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凌晨三点的时候,季鸣和柳芸终于到达广州,并且在荔湾区吃了一顿味道很好的烧鹅,还喝了糖水作为夜宵。

很多北方人来这里长居,除了气候温暖之外,食物美味多样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而且南方还有着发达的夜市文化,无论多晚,都能在小吃街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像大部分北方地区,只要天一黑,街面就变的空空荡荡。

“这么说来,你的身份是集体协调员?”吃完烧鹅饭重新上车,季鸣十分好奇问道。

柳芸点了点头道:“到目前为止,集体协调员一共有十二个人,我是七号。”

“协调员权限应该很大吧?”季鸣又问。

柳芸道:“权限是必须的,因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协调各方关系,为像你一样能够加速华夏科技自主的重要人物,提供帮助和支持。”

“自从文明对决正式开始,情况就变的越发严峻了,各种层级的博弈随时都在爆发,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高权限可以提高集体的运转效率。”

季鸣微微颔首,不同意识形态的文明终究还是会死磕到底啊,所谓和解,退路,早已不复存在,任何花团锦簇的表象,都是下一轮激战前的平静。

不久之后,商务车驶入位于郊区的大院,这里就是原子力显微镜紧急项目组驻地。

众所周知,原子力显微镜可以通过检测原子间相互作用力,来研究物质的表面结构以及本源性质。

也可以在大气和液体环境下,对各种纳米级物理特性进行精确探测,或者直接进行纳米级微操,精度非常高,通常只有各大科学实验室才会装备。

原子力显微镜是科研活动中不可或缺的精密仪器,但可惜的是,这种科学显微镜的核心技术,全都掌握在西方手中。

柳芸亮明身份后,带着季鸣进入实验室,同车来的两位青年男子则等在外面。

季鸣毕业后一直在比亚迪集团研发中心工作,所以对这里的环境并不感到陌生。

只是实验室里的人门似乎都很疲惫,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气氛也非常压抑。

“原来负责的李跃民博士突发脑淤血,此刻正在ICU紧急抢救,目前实验室里群龙无首。”柳芸向季鸣解释。

科研项目中,带头人的作用不可低估,除了负责分派任务,总揽全局,往往还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经验和知识。

现在负责人李跃民病倒了,就需要几个和李跃民差不多水平的人,才能接替工作,否则实验室就算不停工,进度也会极大杯拖慢。

实验室里,有一些穿着白色防尘服的研究员,他们还在连夜工作,季鸣和柳芸看了看,随即来到隔壁办公区。

项目副组长刘有方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而刚好在广州公干的唐海顿唐博士,他已经换好防尘服,进入实验室内部了,季鸣没能见到他。

“季鸣小兄弟可真是年轻有为啊。”刘有方客气道。

季鸣看出来了,刘有方此刻焦头烂额,心思根本就没在自己身上。

“季鸣刚刚加入集体,我带他来熟悉一下,不要紧的,您先去忙吧。”柳芸说道。

刘有方点了点头,跑去外面打电话。

只见办公室里有无数的数据,资料,以及写满实验记录的黑板。

柳芸捡起桌上厚厚一摞数据,拿在手中看了几眼,又小心放回原处。

“李跃民博士突然重病,势必会极大增加项目完成的难度和时间,最坏情况下,国内将有相当一部分实验室,因为缺少原子力显微镜而放缓科研进度,甚至完全停工。”柳芸感慨道。

季鸣没说什么,普通人很少关注的科研仪器领域,其实是技术落后重灾区。

除了原子力显微镜,透射电镜,扫描电镜,低温电子显微镜,激光共聚焦显微镜,扫描隧道显微镜等等,这些核心技术也全都被西方企业掌握,科技独立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啊。

忽然,季鸣停下脚步,眼睛死死盯住一块黑板。

“你看笔迹,墨水笔划过一个扭曲的弧,一直延伸到下方,想必李跃民博士就是在这里倒下的。”柳芸凭着经验和受过的训练判断道。

季鸣对李博士的遭遇痛心疾首,但他此刻更关心黑板上的内容,一连串大大的问号,说明这些都是原子力显微镜尚未解决的难题。

而正是这些难题,令李博士感到焦虑,夜不能寐,最终诱发了严重脑淤血。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季鸣渐渐忘记了自己在那里,进入一种神奇的专注状态,思维完全进入李博士留下的一系列难题中,竟然无法自拔。

“一旦机台开始运转,微悬臂会在共振频率附近做受迫振动,进而导致原子探针失衡,微微敲击物体表面…”

