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爷,王妃又来催婚了 > 第639章 故意在撩拨他?

“按此前相老先生所言,他们斐氏一族出事时,我父皇手中虽然已经有了一些能够证明他们一族无罪的证据,却并不足以拿出来跟萧家抗衡,所以他才会与相老先生说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会有人为他们洗清冤屈……”

说到这儿,凤衍收声稍作停顿,又继续说道:“唯儿你不知朝中事,应该也不知道在我父皇驾崩,皇兄即位的那个时候,除去朝中个别武将手里有少许的兵权外,我们赤南国大半的兵符,还有朝中六部,全部都拿捏在萧家手里,直到皇兄封了凤麓那小子为太子后,萧家的人才慢慢将一些兵符归还皇兄之手,而皇兄手中有了足够多的兵力后,因为与太后之间的隔阂,又不动声色的将朝中好些重要的官员换成了他自己的人,因此到今时今日,萧家的实力其实已经大不如前了。”

“殿下你的意思是,先皇当年处在手里有证据,也无法轻易动萧家的处境中,担心把萧家逼急了,萧家直接反了?而到了如今,只要皇上与萧家离了心,就能够去动萧家了?”

“嗯,皇兄受太后与萧家人的蛊惑,一直将我衍王府,还有你们沐侯府视作眼中钉肉中刺,虽然与太后心有隔阂,这些年间除去在慢慢拿回萧家手中的权势兵力外,并未行过任何与萧家反目的举动,故而萧家人这些年定然十分松懈,一旦皇兄突然调转矛头去对付他们,他们必败无疑。”

“……”

沐唯抿抿嘴,良久后,又问了一句,“假如……皇上在知晓了这一切之后,利用我们掌握到的消息还有证据让萧家倒了,却还是没有放弃对付我们衍王府跟沐侯府,那我们届时怎么办?”

这萧家倒了后,皇上手里的权利肯定更甚如今啊!

凤衍未立刻回答。

那边沐风与风钰鹤亦是一脸的凝重。

随后凤衍道:“我们先做好眼下之事,日后的事情日后再去寻思,且萧家倒了之后,皇兄也未必就能轻易来对付我们衍王府跟你们沐侯府。”

他话音落下之后,那边沐风接话道:“殿下当年领兵出征留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至今也没有完全消除,不到万不得已,皇上是不会直接来攻入衍王府的,而我们沐侯府,父亲这些年的功勋超过了朝中所有人,皇上若不想失民心,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来对付,不过我们行事还是要尽可能的小心一些,绝不能落什么把柄在皇上手里。”

“那不是一直都得小心翼翼的活着?”

“也不尽然,我们只需隐忍到八皇子成人。”

凤衍说罢这话后,就冲沐唯问:“夜蝉的父皇到了以后,我们不是要去他们古月国吗?不若顺势在那边住上几年?”

沐唯点点头,未加思索就应下了。

她想要好好弥补涵儿跟笙儿,也就很需要一个能够安心生活的地方。

眼下的京城里,是无法让她安心的。

一想到等他们去到古月国后,就能够舒心自在的生活了,她心情都整个松快了下来。

这整个人整个心境都平和下来后,她才发现她家那位爷的眉头一直微微拧着,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随即她就想起了此前龙吟与她说过的一些话。

据龙吟说,他近期不断给这位爷试药的过程中,这位爷不仅会变得比先前虚弱,也会随之生出一些不适的反应来,比如疼痛什么的……

想着,她就靠近过去小声问:“殿下哪儿不舒服?我帮你揉揉?”

凤衍抬眼迎上她隐着担心跟心疼的一双眸子,就垂下嘴角答道:“哪儿都不舒服。”

“啊?那怎么办?我去找龙吟那厮过来给你想想法子?”

“找龙吟做什么,你不是说要替我揉揉?”

“一个地方不舒服还能揉,这哪哪都不舒服怎么揉啊!万一我不小心把你老人家给揉散架了呢?”

“啧!我又不是木头架子,哪那么容易散架。”

“那……”

沐唯皱着眉把他从头到脚扫了两遍,就绕到他身后去给他揉捏了。

怕他疼,她特意把力道放得格外轻。

却惹来了他老人家的不满,“太轻了!挠痒痒都比你这重!你是不是见我眼下虚弱,动你不得,故意在撩拨我?”

沐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急急去看沐风跟风钰鹤,见那二人已经若无其事的继续下棋去了,她才压着声音叱道:“殿下你别得寸进尺啊!不然待会儿我弄疼你了,你可别嚷嚷!”

凤衍挑衅似的冲她一笑,“来吧,唯儿你若能弄疼我,此后我就一个月不闹你。”

沐唯没忍住又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人当着她大哥跟祖父的面说什么呢!

也不害臊!

等她瞪完凤衍,再去看那二人的时候,见那二人正抬着棋盘往外走。

她忙问:“大哥,祖父,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们去找相老先生,跟他说说方才我们说的事情,想来他会很高兴。”

沐风答的从善如流,心里想的却是他们继续在这儿待下去,还不知要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

沐唯其实也知道他们是为何走,故他们走出偏殿后,她就没好气的狠狠剜了凤衍一眼,然后对外面花楹说道:“去将可琪叫来。”

花楹闻声纳闷的探头进来,“王妃怎么突然想起六小姐来了?”

她心说大少爷跟风老爷子都因为受不住王妃跟王爷之间的对话而闪人了,这六小姐一个闺中小姐来了更是受不住啊!

沐唯似乎瞧出了她心中所想,凉凉扫了她一眼,就道:“管家已经帮我安排好了,明日就会送云霞云恬她们离京,我找可琪过来,是想着她此前去见过云霞云恬她们,想从她口中了解一下云霞云恬她们的想法。”

“哦,奴婢这就去。”

花楹应罢后,拔腿冲了出去。

在冲出初心殿的时候,正好跟从外面进来的血影撞了个正着。

血影把她扶稳后,正要问她撞疼了没有,就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然后一头雾水的目送她跑远。

见状,初心殿外面一侍卫忍不住调笑道:“血影大哥,你看花楹姑娘瞪你时那又埋怨又委屈的眼神,你再不想想办法,她可就真要被王妃许给旁人了。”

血影心里本来就在急那桩事,听了那人的话,立刻就恼羞成怒的道:“我看你们近来是闲得慌了吧?都给我倒立一个时辰反省!”

“都?”

余下的侍卫傻眼了。

凭什么他们也要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