕他只坐拥谷口达彦这样的资源,凭他的脑袋,怕不是就要被骗得团团转了——更何况,他的背后,或许还有更显赫的出身。

“说起来,你这样能上学吗?”

“啊,没关系的,等到了我班里,乐意帮我推轮椅的小姑娘可以从食堂排到赤门。”

“……”

看着远坂臭屁的模样,夏洋更加笃定自己刚刚的想法了。

……

……

和远坂这样的学部生不同,夏洋作为最后一年即将毕业的修士,开学和教授见面了也没几句话可说,被叮嘱了几句及时完成论文也就完事了。如果不想在工作室坐班的话,直接回家都行。

“呼……还有点儿早,去买个菜,晚上久违地给美玖还有小葵下个厨吧。”

他看了看天色,嘴里念念有词道——前段时间忙,再加上金村美玖也是一个接一个的工作,两人又是几天没碰上面了。

“嗡嗡……”

手机又是一阵轻震,夏洋不用想,都知道又是来自小栗有以的短讯。不过倒也是提醒了他,现在有了闲暇,可以回信了。

“夏洋桑,你在哪里呀?我工作结束,正好路过本乡的赤门这里!”

“然后……我法棍买多了,夏洋桑方便的话,要不顺便拿点走?”

“……”

“……想干嘛啊,她……”

夏洋一阵无语,总觉得女孩无事的殷勤让他心有不安。思忖良久,他还是应了下来,寻思着,有些话恰好跟她当面说清楚好了。

——更何况,还能给晚上添个菜不是?

这样想着,他给女孩随手发去了坐标,对方发了一个OK的表情就再没回话了,多半是在埋头赶路。

“开学到没想象中那么痛苦,反倒是……”

等待的时候,夏洋挠了挠头,不由地叹了口气。天气渐暖,赤门侧的早樱已经开始开放了,他也动起了什么时候,约金村去赏樱的念头。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思念化作了实体,下一秒,他竟看见金村美玖的身影在街角的那一头出现了。待他定睛一看,才发现了站在金村身前的两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还有身后规模颇大的拍摄团队。

——那并不是错觉,而是金村美玖的外景工作?恰好经过了东大?

而下一秒,夏洋就看见在同一街角,小栗有以的身影、出现在了几乎是平行的位置。

“……”

他转身就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