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最喜欢诡异了 > 第六章 帅哥~玩吗?

“我挺好奇的,你为什么不想让人找到你的尸体?”

漆黑的夜色之中,何问之拿着手电筒,拎着鼓囊的蛇皮袋,站在路边的小林子里,脸上带着惊讶。

夜风呼呼吹着,树梢发出簌簌声响。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何问之双脚踩在泥石跟地上枯败树枝的声音,周围再也没有任何其他一丝声响。

明明现在正值初夏,像这种地方夜里必然是少不了虫鸣声音,然而却是一点也没有,安静的有些诡异。

黄晓烟静静的飘在何问之的身边。

她四肢扭曲,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更是布满了鲜血。

在这样阴森恐怖的环境下,黄晓烟更显狰狞可怕。

然而面对何问之的时候,她始终保持着拘谨跟小心。

之前从家里出来后,加上丧葬用品店关门了,何问之就一路朝这里赶来,没有浪费丝毫时间。

问过黄晓烟尸骨是否还在这里之后,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他就跟着黄晓烟走了进来,并且将她那已经暴露荒野二十年的骸骨装进了袋子里。

说实话,何问之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毕竟二十年都过去了,黄晓烟的尸骨很难说还在不在。

然而黄晓烟却给了他惊喜,她的尸骨竟然还在那里,一直就没有离开过。

也是因为这一点,何问之才会显得那么惊讶。

毕竟都二十年了!

“因、因为……我不想让人带走我的尸体……”黄晓烟盯着何问之手中的蛇皮袋,缓缓说道。

那里面装的就是她的尸骨。

生前的事情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加上在流星雨之前她又是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即便是现在完全清醒了,但她也只是知道自己的名字、年龄跟死法,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知道以前都发生过什么,更不知道父母是谁,世上是否还有亲人。

因此,她并不想自己的尸体被人拿走,因为那都是陌生人,她根本不认识。

她又不想害人,所以在那之前只要有人经过,她都会下意识的使用一个障眼法,也就是鬼打墙。

不害人,只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尸体,从而对自己的尸体怎么样。

听到这样的回答,何问之的表情变了变。

他想了想,试探问道:“你是不是连这个世界有治安官都不知道?”

黄晓烟:“那是什么……?”

“行吧。”何问之叹了口气,确实不该抱什么侥幸的希望。

都相处了一个多月了,也早该看出来了。

黄晓烟的失忆很严重,甚至连一些常识都不具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闲聊的时候何问之就教了她很多东西。

只是鬼为什么会失忆?

何问之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大马路。

“从那里走过来都有十多米了吧?当初撞你的是什么车啊?能把你撞飞这么远?”

黄晓烟:“……这个我也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何问之张了张嘴。

行吧,是自己多问了,明知道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何问之摇了摇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还是尽快试试能不能把黄晓烟带走才是。

“走,我们先回去。”

“真、真的能行吗?”黄晓烟问了一句,语气中夹带着些许期盼。

“我也不知道,总之先试试。”何问之摇头:“如果不行,我再把你的尸骨放回这里。”

“哦,好。”她似乎变得有些失落了。

取尸骨的时候何问之就跟黄晓烟说过,或许可以通过带走尸骨从而让她离开。

至于其他更多的,何问之就没有说了。

毕竟执念、羁绊跟牵挂什么的,如果提前说出来再去做,那就有点刻意了,兴许还会提高难度,甚至导致直接失败。

毕竟这种事以前有没有先例也不知道,都是第一次,能不能成还是两说,没必要给自己添麻烦。

一步一步从小林子里走出来,何问之思考着之前在帖子上看到的内容。

他说道:“你想要找回以前的记忆麽?”

“想……可是……能找的回来吗?都已经二十年了……”黄晓烟的言辞中充满了遗憾。

过去的记忆,就好比她存在过的证明。

可是她把所有都遗忘了。

她想找回来,可是她受到了束缚,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而且就算离开了,她什么也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更是无从找起。

看到黄晓烟的表情跟反应,何问之心中暗道或许有戏!

想要让她离开这里,需要转移她的执念、牵制、羁绊。

想要达到这一点,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对方最渴望之处下手!

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黄晓烟最渴望的应该就是找回过去的记忆。

也幸好黄晓烟是一只失忆鬼,否则还真不知道要怎么下手了。

“我会帮你!”何问之认真道:“我跟你一起,我们一起想办法找到你的过去!”

黄晓烟身子微微一颤,她根本不敢想,何问之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一个多月下来,何问之虽然每天都会过来,还会给她带好吃的,给她提供香火。

但何问之每次都会要求让她附体,然后再露出那种很舒服,很开心的表情。

这给她的感觉,更多的是何问之就是在玩她。

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一个以玩鬼取乐,并且还会吃鬼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真的会帮我?

“那、那如果我没法离开这里呢?”黄晓烟突然问道。

“如果你还是无法离开,那我也不会放弃!”何问之依旧认真:“如果你无法离开,我一个人在外面也会尽可能的帮你找到过去!

