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复生之酒 > 第35章 非正常死亡

在七天的时候,骑乘灵兽是每位学生的必修课。朝泱这一门课拿的是满分。满分意味着她有着绝佳的平衡能力,能够应付任何突发的陷入半空中的状况。

比如现在,旌罗仅靠单手就轻轻松松把她拉上了“冰火”,经过长时间训练养成的平衡感已经刻在了骨子里。朝泱下意识就在“冰火”上站稳了。

非常稳。

只听背后的旌罗“啧”了一声,不动声色加快了速度,不到一分钟,冰火就赶到了木头发出感应的地点。

冰火贴地飞行,距离地面大概一米高。朝泱刚准备往下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具丑陋可怖的尸体,她内心一震,直接从冰火上摔了下来。

朝泱:“…………”

还是实战经验不足啊。

眼看着就要和尸体来个贴面接触,朝泱迎风留下两条宽面泪。刚准备调整角度,腰部感觉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轻而易举地把她拉了回去。

旌罗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看到尸体这么激动,不愧是我们部门的高材生啊。”

朝泱讪讪。

冰火往旁边移了移,两团火扭了扭,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蓝头发的大眼小孩。

小孩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像蓝色的宝石,很大,足足占了半张脸蛋。皮肤鼓鼓的,侧面看像个白胖胖的馒头。如果时机不对,朝泱的手肯定已经伸过去了。

“这是你的守护灵?”

高级魔法才会学到召唤术,但一般的召唤术只能召唤出一些没有具体的形体的“精灵”或“魔灵”,像这么具现的守护灵朝泱还是第一次看到。

旌罗很随便的点了点头,走到掩藏在杂乱丛生的草丛里的尸体旁边,低头看了一眼。朝泱也走过去,细细查看尸体。

尸体面貌极为可怖,整个身子几乎没有一块肉了,剩下的只是一副干瘪的皮,包裹在不算粗壮的骨架上。尸体身上的皮革和棉麻罩衫已经腐烂了,但毁坏程度并不是很严重,可以推测出尸体出现在这里的时间并不久。

这具尸体是谁?是镇上的人吗?有没有可能是那些消失的人?

朝泱感到事情很严重,虽然说失踪时间一久基本意味着遭到了意外,但意外也分好多种。失足落山,落水,意外碰到大型凶猛的野兽,遇到强盗,如果是这些死亡方式,尚且还可以说是“正常死亡”。

但眼前这具尸体,一看就是被吸干了血而死。这种死法就可以归为“非正常死亡”的类型了。

会吸人血的生物……

朝泱陷入了沉思。

蓝发小孩似乎对这句干尸很害怕,一直怯怯的躲在旌罗的身后。但掩饰不住对朝泱的好奇,两只大眼睛不断往她身上瞄。

朝泱忽然抬手,朝他招了招:“小朋友,可以过来一下吗?”

蓝发小孩:“?”

旌罗正在不远处查看沼泽地形,蓝发小孩大眼睛咕噜噜转了转,忸忸怩怩的走到了朝泱身边。

朝泱一把抓住小孩的手,按在了干尸的额头上!

蓝发小孩:“!!!”

他的眼睛立刻瞪的老大,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一些朝泱根本听不懂的话。朝泱毫不怀疑,如果小孩有毛,此刻已经全部炸开了。

守护灵和主人之间有旁人难以察觉的魔法联系,蓝色小孩的炸毛,旌罗肯定感受到了。但他一眼都没有往这边看来,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朝泱很快松开了手,但蓝发小孩显然是怒了,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巴,一口就咬在了朝泱的虎口上!

朝泱对小守护灵没有任何防备,很轻易就被对方得手了。她没想到小孩下嘴居然这么狠,立刻就有鲜血冒了出来,她疼的“嘶”了一声。

小孩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一嘴巴下去威力这么猛,直接把朝泱咬出血来了。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撞在了树干上。

“呜呜……”

好疼……

不知何时旌罗站在了朝泱身边,神情阴寒,目光冰冷的落在蓝发小孩身上。

“变回去。”

蓝发小孩哭了两声,被旌罗的目光吓得不敢哭了。他凄凄惨惨的呜咽了一声,变回了原来的冰火,也不敢靠近旌罗,就在树干那儿委委屈屈的飘浮着。

朝泱的注意力却完全放在了尸体上。其实,她并不是无缘无故就做这些举动。守护灵因为是魔法师召唤出来的灵体,属性基本全由魔法构成(除了一些人造的守护灵)。它们往往有很强的通感能力,朝泱这么做,就是为了“呼灵”。

每个人都由身体和灵魂两部分组成。灵魂在身体死后,如果不是正常的死亡,出于强烈的情感,比如怨恨,留念,不甘等,它们常常会停留在身体附近,久久不会离去。

通过某些特殊的手段,有些魔法师熟悉掌握“呼灵”的技巧。他们能够与死者的灵魂沟通。

朝泱本来想拿守护灵试试能不能把这具尸体的灵魂呼出来,没想到真的有动静。干尸的额头上方冒出一圈淡淡的蓝光,那光很暗,接近墨蓝色。紧接着,尸体的上方慢慢显露出了一个淡淡的虚影。

没想到第一次呼灵就成功了,朝泱按下心中的兴奋,朝旌罗招招手,完全没在意正在流血的手掌,准备对尸灵问话。

结果她话都还没开始问呢,这位尸灵就对着旌罗的方向,颤巍巍的跪下了。似乎十分惧怕旌罗的样子,身躯抖的跟筛糠似的。

低级的灵魂实则就是一种灵体,灵体面对比自己强大的灵体,会下意识的感到恐惧和臣服。但很少见到灵体会对人这么惧怕的。

她这位旌罗师兄,到底是什么来头?

“名字,住址,死因。”

尸灵颤巍巍的“开口”了:“我叫查尔德,是尼洛加德‘熔岩’铁匠铺的儿子。五天前的半夜,我从酒馆里喝完酒回家。路上……我迷路了,这不可能,尼洛加德的每一条巷道我都认识……后来我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林子里……很黑……然后……”

对方白雾似的“脸”上突然变得茫然,“然后”了半天都没下文,反而面目表情逐渐扭曲变形,开始抬手撕扯自己的“头发”,样子十分可怖。

“他怎么了?”朝泱忍不住问。

旌罗沉声道:“他被下了禁言咒,一旦涉及到关键的信息,咒语就会起效,让他无法透露任何关于凶手的信息。”

朝泱想到了什么,对着尸灵问道:“你可见到过一枝红玫瑰?”

尸灵忽然停止了挣扎,苍白飘渺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堪称甜蜜的笑容,在一个成年男子的脸上看到这种如同少女含春的娇羞,实在非常违和。

“这是他给我的。”

他?还是她?

“他是谁?”

“他是……”。

尸灵顿了顿,脸上泛着诡异笑容,突然朝着朝泱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