“尽管压电陶瓷片可以制造能量激发,控制微悬臂振荡,但由于空间阻碍作用,只能让微悬臂振幅减小,无法完全消除…”

“所以需要比压电陶瓷片更精确的技术,一种强大的反馈系统,来控制微悬臂的振幅恒定…”

“没错,就是这样,李博士就是被这个难题困扰住了。”

“麻烦。”

“真的很麻烦。”

“精密成像需要原子探针高速移动,恒定振幅的同时,还要确保成像精度,对现有地球科技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挑战…”

季鸣大脑高速运转,直接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完全没有发现身边柳芸异样的眼光。

尽管柳芸并不知道季鸣这番话的意思,但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这时候,打完电话的刘有方回到办公室,刚进门便听到季鸣自言自语在那念叨,随后他浑身猛的一怔,眼神难掩惊讶,快步走到柳芸身边。

“居然看懂了?季鸣什么专业出身?”刘有方好奇问道。

“电气化学。”柳芸道:“档案上是这么说的。”

“电气!化学!”

“这怎么可能!”

刘有方当时就震惊了,差点原地跳起来。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季鸣既然是研究电气化学的,怎么会对原子力显微镜如此熟悉?

要知道,眼前黑板是项目组长李跃民博士留下的,即便对本专业的研究者来说,这些公式和数据也相当深奥晦涩,没有足够强大的知识储备,很难读懂。

然而季鸣却读懂了,不过几分钟时间,他就完全明白了困扰李跃民博士的技术难题是什么。

这时候,季鸣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也发现了问题,自己怎么会懂这些?好奇怪啊!

站在黑板面前又是一阵沉默,季鸣有点懵逼,但落在旁人眼里,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毕竟季鸣刚才读懂了李博士留下的难题,现在一言不发,所有人都觉得他陷入了沉思。

而实际上,季鸣的思绪早已回到科技庇护所。

他回忆起自己的经历,以及那道惨白色神奇光芒,光芒包裹住自己全身,灌输大量知识。

“我明白了,知识是具有共性的!”季鸣微微一怔,自言自语念叨。

系统向季鸣灌输高分子聚合物电池技术的时候,并不仅仅传输了电池科技,还有与之配套的高能物理学,材料学,结构学,甚至是数学知识。

一颗小小的电池背后,涉及的基础理论和研究多不胜数,季鸣只有把所有基础知识全部掌握,才能真正理解高分子聚合物电池技术。

这就是为什么季鸣能看懂李博士留下的题目,因为在不知不觉间,他的知识储备已经和过去有了本质飞跃。

现在的季鸣,早已今非昔比了。

“季先生果然博学啊!”

怀着一种惺惺相惜的情绪,刘有方激动说道:“说来惭愧,这块,还有后面两块黑板上,写的都是我们在研发过程中遇到的难题。”

“连日来,我们苦思冥想,始终没有找到答案,李跃民教授突发脑淤血,也和他思虑过度有关。”

“对了,季先生一眼就看穿我们的困境,不知有没有好的思路可提参考?”

刘有方身为华夏知名学者,竟对季鸣如此客气,柳芸也忽然对季鸣另眼相看起来。

季鸣的实力,恐怕比档案描述还要更强很多。

季鸣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刘有方微微颔首,心中略有失望。

但他也明白自己太过强人所难了,毕竟这可是把李教授都累出脑淤血的大难题啊,季鸣能够看懂,就已经很出色了。

“我们马上要进行新一轮实验,没有办法继续陪两位了,季先生,办公室里的资料和数据,您可以随意看,千万不要客气,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叫工作人员帮忙。”刘有方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季鸣总感觉刘有方对自己客气了很多。

然而季鸣此刻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思绪早已飘回了科技庇护所。

他隐隐有种感觉,刘有方这些人遇到的困难,或许可以在庇护所里找到答案。

“我们还要呆多久?”想到这,季鸣问柳芸道。

柳芸微微有些错愕道:“怎么,你想回去了?”

季鸣道:“我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而且台风明天早上就要登陆了,如果我们现在不返程的话,要多住上一天呢。”

“再说,我约了比亚迪和宁德时代谈合作,面对这两家巨头级别的企业,心里没有底,要提前做点准备才好。”

季鸣完全是在找借口,他急着回家唯一的目的,是想登陆科技庇护所,确认自己心中的疑惑。

柳芸不疑有他,略一思考后,便答应了下来。

……

“我来了!”

