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苑是第二天才敢过去的,好在褚钰淮已经离开了。

赵婆婆还不知道昨天晚上褚钰淮来过的事,她本来没想说,就是忘记嘱咐她的小棉袄。

结果吃早饭的时候,沈璃就把这件事给说了出去。

“王爷昨天来了?”赵婆婆转头看她。

她有点不自在地摸着鼻子。

“啊,是来过。”

“那你们都谈什么了?”

“我们也没谈什么。”

沈苑可不愿意继续在这个话题是上深入探讨,她马上端起来今天给赵婆婆熬的药。

“您喝药吧。”

“一会儿再喝,你还是先跟我说说王爷的事。”

“我们能有什么事?这是王府,他想来就来,我又没拦着他。”

“都跟你说了,别和王爷闹别扭。想想你的身份,你可是王妃!你和王爷闹别扭,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沈苑撇嘴,小声嘟囔着:“我就算不和他闹别扭,也一样没什么好处。”

“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我是说您应该赶紧喝药。”

赵婆婆平时总抱怨她给熬的药太苦,所以每次喝药都要纠结好一会儿,大概今天赵婆婆实在是太生气了,所以拿起药碗,一口气就把药都喝了,沈苑都吓了一跳。

“我跟你说,你这次回来总不能再抱着消极的态度了,听到没有?”

“可是赵婆婆,爹对娘一点都不好!”沈璃抱怨道,“爹对娘特别粗鲁,我都看不下去了!”

听沈璃这么说,沈苑甚感欣慰。

真不愧是她的小棉袄。

沈璃继续说:“我昨天在门口都看到了。爹竟然捏着娘的下巴,还亲了娘的嘴唇!”

“噗……”

沈苑正在喝豆浆,终于还是没控制住,全都吐了出来。

这小棉袄多少也有点漏风。

赵婆婆一听这话,马上来了兴致。

“你真看到了?”

沈璃点头:“嗯,我看到了。”

赵婆婆眯着眼睛笑嘻嘻地说:“你这孩子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你爹这是对你娘好才会这么做的,只不过你年纪小,什么都不懂。”

“可是娘不开心啊,是爹强迫的!”沈璃坚持地说。

“你不懂,有的时候大人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表示自己的喜欢,只是你还不明白。”

沈璃疑惑地看向沈苑。

“娘,是这样吗?”

沈苑摇头:“不是,我当时确实不开心,你说的没错。”

赵婆婆一听这话就更不高兴了,直接撂下筷子,叫沈苑出去谈。

沈苑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跟过去。

“你刚才那是什么态度?怎么当着孩子的面说王爷的坏话?”

沈苑也真是服了。

“我没说他的坏话,我就是说几句实话而已。”

“你对王爷有偏见,不管王爷怎么做,你肯定都看不顺眼。”

“您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分明就是他昨天突然冒出来,深更半夜了,他一个大男人来找我,还动手,一点都不客气,我能高兴吗?”

“可他是你丈夫!”

沈苑算是看出来了。

虽然她之前对赵婆婆很好,以为已经把赵婆婆的心给成功收买了。

但其实是有前提的。

如果是在她和菱南还有周月月三个人之间选,赵婆婆肯定向着她。

但赵婆婆毕竟是褚钰淮的奶娘,所以在褚钰淮和她中间,赵婆婆还是会向着褚钰淮。

她马上收敛自己的脾气,笑着挽住赵婆婆的胳膊。

“我知道,您说的道理我都懂……”

“你懂什么?我看你就是想躲着王爷。”

“您也不想想,我当初对王爷做了什么?虽然我后来确实改过自新了,但对王爷来说,我就是一个背叛过他的人,他肯定不能接受我。”

“我看着王爷从小长大,知道他的脾气。他就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别看他有的时候板着一张脸,其实他的内心也很柔软。”

“我不否认您的说法,我就是觉得我之前把他得罪得够呛。换做是我,也没办法原谅一个之前想要杀我的人啊。”

“那你就应该努力!”

赵婆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

“你说你这丫头不是从来不认输吗?怎么现在显得这么胆怯?”

“您想多了。我不是胆怯,我只是有自知之明,不想惹王爷生气罢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回来?”

“我回来是为了王爷的安危,不然我早就回去了!”

一说到这个,沈苑就生气。

她发现褚钰淮和叶凌儿走得很近,出乎意料的近。

以前她觉得褚钰淮应该是那种不近女色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栽到沈苑手里。

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之前受了刺激,所以现在就变得无比放纵。

他以前身边从来没有丫鬟,结果现在几乎和叶凌儿形影不离,这合理吗?

“赵婆婆,您知道那个叶凌儿……王爷好像很信任她?该不会要纳她进王府吧?”沈苑好奇地问。

“你看,你刚才还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结果现在就吃味了?”

“我不是吃味,我是为了王爷的安全着想。”

“我只见过叶凌儿一两次,对她不是很了解。不过王爷确实很信任她,她既然是王爷信任的人,那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你也不用太担心,王爷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沈苑心想说,褚钰淮随便不随便她可不关心,她就是担心褚钰淮的命能不能保住。

好不容易是她救起来的人,又好不容易给他续了五年的命,要是他又折在一个女人手里,她岂不是白忙了一场?

“你这么在意叶凌儿?”

“我就是觉得她出现的时候不太对。”

沈苑没把她和叶凌儿曾经认识的这件事告诉赵婆婆。

她担心赵婆婆心里藏不住事儿,万一还没等她引蛇出洞,赵婆婆就先打草惊蛇,那就完蛋了。

“你就是担心她抢走王爷的心!”赵婆婆笃定地说。

“我发誓,我真没这么想过。王爷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就是个王妃,还能干扰他纳妾吗?”

不过似乎不管她怎么说,赵婆婆又都不相信了。

赵婆婆意味深长地说:“年轻人啊,就是会嘴硬。”

“……”沈苑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