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真不是非人啊 > 第六十九章 寻找张海

“七宗罪?”

听到女人的话,审讯室内的三人似乎都有些诧异,他们当然知道何为七宗罪。

所谓七宗罪,指的是七种重大罪行,分别是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以及暴食。

这是一个从未出现过的势力,虽然目前只知道一个名字,但其实已经能够从中猜测一些信息。

如果七宗罪名字并非是随便取的,那么这个势力中至少存在七个人,或者说是七个分支。他们分散于各个城区,彼此之间,或者说在他们背后,有人用信鸽传递消息,因为某个目的将他们唤醒。

梅新月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仅从七宗罪的含义本身来看,新海区未来只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一番思索过后,隐继续催动能力询问,但女人认知中‘想隐瞒的信息’已经说完,看得出她知道的东西十分有限。

“留下她。”

见此,乔雅心知应该问不出什么东西,她冷静道:“这家伙之后或许有用。”

“不用了……”

然而下一刻,隐突然沙哑开口,声音中藏着些许凝重,“她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审讯室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分钟

梅新月微微变色,和乔雅一同看向了被审讯桌前的女人。

后者垂着头,长发遮住面容,一动不动。

隐大步走过去,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众人只看到一个呆滞的笑容,和她脸上那双死灰的眸子。

她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隐凝重道:“她并非死于我的能力,而是有别的原因。”

“这并不重要……”沉默片刻,乔雅说道,“她的死亡早已经注定。”

“我想,所谓‘唤醒’的前置条件,可能就是这些信鸽的死亡……从目前的一切来看,这绝非是普通势力可以做到的事。”

她沉默片刻,下令道:“把这女人的尸体带去检查,看能不能有所发现。还有,通知其他高层,明早过来开会。”

很快,两个士兵将尸体放到担架上抬走,得到命令的隐和梅新月也相继离去,审讯室内只剩下了乔雅一人。

她提着箱子,神色渐冷。

“越来越乱了啊。”

……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夜色渐深,街上已经看不到什么人,路灯不知在什么时候亮起,将宽广的道路照亮,拉出长椅旁两条瘦长的影子。

韩飞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揉着脸起身,带着古寂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除了半废弃的十九区之外,其它城区虽然也有娱乐场所,但并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在夜间营业,因此夜店的数量并不多。

实际上,在今天之前,韩飞和古寂都没去过酒吧之类的地方,前者是因为实在太忙,后者则是对此根本不感兴趣。

很快,两人就探查完了两个夜总会,本以为这会是两个藏污纳垢之地,但事实上好像并非如此。

店里的客人虽然确实不少,某些女服务员的衣服也比较清凉,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但这里的秩序良好,不像十九区那样混乱。

夜总会的负责人也都还算客气,知道两人的来意之后,他们直接调出了门口的监控录像,但并没有从中发现张海的踪迹。

“难怪都说十九区是垃圾堆,有人管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哪像十九区那么乱。”离开夜总会时,古寂不由感慨一声。

韩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可不一定,很多地方的确干净,但总有些只是表面功夫做得好罢了,暗地里很不老实。”

他笑了笑:“不过这也不归我们管。”

两人走向下一个地点。

“说实话,虽说是为了减少外散污染源对居民的影响,但新海区的生活确实太压抑了,有时候忙了一天,想找个地方轻松一下,居然都找不到去处,大半夜只能在家里喝闷酒,尤其是那些一个人住的。”

古寂瞥了他一眼:“知道这些你还不找时间陪菲菲?”

“你以为我不想啊?”韩飞打了个哈欠,“可我毕竟是特调局的一张王牌,每天都要清理雾区,忙得很很好吧。”

古寂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自卖自夸,提议道:“你可以请假的嘛。”

他有些奇怪,梅新月能力特殊,清除雾区很有作用,既然她都有时间休息,那韩飞没道理会那么忙。

这家伙不回家恐怕是有别的原因……

他没有追问,虽说韩飞表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说不定人就是有舍小家为大家的高尚情怀呢?

