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扎纸匠:我的纸人全成圣了 > 第59章 刀柄

吴一峰不甘心一辈子玩粪,重金托了苏灿,想要投效陈阳。

“这吴一峰是什么人啊?”陈阳道。

“是前帮主吴德成的义子,脸厚心黑,会刑讯,会说红夷话。”苏灿道。

会刑讯啊……

“你带来我看看吧。”陈阳道。

不久后,苏灿领着吴一峰来到小洋楼外。

苏灿对吴一峰还算满意。

争夺帮主之位时,此人是第一个支持他的。

事后,吴一峰又暗地送了苏灿五百大洋,所求只是吴德成的一名小妾,还承诺会将其掌管的堂口的人手和粪坑,都平稳的移交给苏灿。

吴一峰如此配合,苏灿自然不能少了他好处。

“我可跟你说,陈公子背后的势力有多大,你根本想象不到,只要跟了陈公子,就是飞黄腾达,前途不可限量,你定要珍惜这次机会啊。”苏灿叮嘱道。

“在下若能入了陈公子的眼,都是帮主所赐,以后定把帮主当作父亲来事奉。”吴一峰神色恭敬,说话时脸上刀疤抖了一抖。

苏灿打个激灵。

这货刚克死了上一任父亲吴德成,我还想多活几年,而且你年纪还比我大吧。

“父亲就不用了,你我之间的交情,不用讲虚的,对陈公子一定要忠,知道吗?”苏灿道。

“还望帮主不吝点拨。”吴一峰道。

“那陈公子手段固然厉害,最难得的是,公子心怀慈悲,你以前作的那些龌龊事,能不说就不说,尽量给公子留下一个好印象。”苏灿想了想道。

为什么苏灿会觉得陈阳慈悲。

因为之前陈阳特意提起,丐帮那些乞讨的残疾小孩怎么安置。

那些残疾小孩很多本来是健康的,是吴德成作的孽。

苏灿说不会再让小孩乞讨,会供他们读书,读不好书的安排学一门手艺,自食其力。

陈阳听了大为满意,还说若小孩用度不够,可以从工商司的经费出。

吴一峰得了苏灿的指点,笑道:“在下是个粗人,唯一的优点就是和帮主一样,厚道善良,请帮主放心,我定会得到公子的认可。”

臭不要脸!

苏灿心里呸了一口,说道:“我是看好你的,但能不能得到公子认可,还要靠你自己。”

很快啊,两人进入小洋楼前的院子。

进去后,有几个纸人过来,对两人进行搜身。

苏灿来过一次习惯了,吴一峰面无表情,没有对搜身表现出任何不快,甚至都没有看纸人一眼。

来到了二楼,吴一峰跟着苏灿,来到了最里面的房间。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靠在沙发上,旁边站着两个纸人,角落椅子上还捆着一个洋人,地上一摊血水。

吴一峰余光注意到那满身是血的洋人,不敢多看,老实低着头。

“主人,吴一峰带来了。”苏灿说了句就退到一旁。

吴一峰忙跪下,给陈阳见礼。

“吴壮士不用多礼,请起。”陈阳微笑道。

吴一峰站起来,他一对三角眼,眼中透出阴毒气息,脸上两条刀疤如蜈蚣,就差脸上写着坏人两个字了,如果去当演员,一辈子都演不了正派角色。

陈阳示意吴一峰坐下,吴一峰只落了小半屁股,一副乖巧的样子。

“听说你会刑讯,怎么会这些的啊?”陈阳问道。

“不瞒公子,小人原本是吴德成的义子,平日给他作些收帐绑架的事,因此懂一些。”吴一峰道。

“都绑架了哪些人啊?”陈阳道。

“都是一些欠了赌债的,或是没背景的富商。”吴一峰道。

“没绑其他人了?”陈阳道。

吴一峰想到苏灿的提醒,摇头道:“就这些了。”

吴一峰语气老实,又先坦承了绑票的罪恶,一般人还真容易被他骗过去。

但陈阳监控吴德成时,知道吴一峰曾绑架了不少小孩,当然不会受他欺骗。

“听说你还懂洋文?”陈阳道。

“吴德成想和洋人打交道,要我去学洋文,小人有一点天赋,学了半年,能与洋人对话,也能写一点简单的洋文。”吴一峰略微得意道。

他最得意的就是自己聪明的头脑,谁不想要自己这样的人才呢。

“how are you?”陈阳用洋文问道。

“I'm fine.Thank You,and you?”吴一峰也用洋文回答道。

陈阳点了点头。

吴一峰暗喜,正以为自己过关了。

就听陈阳突然道:“绑过小孩没有?”

“没有。”吴一峰眼神有一丝慌乱,整体仍然冷静。

“真没有?”陈阳盯着吴一峰。

“那吴德成丧尽天良,把健康小孩弄成残疾,利用他们乞讨,小人虽然不是好人,但也有底线,私下劝诫过吴德成几次,但他不仅不听劝,还疏远了小人,小人念及他是我义父,不忍离去,但丧尽天良的事,是绝不会作的。”吴一峰义正辞严。

“知道苏帮主要照顾那些残疾小孩,小人还私下捐了一百大洋,算是替义父赎罪。”吴一峰有些哽咽,抹了把眼泪。

吴一峰借着抹眼泪,瞥了陈阳一眼。

见陈阳没有说话,反而掏出一把短枪,吴一峰顿时感觉不妙。

那是一把柯尔特六响左轮,陈阳正慢慢装填子弹。

“吴一峰,我要的人,最重要的是忠诚,我亲自问话,你还要撒谎,这样的人我如何敢用?等我装完子弹,你还没有实话,那别怪我不留情了。”

吴一峰额头冒出冷汗,他不知道陈阳是怎么看出他撒谎的。

他略一犹豫就作了决定,惶恐快速说道:“小人给吴德成绑过三十多个小孩,弄残后利用他们乞讨,小人有罪!”

“就这些?”陈阳已装好了弹药,枪口对准吴一峰。

“还作了许多恶事,但最坏的就是这一件,小人……小人当时已不算是人了,是畜生了!小人内心一直煎熬,悔恨不已,公子杀了小人,也是小人罪有应得。”吴一峰闭目等死。

陈阳收了枪,说道:“你很懂刑讯,可是实话。”

“小人拷问过上百人,其中不少硬汉,但从来没有人能在小人手下扛过三天的。”吴一峰道。

“行,交给你一个任务,拷问那洋人,看能问出多少来。”陈阳指了指角落的利马摩。

吴一峰松了口气,只要不死就还有希望。

他知道这任务关系到他能否过关,准备拿出全部手段,不惜一切扳开洋人的嘴,才能取得公子的信任。

看着吴一峰跃跃欲试的模样,陈阳心里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吴一峰是恶人,但眼下急缺人才,恶人也有恶人的用法。

只要自己握着刀柄,刀的想法不重要,刀能杀人,也能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