如果你无法离开,我还是会每天都过来陪你聊天,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

只要你想离开,我就会继续想其他的办法让你离开!”

面对何问之炽热的神情,认真的语气,一直低垂着脑袋的黄晓烟缓缓抬起了头。

她的眼神已经变了。

“真的吗?可是你……不是一直都在拿我取乐吗?”黄晓烟说道。

很显然,她已经动容了,只是她的心里面始终有疑惑,她想要弄明白。

“你在说什么胡话!”何问之说道:“我可是一直拿你当成朋友啊!

你可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朋友啊!”

“唯、唯一的朋友?”黄晓烟目光一凝。

我竟然是他唯一的朋友?

“所以……你才想要帮我?”

何问之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黄晓烟摇头,她很好奇何问之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这是我爸给我取的名字……”

何问之说起了自己名字的由来,这还是他前世在地球的时候。

虽然他的父母也已经过世了,不过小时候他问过父亲,为什么要给他取这个名字。

父亲告诉他,因为他曾经看古诗词的时候,看到很多带【问】的诗词。

他就很奇怪,古人为什么都爱问呢?

干什么都要问一下。

把酒问青天、问君能有几多愁、问花花不开、问女何所思、问君归期未有期……

还有“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总之带问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他就取了“我今停杯一问之”的后两个字,再配上“何”姓,刚好就组成了为什么要问,或者为何有此一问的意思。

他希望何问之今后不要问太多,想干就干,想做就做,莽过去才是硬道理!

彻底的莽夫啊。

也幸好何问之没长成父亲期望的那样,不然就真的完犊子了。

说完这些,何问之认真严肃的看着黄晓烟:“所以……你为什么要问?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你需要回答我,你想不想找回记忆!

你愿不愿意离开这里,跟我回家!”

“我……回家……?”黄晓烟抬起了头。

夜风将她那披散凌乱的漆黑长发吹开,露出了满是鲜血的脸颊。

她的双眼被血液浸染,早已是一片通红,然而其中却有着惊喜跟期翼。

何问之点点头,并最大努力的让自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清晰完整的看到了黄晓烟的整张脸。

这张脸满是伤痕,鲜血淋漓,那场车祸对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就连她的脖子都有些扭曲。

以前因为一直被黑色长发遮住看不见,现在想来,估计她的喉咙也受伤了,否则也不至于声音那么沙哑。

就是不知道将来等她道行提升了,脸上跟身上的伤势能不能恢复了。

将过去遗忘的黄晓烟,在面对何问之信誓旦旦的承诺的时候,似乎真的信了。

她心中突然激起了一阵涟漪,悸动不已。

这一刻,何问之在她眼里就好像太阳一般,充满了希望。

“我愿意,我愿意跟你回家!”她点头说着。

以前的她,或许是咸鱼,或许是得过且过,不想害人,所以无法离开,她也就秉持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态度。

但是这一刻,她真的动容了,她想要主动做些什么。

她想离开这里,了解二十年后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

她也想看古诗词,要带【问】字的。

她更想找回记忆,找到自己的父母,然后问他们为什么给自己取名【黄晓烟】。

这些成了她现在最强大的执念。

…………

夜风轻轻吹着,树叶簌簌作响。

天边挂着一轮月亮,月光却怎么也照不进阴森漆黑的小林子里。

就在这时候,黄晓烟突然说道:“我、我好像变成了你的背后灵了……”

“背后灵?”

“就是……我可以跟着你,你去哪,我就能跟到哪……!”说着说着,黄晓烟自己都激动了起来。

“这么说,你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何问之也激动了起来。

黄晓烟频频点头,并且告诉何问之,这个地方对她还有一定的束缚。

但只要她进入自己的骸骨当中,然后何问之带着骸骨走,从此远离这个地方就可以。

离开之后,这里就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影响了。

“太好了!”何问之一握拳,不枉他刚才费了那么多口舌。

也幸好黄晓烟是个失忆鬼,处于什么都不懂的状态。

而且她也确实想要找回记忆,加上何问之把父母取名这件事都搬出来了,这更加深了她渴望找回记忆,找到父母的执念。

要不是因为这些,还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把她给忽悠了。

只是没想到,这种方法真的行得通。

是不是显得太简单了一点?

何问之想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紧跟着他又摇了摇头,管他简不简单,目的达成了就行。

他脸上挂着笑,心里暗道:果然高手在民间啊!

那位网友诚不欺我!

只是黄晓烟成了自己的背后灵,那么也就等同于她是依附于我对吧?

可是我为什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啊?

毫无实感,这就很离谱!

至于黄晓烟为什么能马上感受到,或许这就是鬼的特殊之处吧。

她成了车祸鬼后,也没人跟她说那些什么规则,但是她就是知道了。

现在成了背后灵,她也是就这样知道了。

还挺神奇的。

…………

回到了马路边上,扶着自行车,把蛇皮袋挂在把手上,看着正要钻进骸骨的黄晓烟,何问之说道:“对了,问你个事。

之前你不是说你可以用障眼法迷惑人麽?

