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怀念我们的青春 > 第五十章 发财之路

晋升,穿婚纱,戴订婚戒指,三个愿望都实现了,而且是来得那样自然,时间刚刚好,机缘刚刚好,似乎一切都来得那样恰到好处,那样顺理成章。难道上天真有神灵保佑,特地派了白发老翁来帮助我?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如果没有那个梦,晋升也许是因为我的能力得到领导的认可,穿婚纱和戴订婚戒指本来就是自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都是上顺天意,下顺自然的事,就因为有了这个梦,让这些人世间普通的事披上了神秘的面纱,仿佛自己是得了冤枉,占了幸福的便宜,心里美得总不自在。

订婚仪式的浪漫,和促成订婚仪式的机缘,让我欢喜让我忧。我想,既然是天成,就一定会有答案,先姑且享受着。

春节的几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临上班的头一天,何妮打来电话,想请我和冉茂杰吃饭,想到她只有一个人,我们便请了她过来我们家吃饭,她也便没推辞。

由于上次当着姐妹们确定了我和冉茂杰的恋爱关系,所以周末节假日我大都住在了冉茂杰那里。这次何妮问到哪个家时,冉茂杰出于工作上有合作的关系,不好回答,便让我告诉她,我直接就叫何妮到了梅西化工冉茂杰的住处。

何妮见到我们,就跟我们解释起那天没能来参加我的晋升宴会的事。

“你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到底怎么回事?是找到心上人了?”我打趣地问。

“是找到人了,但不是什么心上人,是个老头。”何妮老老实实地说。

“没看出来,你口味挺重的哈,是脑子进水了?”我好生奇怪。

“我们一同去买菜吧,岚岚,何总。”冉茂杰收拾好菜篓说。

“走吧,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逛过菜市了。”何妮接过话说。

“那天你找到什么人了?”我好奇地问何妮。

“杰克尼。”何妮回答说。

“深坤市海运集团的那个杰克尼?”我追问说。

“是的,那天我正开着车往你们那走,杰克尼正好也开着车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他看见我了,伸出手向我打招呼,还把车立刻停了下来。我出于礼貌,也就将车停靠路边,下了车。他连走带跑地来到我跟前,告诉我说,我想做他们集团的审计和会计业务的事有些眉目了,我这不是想赚钱嘛,我就请他吃饭去了,跟他一路的还有一个姓阮的女人。”何妮一五一十地说。

“是不是跟过方政的那个阮小姐?”我随口问道。

“那倒不是很清楚,我没问,但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女人。”何妮轻松地说。

“杰克尼很会讨女人喜欢的哟,你要小心点哈!何总。”冉茂杰提醒何妮说。

“谢谢冉总提醒!我看出来了。我确实是想做他们海运集团的业务,不然也不会这么上心地跟他打交道。我男朋友这几天就过来了,到时我也心有所依了。”何妮开心地说。

“还是那位挖古墓的吗?”我认真地问。

“是的。他到底怎么想的,我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但我是想认真对待这份感情,一切也只有等他到了再看,毕竟分开这么多年了。”何妮明显对这份感情信心不足。

何妮的这次邀请吃饭只是出于老同学之间的这份情义而摆出的一种姿态罢了,下午她因一个业务电话就早早地走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联系,她男朋友到底来没有来,我们也无从得知。冉茂杰也只是说何妮业务能力确实很强。

其实何妮不想过多见我,也有她合理的原因。她一直想做雅迪电子的业务,就因为我在雅迪电子,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欲给我带来心理压力,以前有这样的顾虑,现在更是有。她不想因为自己对雅迪电子的穷追猛打,给我带来负面影响和造成我不应有的伤害,理由很简单,她珍惜老同学这份情感,就从她给自己会计师事务所取名五元就可见其对同学的这份情义。

基于不想伤害到我的善意,她要进军雅迪电子就只有另辟蹊径,迂回前行了。

在一次与玉皇酒店的小云妹妹通电话时,小云妹妹告诉我说:“岚岚姐姐,我好像看见你同学了。“

“是吗?你怎么知道是我同学呀?“我问小云妹妹说。

“上次小泉泉办满月酒时,不泉泉的妈妈在叫她老同学。“小云妹妹肯定地说。

“你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吗?“我关心地问。

“黑色波浪长发,个子高高的,身材很苗条,穿一身黑色职业装,中跟鞋。”小云妹妹认真地描述着。

我一听就知道是何妮了。

我问小云妹妹说:“我同学是跟谁一起去你们酒店的呀?”