两人虽然一路上都在聊天,但脚上的速度并不慢,很快就来到了忘忧居——这是最后一个疑似让张海失踪的夜间娱乐场所。

古寂推门进去,看到里面的场景,眉头微微扬起。

楼下的布局和黑水帮酒吧大体差不多,吧台上摆着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酒,显然,这里也是一间酒吧。

和黑水帮不同的是,这里既没有衣着暴露的女人,也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space]

吧台前站着的也并非凶神恶煞的打手,而是穿着服务生制服的漂亮女孩。

靠墙位置放着不少珍贵的盆栽,花草都有,再往边上还安置着一个大鱼缸。

鱼缸里明显精心布置过,几尾金色的鲤鱼缓缓游动,带起微微的水波。

舒缓的音乐徐徐响起,不知从何处飘来了淡淡的馨香,让人心旷神怡。

酒吧里的人不多,很多位置都是空的,在场的多是些年轻男女,有端着酒杯相谈甚欢的,也有坐在角落独饮的。

仅从第一印象,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会有什么猫腻。

两人四处观察了一番,韩飞拍了拍古寂,带着他走到吧台,盯着那些酒瓶看了半天,分明连名字都叫不上,却装出一副很懂的模样。

“那边的美女,过来一下,我有事问你。”

听到声音,吧台前的服务员疑惑地转过身,确定韩飞是在叫自己之后,这才犹豫着靠了过去。

她看上去有些害怕。

没办法,韩飞本就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再加上此时那血丝密布的通红眼睛,鬼鬼祟祟的说话语气,换谁看了都会感到害怕。

好在这个男人并没有骚扰她的意思,而是问道:“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来过一个叫张海的男人,嗯……是个大概一米八几的壮汉,四五十来岁,脖子上纹着纹身,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像好人那种。”

我看你才不像好人……

女服务员暗自吐槽,回忆了一下,摇头道:“没有见过,不过我们一直是是进行的轮班制度,说不定其他人见过客人您说的人。

“要不你们等他们一会,”她看了看时间,“我大概还有两个小时换班。”

韩飞皱了皱眉,时间紧迫,他当然等得了,但张海可未必等得了,便又问道:“那请问一下,你们这里谁管事,能带我们去见他吗?”

“这……”听到这种要求,服务员显得有些犹豫,“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我说了,没别的事,就是想找这么一个人,你们门口不是有监控吗,我想调监控画面看一看。”

说着韩飞就准备掏出证件,之前那两个夜总会的负责人开始也犹豫了半天,不是很想配合,但看到这玩意后就老实了。

“那真的很抱歉,我们的监控在前几天坏了,恐怕无法帮到你们。”

韩飞的手一滞,古寂不由出声道:“多久坏的?”

“不知道,我想想……”女孩偏着脑袋回忆道,“可能有一周左右了吧。”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韩飞追问道:“监控坏了一周你们都没叫人来修?”

“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我也没有调监控的权限,毕竟我只是个服务生。不过我听说楼上的监控没坏,或许你们可以到楼上看看。”

面对韩飞两人的询问,这个女服务员显得很是配合,似乎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打算。

“你们负责人呢?”

“我不知道,很少看见经理的。”

“好吧,多谢了,我们上去看看。”

韩飞似乎对服务员的配合很是满意,从兜里摸出一张卡,随手丢到吧台上,轻笑道:“感谢配合,规矩我都懂,这是对你的小小答谢,密码是六个零。”

语罢,他不顾古寂古怪的神色,拉着后者扬长而去。

上楼时,古寂莫名感慨了一句。

韩飞摆了摆手,但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之色:“我身上一直带着不少存有两千块的卡,这些钱不算多,但在任务中可以很快撬动知情人的嘴,得到想要的情报。”

“你不是没来过这种地方吗,我怎么感觉你挺懂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不少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那个女服务员那么配合,难道不给点小费吗?”

“那个……”古寂迟疑了片刻,还是决定提醒志得意满的韩飞一声,“你有看清楚你刚刚把什么东西给人家了吗?”

韩飞一愣。

……

另一边,服务员目送着两人离去,心脏砰砰砰的快速跳动,她根本想不到,只是简简单单回答了几个问题居然能得到小费。

一张卡里的钱,应该不算少吧?

果然,只要老实本分的工作,总会得到回报的。

直到那两个人完全消失在楼梯口,她这才平复好心情,回身拿起了客人留在吧台上的卡。

而在看清楚后手中的东西后,她脸上的笑瞬间凝固,感觉自己好像被戏弄了。

“商场的会员优惠卡……而且还只有九点九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