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王华三人呆呆地矗立在那里。

原本三人听到声音后,担心刘邙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就跑了过来,刚准备敲门,却发现门没有关。

随手推开门,三人就看到刘邙趴在地上对一只猫做起了鬼畜之事...

据当事人孙某福(马赛克脸)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刚进来就看到常威在打来福......

正在和翠花斗嘴的刘邙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一看,发现后面站了三个人,吓了一跳。

“卧槽”惊魂未定的刘邙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王叔,胖子?你们怎么来了。”

王华三人“...............”

“来了好一会了”孙福蛋疼的看着刘邙,感觉心里头有一万头和谐羊跑过。

“那个,刘邙啊”王华整理了一下心中十分操蛋的心情,开始步入正题“你没事吧,刚才我们好像听到有椅子倒地的声音,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哦哦,我没事”知道了原因,刘邙笑了笑,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了起来“刚才我和翠花闹着玩呢,不小心把椅子碰倒了。”

“翠...翠花?”

“忘了跟你们介绍了,这是我刚养的宠物,叫诸葛翠花。”说着刘邙把身后的黑猫给拎了出来“怎么样,这名字好听吧。”

“呵呵呵,好听好听”熟知自己这位好友尿性的孙福尴尬的笑了笑,基本操作,我懂我懂...

“哼,愚蠢的人类起的愚蠢的名字”翠花同学朝刘邙翻了个白眼,显然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有很深的意见。

“喂喂,还有外人在呢,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听到翠花的嘲讽刘邙不禁向她吐槽到。

“怕什么,他们又听不到我说话”翠花伸了伸爪子,唉,有个傻了吧唧的主人,心累 1。

旁边,孙福三人沉默的看着在那自言自语的刘邙“好好的这么久突然犯病了呢...”

想到早上女儿跟他说过的情况,王华咽了口唾沫“那个,小刘啊,你最近有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不适的地方?没有啊”刘邙有点疑惑“不过今天下午打了好几个喷嚏,看样子想感冒。”

“自恋狂,我觉得你的自恋病是时候该治一治了。”某黑猫日常毒舌到。

“岂可修,你个腹黑的家伙。”

“呵,看来你不仅自恋而且还有点眼瞎,你看我身上除了黑色还有其他的颜色吗。”黑猫再次叹了口气,心累 2

“......”刘邙一脸气馁,一猫一人的第N次交锋,刘邙再次完败。

看到再次犯病的刘邙,王华三人觉得不能在耽误了。

“看来,刘邙的精神确实出了些问题”王华一脸严肃的对着孙福二人说道。

“我看电视上说这应该是心理压力过大,思念成疾了”黄树芳也附和道。

“而且刘邙这种还是不定时犯病,看起来好像变的越来越频繁了。”孙福点点头“必须把他送医院去。”

看到聚在一起的三人在讨论什么小秘密,站在旁边的刘邙感觉身上闪过一阵不知名的恶意。

“刘邙,跟我们走一趟吧”

“喵喵喵?”看着三人严肃的目光刘邙愣住了,这FBI附体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去哪啊?”

“医院!!!”

“啊,医院啊...什么!?医院!!”感到事情有些不妙的刘邙慌了。

王华和孙福也不理会正在挣扎的刘邙,一人拉住一条胳膊向孙福的汽车走去。

“不要,我不去,快放开我”把拉住的刘邙正在努力反抗着,但王华岂能让他挣脱,他和孙福两人一个是两百斤的胖子,一个经过多年工作关系早就练就了麒麟臂,如果这样还能让他跑了就真的白活了。

“翠花,快就我,我不要去医院,不要啊....”

车后座,刘邙被王华和黄树芳夹在了中间。王华的双臂紧紧地抱着他,另一边的黄树芳也在不停地劝说着.......

医院。

“根据你们所描述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单胺类神经递质、氨基酸类神经递质的内分泌功能障碍和亲人过世的心理、社会因素导致的错觉、幻觉和感知综合障碍等问题。”

刘邙面前,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说到。

“那陈医生,有什么治疗方法吗?”一旁的黄树芳焦急的问道。

“我的建议是先住院观察几天,因为现在的病因不是很明朗,根据你们所说的,他犯病的时间不是很规律,我们要进行记录分析才行”陈业明推了推眼镜“我给你们开个单子,,你们先去精神科先登记一下,然后去豫林市精神病院就行了,明天我会在那等你们。”

“哦,好好”王华接过单子“谢谢陈医生啊。”

车里。

“唉,我可怜的兄弟”驾驶座上的孙福感慨了一句。

“行了”王华打断了孙福的感慨,看向了旁边一脸生无可恋的刘邙“小刘啊,我们明天还要去精神病院,你有一下午的时间收拾东西。”

“王叔,我真的没病”刘邙可怜兮兮的看着王华“你们千万别听那个医生瞎说啊,那什么啥胺啥酸不溜秋的东西一听就是编的”

“那叫氨基酸,不懂别瞎说”一旁的黄树芳说到“你有没有病我们都能看出来”

“再说了,有病的人都会说自己没病”

“那说自己有病的人呢”

“说自己有病的那是真有病,正常人谁没事会说自己有病啊”

刘邙“我tm@#¥%...”

放弃抵抗的刘邙叹了口气,想到自己这几天不在家小猫没人喂,便朝孙福说到“先去趟宠物店,我去买点猫粮。”

................

家里,刘邙收拾好未来几天要用的衣物。抱着翠花坐在阳台上感慨着

“翠花啊,过几天我不在家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哦”

“猫粮我放我床头柜旁边了,你记得按时吃饭啊”

“哦”

“对了,我...”

“哦”

“还有.......”

“你他喵的烦不烦啊”翠花被刘邙啰嗦的有些受不了了“你又不是去了又回不来了,说这么多你不累啊。”

“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吗”刘邙也知道自己有些啰嗦,尴尬的笑了笑。

“刘邙,下来吃饭了”楼下黄树芳的声音传来。

“来了”刘邙抱起翠花,向楼下走去。

因为明天要正式入住精神病院,所以为了方便孙福今晚就住在了刘邙家。

至于王华夫妇因为担心孙福一个人照顾不了刘邙,所以晚饭也就在刘邙家做了。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刘邙苦笑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