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34章 奇怪的锻造图纸

第二天一早,众人起床、洗漱过后一起吃早饭,王朝顺便取出案件的卷宗交给邓贤。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哥们起了一个大早赶回长河府,将卷宗的原件抄录一份之后,又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与他们一起共进早餐。实际上,则是起到保护三人,顺带监督朱同的职责。

见到王朝大哥为了事业如此勤勤恳恳,起早贪黑的样子,邓贤禁不住一阵的心里感动。

因此,他决定……

更不能加入任何朝廷直属部门了。

这也太累了!

于是乎,邓贤装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很自然的将刚接到手里的卷宗送到一旁的朱同面前,就仿佛一切本应如此。顺带着,他还给对方使了一个眼色:

待会我再去找你拿。

面对邓贤如此明目张胆的甩锅行为,朱同简直要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贤哥明明是在帮我证明清白,还要把大部分的功劳转让给我,让我在可以自证清白的同时,还能在这一次大考的履历中,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喝了一口粥,邓贤的目光再一次落在王朝身上,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昨天我们在翻看那本日记的时候,我从里面发现了一些关于刘记铁匠铺的记载。我想,那里恐怕会有一些与案件有关的线索。”

“我知道,我租下铁匠铺的使用权,属于大考之前的行为,在大考期间回到铁匠铺有些不合规矩。”

“可现在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人命关天!我觉得此事应该可以事急从权,希望王朝大哥能够帮忙从中斡旋一下,让考官解除对刘记铁匠铺的封锁,让我们可以进入其中进行调查。”

“另外,调查案件这种事情,有一个专门的据点,也总好过在客栈这个人多眼杂的地方进行不是?”

说着说着,邓贤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自从朱同的案子开始,他就一直在麻烦王朝。虽然王朝没提出什么,但邓贤感觉,他还是应该找一个机会报答对方一下。比如说等第一场考核结束,他的钱财全部回到手里之后,再单独请对方搓一顿神马的。

嗯……

考虑到在这件案子里各方面的收益,这笔钱可以让朱同来出。

完美!

王朝对于邓贤的请求,几乎就是来者不拒的。当即爽快的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一会吃完饭,我就去找考官商量此事。”

“对了!”邓贤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于是又补充道:“我……的哥们朱同昨晚在日记里发现一个很可疑的人,刘强称呼她为焦春阿姨。”

“这个女人在整本日记里面出现的次数极多,而且在案件发生之前,也处处都有她的影子。”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借助长河府的力量,调查一下这个女人。”

“比如她的一些基本情况,还有其近几个月的行踪等等。”

“越详细越好!”

说着,邓贤转头看向了马汉。

却不料后者头也不抬的继续吃东西,同时随口应付道:“这件事情让王朝找考官的时候,顺便回长河府吩咐一声就可以了。我要留下来继续监控朱同的行踪。”

对于马汉的坚持,邓贤有些理解不能。但他也并没有过于纠结,反正事情有人去办就可以了,他现在需要的就只是结果而已。

吃过早饭之后,王朝出门办事,马汉则是要回房间休息,让邓贤他们自己分析案情。有需要的时候,再去叫他。

如此一来,倒也省去了邓贤各种回避风头的麻烦。

三人聚集在朱同的房间里,邓贤开始翻阅案件的卷宗,田欣却拉着朱同下起了象棋。

对于他们两个自娱自乐,邓贤自然不会过问。他在拿到卷宗之后,便自顾自的详细查阅起来。

其实这份所谓的卷宗,便是长河府在接到报案之后的具体办案过程,以及一些当事人的口供、资料等等。

从这些资料里,邓贤并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但却让邓贤之前的很多猜测,得到了一些侧面的证实。

便比如,在有人发现案发现场之后,那个叫焦春的女人是第三个赶到现场的。还嘱咐其他热心市民,千万不要乱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以免对现场造成破坏。

除此之外,通过翻阅卷宗,邓贤也对整个案件的情况,有了一个更加深入具体的了解。如果说之前只是一个模糊概念的话,那么在看完这份卷宗之后,邓贤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了凶案现场被发现时那一刻的情景。

这一点看似无关紧要,但对于破案来说,往往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起码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不会出现因为掌握的信息量太少,而出现以偏概全的低级错误。

看完卷宗,邓贤发现朱同和田欣在棋盘上交战正欢。

一看之下,好嘛!

这两个臭棋篓子,一个比一个臭。

不过田欣看起来似乎兴致不错的样子。因为和朱同下棋,她终于能赢了!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王朝回返,同时还带回来两个好消息。

首先,邓贤解封刘记铁匠铺的申请得到了批准。另外,调查焦春的事情已经被安排了下去,下面的小捕快们正在加紧调查。

同时,王朝还自作主张的稳了一手。他委托张龙暗中监视那个焦春的行动,一旦发现对方注意到被人调查之后,出现做贼心虚,想要跑路的打算,便第一时间将其拿下。

对于王朝的安排,邓贤表示十分的满意。代表朱同对其进行了一番由衷的感谢之后,便招呼众人一起,返回了刘记铁匠铺。

至于客栈的房间,他们并没有退掉。因为这五个人,在铁匠铺里根本就住不开。

原本的刘记铁匠铺,就只有两间卧室,刘铁匠夫妇合住一间、他们的儿子刘强自己一间。其中,几个大老爷们虽然没啥说的,但也不能四个人挤一张床啊。

在权衡一番之后,邓贤还是决定晚上统一回客栈去休息,白天的时候再来铁匠铺商讨案情。

不过在此之前,邓贤还是在进入铁匠铺后的第一时间,从《刘强日记》中提到的那个树洞里面,找到了装有锻造图纸的瓶子。

瓶子的密封较为完好,将图纸取出之后,上面的内容依旧清晰干净。

从画工上看,这张图纸的绘制水平,貌似比田欣之前绘制的图纸,还要更加精细、考究几分。

图纸并没有名字,但从图形上看,应该是一根三寸长的铁钉。只是这根钉子的用料极为罕见,对锻造工艺的要求也是极其的严格。

必须要一流铁匠,连续三天三夜不间断的锻造,才有可能完成。

也不知这样的一根钉子,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在邓贤将图纸在桌子上摊开之后,众人立刻围绕它发表起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是作为专业人士的田欣抢先发言:“这其中有一样金属有着凝神之效,经常被修炼者用以制作头盔或是发簪,长期佩戴,功效十分明显。但另外几样,却有着扰乱心神的副作用,一般被用作打造暗器的比较多。”

“将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打造成一根钉子的话。我实在想不出它的作用。”

这时,马汉则是指着其中的主料说道:“辟邪紫金价格昂贵,对于妖魔邪物有着很大的克制作用,高级武者很多都喜欢在兵器之中掺杂一些,用以对抗妖魔邪祟。”

王朝琢磨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感觉这根钉子的构成既然以辟邪紫金这种克制妖邪之物为主料,那么其针对的目标,八成也与妖邪之物有关。而对付妖魔、异类,那是靖夜司所负责的范畴。如果把这张图纸交给靖夜司的人,让他们帮忙调查一下,也许会有所收获吧?”

朱同倒是不懂得那么许多,他只是有些好奇的看向邓贤:“贤哥,说到底,这根钉子跟刘强母子被杀一案,到底有什么关系?”

此言一出,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