除了这个能力,你还会什么?”

关于能力方面,了解清楚还是比较好的,今后说不定还需要打配合什么的。

“障眼法、鬼打墙、附体,我还能拿一些东西……”

“就这?没了?”

“……”黄晓烟点头。

“不是吧?你好歹也是二十年的鬼啊!就一点经验或者心得都没有?以前都没有试过?”

“我、我……我以前都没有做过……

那次遇到你,还是第一次做,真的一点经验跟心得都没有……而、而且以前也没有学过这些……”

“唉,行吧。”何问之叹了口气:“这次跟我回家,你今后就有大把的时间了。

到时候我们两个好好研究研究,看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技能可以开发。”

“好……”黄晓烟点头。

何问之又提醒道:“我如果没叫你,你就别出来,免得路上出意外。”

主要是怕黄晓烟如果路上突然冒出来,会不会被别人看到。

虽然这个点路上不一定有人,别人也不一定能看到,但总之以防万一吧。

黄晓烟再次点头,钻进了骸骨之中。

…………

阴暗的胡同里,一个穿着粉色包臀裙的年轻女人缓缓走了出来。

她身材凹凸有致,高挑迷人,胸口更是露出大半雪白。

她手上拿着一支白色未点燃的细烟,走路的时候腰肢扭来扭去。

走到路口,她就直接靠在墙边,双手抱在胸前,香烟在手指间晃来晃去。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对面的路口。

车门打开,走下来两个青年小哥。

付了车钱,出租车离开,其中一个青年走到墙角,用头顶着墙壁,这才开始嘘嘘。

另一个男的左右看了一眼,催促他快点。

两人满脸通红,一副喝多了的样子,就连走路都是摇摇晃晃,显得十分勉强。

看这模样,要是再有一杯酒下肚,估计就要不省人事了。

冰冷的夜风不断从他们身上吹过,也不见两人有丝毫清醒的迹象。

这时候,道路另一边的女人对他招了招手。

“帅哥~借个火呗~”

青年左右一看,拍了拍嘘嘘的朋友。

朋友甩了甩,提溜起裤子,转过身之后一看,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了都懂的笑容。

他们也不言语,一起走了过去。

只是酒后脚步虚浮,看起来摇摇欲坠,对面的女人有些看不下去,连忙过来扶住。

“两位帅哥,怎么喝了这么多?”

“唉,别提了,妹妹。”青年摇头,掏出打火机给女人点烟,说道:“生活不易啊!”

女人深吸一口,而后吐出淡淡白烟。

“是啊,都不容易……你看我,都到这个点了,还要做生意。”女人媚眼秋波。

青年嘴角上扬:“妹妹的意思是……?”

“前面就有一家旅馆哦~”女人语气带着挑逗。

“去什么旅馆,这里面不就是现成的地方么?”青年看着眼前阴暗的胡同,显然是彻底上头了。

“就在这?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女人摇头。

“看到了才刺激啊!”青年说道:“多给你六百!”

听到加钱,女人略作犹豫,“一个人六百,两个人一千二,多给六百,要付我一千八!”

“行行行!”青年点头,掏出手机就扫码付款,他已经等不及了。

就这样,两个青年带着年轻女人走进了胡同里。

走了几步之后,女人蹲下了身子亲吻。

青年身子一颤,仿佛有电流划过一般,格外享受。

另一个青年见状,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就在这时,原本享受的青年突然呼吸一滞,整个身子剧烈抖动起来。

原本还有些肥胖的身体轮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扑通一声,青年倒了下去。

后面的那个青年心中惊惧,瞬间就耷拉了下去。

他惊恐的叫喊了一声,转头就要跑。

然而女人速度更快,伸手的瞬间就抓住了他的命脉。

“哥哥~人家会好好疼爱你的~”

…………

哧啦哧啦……

自行车链条跟齿轮摩擦的声音,还有轮胎碾压地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刺耳。

何问之心情大好,因为终于可以把黄晓烟带回家了!

每天都能节省两个小时的赶路时间,这两个小时用来做其他运动,可以加好几点其他属性点!

骑着自行车,右转正要拐进那个黑漆漆的弄堂里的时候,一个穿着粉色包臀裙的女人突然走了出来。

转角遇到爱,差点就撞上了。

女人连忙躲开,何问之也是及时刹车。

她一抬头,正好与何问之四目相对。

见对方这般高大帅气,女人瞬间两眼放光!

“小帅哥~玩吗?”

——————

哎哟喂~又是五千多字的大章~这是哪个帅比作者啊~更新竟然这么给力~爱了爱了~

哈哈哈,那个啥,作者都这么给力了,大家投票啥的,也给力点嘛~

对了对了,有从上本书过来的小伙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