“你同学是用英语在跟那位先生交流,好像说了句M

. Sty

o

我听不懂。”小云妹妹抱歉地说。

“史泰伦先生。我知道了,小云妹妹,谢谢你哈!”我感激地对小云妹妹说。

“不客气,岚岚姐姐。”小云妹妹甜甜地说。

“小云妹妹,下次你再见到她时,还请你告诉我一声好吗?”我对小云妹妹说道。

“好的,岚岚姐姐。Bye bye。”

“Bye bye。”

这下我明白了,自从我当上经济信息处处长后,这个史泰伦的名字成天就不绝于耳,他也是雅迪电子的常客。史泰伦,布西尼中国市场投资经纪人,雅迪电子从布西尼莱斯迪的菲卡芯片采购渠道就是由他牵线搭桥建立起来的。如果何妮通过史泰伦的关系来做雅迪电子的业务,恐怕还真难以拒绝,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由捏了一把汗,要知道何妮的矛将直指到我这一面盾上。

这也可能是何妮不愿直面我的另一层原因,也许她心里在想:“山岚,你什么官不能当?偏偏当了这个经济信息处处长。”

其实何妮也大可不必想太多,只要你能真正把业务做好,不给雅迪电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尽可自信地来做,除非从一开始动机就不纯,那便另当别论。

我后来把何妮与史泰伦在玉皇酒店见过面的事,和我对此的顾虑告诉了冉茂杰,让他帮助分析分析。

他的回答非常简单!他告诉我说:“我不是一直在对付着这个矛嘛!”

我这才顿悟,原来何妮一直在做梅西化工的业务,当时还是我牵的线呢。

只要按照冉茂杰的处理方式来对待何妮与雅迪电子的业务,就应该可以防微杜渐了。毕竟何妮是自己的老同学,能让她做雅迪电子的业务,既能提升何妮五元会计师事务所的影响力,又能帮助何妮多赚一些钱,是个几全其美的好事。只要她能坚持职业操守,不损害雅迪电子的利益,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我对何妮的担心并非多余,事情发生在又一次接了小云妹妹的电话后。

小云妹妹在那次电话中告诉我说,那天下午何妮和史泰伦又去了他们酒店,另外还有杰克尼和一位叫吴总的先生,一共四个人,进了一个豪华包间。

就是这个电话后的第三天,曼秋打电话给我说:“岚处,你到吴总那里去一趟,吴总找你有事。”

“好的,我马上过去。”我挂了电话,立刻朝吴总办公室走去。

到得吴总办公室时,我轻轻敲了敲门,然后自报家门道:“吴总,我是经济信息处小岚。”

“请进!”

我轻轻推门进去,只见吴总裁正接待着史泰伦和何妮。见我进去,便起身介绍说:“岚处长,这位是史泰伦先生。”

史泰伦赶紧抢着回应说:“我们见过面,岚总是一位才貌双全的优秀人才。”

“谢谢史泰伦先生夸奖!”我回礼说。

“这位是五元会计师事务所的何妮小姐。”吴总继续介绍说。

“何小姐,你好!”我热情地伸手与何妮握了握手。

“岚处长好!”何妮回应说。

“岚处长,史泰伦先生谈的关于布西尼莱斯迪的菲卡芯片事宜,你下来找一下供应处的艾处长了解下情况,具体事宜,你跟史泰伦先生谈。”然后转身对史泰伦先生说,“史泰伦先生,你看可以不?”

“可以。只要能让我多供货,有得钱赚就行。”史泰伦满意地说。

“何妮小姐刚才跟我谈了一些想法,我想让何妮小姐先跟你具体沟通一下,然后我听听你的意见。岚处长,你觉得怎么样?”吴总裁语气平和地说。

“可以,吴总。”我语气坚定地说。

我转向何妮说道:“何小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把史泰伦先生的事处理一下,处理完后,我跟你联系,怎么样?”

“可以!我想就这样!”史泰伦又抢着说。

“好吧!那我就等岚处长电话!”何妮以商量的口吻对我说。

“好的。那我就先失陪了,何小姐。史泰伦先生你跟我走吧!吴总,我们先过去了。”我说完起身。

“史泰伦先生,你跟岚处长去吧!”吴总向史泰伦说道。

“再见!吴总。”史泰伦向吴总裁说道。

“吴总,那我也先告辞了。”何妮也起身向吴总裁说道。

“好的,再见!”吴总裁回礼道。

不能不说何妮是一位极其懂得经营之道的精明能干的女人,她利用我和冉茂杰的特殊关系,做成了梅西化工的业务;然后通过冉茂杰结识了深坤市海运集团的副总经理杰克尼,再通过杰克尼进而认识了布西尼中国投资经纪人史泰伦,最后利用史泰伦与雅迪电子集团的合作关系,认识了雅迪电子集团总裁吴义先生,在整个铺设的发财之路上,我和冉茂杰却全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