季鸣和柳芸离开不久,中科院光电领域的大牛级学者叶峰,便脚步匆匆而来。

刘有方和唐海顿刚刚完成一轮实验,正在办公室里喝咖啡,见到叶峰之后,他们当即站起来,亲切和他握手。

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来,这种情谊绝不比一起扛过枪的战友差。

“可惜你来晚了一步啊。”刘有方感慨道:“季鸣和七号联络员刚刚离开,你若是早到半个小时,就能和季先生见一面了。”

叶峰点了点头,“季鸣的高分子聚合物电池堪称旷古绝今,将来注定要横扫整个世界,真是了不起的发明。”

“不过他不是住在深圳吗?为何连夜来广州了?”

刘有方笑了笑,“我也不太清楚,但看得出,七号联络员对他非常重视,更有趣的事,季鸣比我想象中要博学的多,尽管年纪不大,却能看明白困扰李教授的难题。”

刘有方将李跃民留下的黑板指给叶峰看,同时把当时的情况向两人仔细讲述。

叶峰和唐海顿听罢,无不啧啧称奇,他们都是顶级专家,很清楚看懂这些公式和数据,需要何等强大的知识储备。

“有点意思,我以为他只懂电气化学呢,居然还是个全才。”唐海顿道。

叶峰道:“能这么年轻就脱颖而出,季鸣肯定有过人之处。”

“无论如何,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文明争霸迫在眉睫,现在我们华夏的天才精英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唐海顿连连点头道:“要是能多几个像季鸣一样的天才,我们就能早几年打到佛罗里达海岸,迎着大西洋的海风冲浪去!”

哈哈哈哈~

“~大西洋冲浪这种事情,算我一个!”

“还有我!”

这时候,办公室外面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众人急忙抬头,就见到京城来的左昌元老爷子,以及连夜从江西赶来的史教授。

刘有方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此刻才刚过凌晨四点。

外面雨越下越大,左昌元穿了一件防水款风衣,他将风衣褪去,朝椅子上一扔,笑着问道:“看你们蛮开心的样子,刚才在讲什么呢?”

叶峰道:“讲季鸣,那个搞了大事情的年轻人,他和七号联络员半夜来过一趟。”

左昌元道:“是吗?竟然和他错过了,蛮可惜的。“

目光在其他几人身上扫过,左昌元沉声道:“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先着眼与当下。”

“李教授进ICU了,生死未卜,是集体的巨大损失。”

“但是,李教授虽然病倒了,我们还没有!”

“从现在开始,他的工作,我们来顶!”

左昌元说罢,卷起袖子,对刘有方说道:“项目进展到哪一步了?”

刘有方微微颔首,示意众人看向黑板,随即他开始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交待原子力显微镜的进展。

随着台风临近,雨越下越大,空气也越来越阴冷。

但这间办公室里的人们,身上散发的强光和热,却能冲破阴冷和黑暗。

距离刘有方发出求助仅仅七个小时。

四强援,到!

……

唰~

最终停在季鸣租住小区楼下。

“你明天什么打算?”柳芸问道。

季鸣指了指窗外的大雨和狂风,耸了耸肩膀道:“这鬼天气,台风过去之前,我恐怕只能宅在家里了。”

柳芸微微颔首,觉得是这个道理,台风天还是不要乱跑为好。

“集体的力量你今天已经见识了,大到你和比亚迪,宁德时代的谈判,小到你想买辆车雇个司机,全都可以联系我。”

“另外,这个东西给你。”

柳芸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家伙,递给季鸣。

枪!?

季鸣直接呆若木鸡,大脑一片空白。

作为从小遵纪守法的良民,手无缚鸡之力的电气工程师,季鸣做梦也没想过会有一把枪递给自己,这也太恐怖了吧!

“是电击枪。”柳芸不以为然道:“以你的水平,真枪就算给你也未必是件好事,搞不好把自己给崩了。”

“没别的意思,高分子聚合物电池对全球影响实在太大了,会死很多人的,难保不会有人狗急跳墙。”

口口声声自保,又不给真枪,难道是我不配吗?

季鸣心里嘟囔,但他还是把高压电击枪收进了包里。

一溜小跑回到家中,季鸣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无糖可乐咕咚咕咚猛灌,又小心翼翼把电击枪藏进书桌上方,这才拿着柳芸给他的探测器,沿着房间仔细搜寻。

确定家里没有监控设备后,季鸣伸出右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随后穿过虫洞,进入科技庇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