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游戏世界邀请函 > 023 故意跟我做对

“混蛋啊……”

山洞内,顾洛清抽动了一下鼻子,就闻到一股肉香,那是被炭火烤过后的焦香,里面还放了椒盐孜然和另外几种香料,一时间,口水不受控制地分泌出来。

她有些烦燥地将被子蒙到脸上,想要隔绝那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可是,用旧衣服缝起来的薄薄的补单,根本挡不住那股香味,是无孔不入地钻进她的鼻子里,就像传说中诡物一样,在不断地侵蚀她的理智。

还有完没完了!

顾洛清猛地坐起来,牙齿都差点咬碎了,恨不得拿起旁边的鞭子,在那个可恶的家伙身上抽个十鞭八鞭。

一个月了!

整整一个月,那家伙天天用这种方法来摧残她的味觉,其险恶用心,不问可知。

真是可笑,她怎么会屈服于这样的小伎俩。

可是,这真的太烦人了。

这个混蛋,比那个玩弄了她同学感情的男人还要可恶一百倍。

顾洛清带的那根鞭子,本来是用来教训那个负心汉的,现在,她只想狠狠抽在这个混蛋的身上。

这一个月,她过得太煎熬了。

她并不是不能吃苦,之前吃野果,吃蘑菇,没有油水,没有肉,开头两个月,连口热乎的都吃不上,三个月多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是,当那个混蛋隔三岔五就在那里烤肉,香味往这边飘,那些之前还能下咽的野果蘑菇,就变得味如嚼蜡了。

这无疑是一种折磨。

顾洛清不是没想过搬走,只是,这座岛上就这一座山洞,想搬都没地方搬。至于自己建房子,她什么工具都没有,稍大一点的树都砍不断,更别说建了。

不得不承认,女人跟男人的力量,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那个混蛋用石斧就能砍树,她砍几下,手臂就累得抬不起来了。

“冷静——”

顾洛清压下心中的烦躁,干脆起来了,将被子叠好,走出山洞。

此时,天刚蒙蒙亮,一阵风吹来,凉意袭人。

她的神色有些凝重,这些天,天气明显变凉,这意味着,夏天快要过去了,秋天即将到来。

再然后,就是寒冬……

……

陈煦比平常起来得要早一些,就在昨天,他终于攒到了足够的铁,做出了一把锄头。

今天早上一起来,他就往海边跑,果然看见海边飘着一个行李箱。

这个箱子的主人,依旧是个女的,里面的衣服都是女式的。

陈煦觉得这个世界是在故意跟自己作对,四个箱子,装的全都是女人衣服。

箱子里还是没有卫生纸,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恶意。

幸好,还有别的收获,里面有一袋药品,都是头孢之类的消炎药。

这可是好东西啊,关键的时候,可以救命的。

陈煦还是照惯例,将衣服都留下,就拿走了药品,然后做了点烤肉来庆祝一下。

肉是山鸡肉,昨天用陷阱抓到的,他琢磨了几个月,不断改进,终于能用陷阱抓到一些猎物了,每隔几天,都能打一下牙祭。

烤肉的时候,他又想到了顾洛清,这还真不是一般人啊,都一个月了,在他的美味攻势下,她居然还是无动于衷。

陈煦都怀疑,她是不是味觉有问题,闻不到烤肉的香味。不然的话,正常人怎么能抗拒得了肉食加香料的诱惑?

还是说,她也有办法弄到一些肉食?

陈煦开始考虑,应该要想个别的办法。

“哎呀……”

一入神,他就闻到一股焦味,赶紧将那几串肉拿起来,见上面都焦了,很心疼。

那些山鸡越来越精,没有那么容易抓了。烤肉酱也不多了,这样的烤肉是吃一顿少一顿。

陈煦吹了几下,正要咬上去,突然脚下一阵晃动,有点立足不稳。

怎么回事?

他先是懵了一下,随后就是一阵剧烈的震动,他猝不及防下,摔了个屁墩。

轰隆一下。

不远处的炼铁高炉轰然倒塌,仿佛连锁反应一般,那座新盖的房子,也随之塌下。

陈煦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脸色大变。

是地震!

幸好,他当时考虑到山体滑坡的隐患,新房的位置选了一个平缓开阔的地方,四周的树木都被砍掉了。

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可是,这种整个世界都在晃动的感觉,还是让陈煦心中有些恐惧。

他甚至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要毁灭了?

他至今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这个世界并不正常。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着。

也许,是那个将他扔在这里的幕后黑手失去了耐心,出手干预,要将他干掉……

陈煦胡思乱想了一会,地面的震动终于停了下来。

他咬了一口手里的肉串压压惊。

几根肉串吃完,他才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倒塌的木屋,有点欲哭无泪,他花了半个月才盖好的房子,就这样倒了。

轰——

突然,陈煦听到身后隐隐传来隆隆的声音,回头一看,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只见远处的海平面上,一道明显的波浪正向这边涌来。

是海啸!

陈煦这才想起,这里是大海,地震往往伴随着海啸而来。

隔着那么远,都能看到明显的海浪,可想而知,这道海浪是多么巨大,一旦扑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跑!

陈煦意识到海啸即将来临的时候,一个激灵,第一时间冲到倒塌的房屋那边,掀开木头,找到了斧头和锄头,这两样,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接着,他又带上刚刚得到的药物,还有那瓶烤肉酱,就往山上跑去。

这里距离沙滩不是很远,海啸来的,肯定会被淹掉。

唯一的生路,就是在跑到山顶。

海岛的这座山,起码也有一两百米高,山顶上应该安全。

陈煦腰间插着斧头,肩上扛着锄头,另一只手提着药品和一瓶烤肉酱,脚上穿着一双自己编的草鞋,正在跟死神赛跑。

跑出没多远,就听到一声痛呼。

他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这座岛上,除了他之外,也只有顾洛清了,那声痛呼,明显是她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