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真是巧了,看来这个安月晓还是个聪明人呢!”

复朗不屑的笑了笑,以为这样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简直是笑话!

陆宗灏在要进病房前突然想起之前的药液,如果真是安月晓,那上面会不会有她的指纹呢?

他连忙找到护士,想拿回来,可没想到来晚了一步,复朗已经拿走了!

在上面检测出安月晓的指纹后,复朗直接拿着打印出来的文件,找到了正在公寓楼下,准备进去的安月晓。

安月晓身边的保镖当场就察觉到了来人的不善,他们将安月晓护住,“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复朗不耐烦的笑了,上前一脚踢开最前面的那个。

安月晓看着对方脸上盛怒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干的事情可能露陷了,她啊啊大叫起来,吸引周遭人的注意力,“你这个臭男人想干什么?”

复朗一把将手中的文件甩到安月晓的脸上,“我想干什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想干什么?你看看这个吧,安月晓!我警告过你,可你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

另一个保镖将文件捡起来,在安月晓的示意中给她,安月晓大致看了一眼就开始心虚了,那上面明明就是她的指纹啊。

复朗刚想还说什么,就被安月晓粗鲁的样子诧异到,他没想到安月晓竟然直接将文件撕掉,简直和她在电视上树立的形象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啊。

“你撕掉也没用,我那里还多着呢!”

复朗边说边逼近安月晓,两个保镖根本不是复朗的对手,几下就被他打到了地上再也没能起来。

安月晓这才感到害怕,“你不要过来,这路上全是摄像头,我还是明星呢!”

“明星?真是恶心透了,什么样的明星是你这种模样,每天都想着怎么害人吗?”

复朗一把按住安月晓的脖颈,纤细的脖颈刚好卡在他手掌的虎口处。

“我害谁呢?就凭这样一份文件你就想冤枉人吗?”

安月晓抵死不认,她知道只要再耗一会儿,沈行司的人就一定会来救她。她对沈行司还有用,他不会见死不救。

复朗被安月晓气笑了,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对他再三地警告根本不放在心上,只一味的作死嘴硬!

“你前几天去就是为了这次的行动吧?”

复朗并不打算直接杀死安月晓,他要满满折磨她,直至她说出真相。他早就看出来了,以安月晓这种女人的智商,根本想不到要去药液里面下毒!

安月晓面色通红,呼吸逐渐困难,却依旧敢嘴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我一点点说给你听!温柠药液里面还有氰化钾,药液袋里面有你的指纹,但凡今天再晚一下,她必定会死!”

安月晓眼里闪过一抹得意,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只有温柠死了,陆宗灏才能看到她,沈行司才会放过她!

可现在她不能这样说,安月晓心想,老狼不断加紧的手掌让她越加缓不过气来,她不能死在这里!

复朗将那一抹得意尽收眼底,手上力气猛地增大,直接让安月晓的脸变成了紫色。

“是你对吧?一定就是你干的!幕后黑手是谁?快点给我说出来!”

安月晓的双手放在老狼的手上,不停的往外扯着,可是她哪有复朗的力气大,她唔唔唔的叫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复朗感受到安月晓力气的减小,他知道再过几秒钟这个女人就会被他掐死。

这样的女人死有余辜,比起之前他在复氏的手腕,这个还是轻的!

“嘭!”

身后一个铁棒打在复朗的后脑勺上,直接将注意力都放在安月晓身上的他倒在了地上。

来人正是沈行司的助理,他上前将晕过去的复朗一脚踢到了墙角处。

“把这里的监控录像给我销毁了,看看有没有目击者,让他们闭上嘴巴!不管用什么手段!”

温柠获救的消息不出半个小时就传到了沈行司那里,看着瘫倒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的安月晓,助理不屑道:“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安月晓缓过来,被助理这番话气的不轻。

她不敢反抗沈行司,不代表她连他身边的人也怕!

“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来指教我?”

“呵,我看安大明星也精神了,既然如此也就轮不到我们这些手下了,我们走!”

说完,来救安月晓的几个保镖纷纷跟着助理走了。

安月晓狼狈的坐在地上,身旁晕倒的保镖至今不省人事,老男人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着助理一行人走远的背影,她气的咬牙切齿。

这年头是什么人都敢跑到她头上撒野了,等着吧,她一定不会让这些人好看!

温柠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陆宗灏在拿着毛巾帮她擦额头,想到昨天的种种,她心有余悸,“宗灏?”

“你醒了?”

陆宗灏看着温柠醒过来,心中一喜,激动的拉住他的手。

“恩,事情怎么样了?”

温柠笑笑,陆宗灏对她的在乎常常让她忘了身上的伤痛!

“复朗去给你查了,黑影断定就是安月晓,只是没有更确切的证据,而且安月晓抵死不认!”

“在我的意料之中。”

温柠早就想到了,安月晓的脸皮比起温以柔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一件事。”

陆宗灏表情凝重,“昨天晚上,就在复朗想要将安月晓解决了的时候,有人将他袭击了!”

温柠的恶心感已经消退了,听到复朗受到袭击,又忍不住开始担心他。

“他那么厉害,怎么会受到袭击啊?现在怎么样?”

“在隔壁躺着呢,没啥大事,贴几片膏药就好了,他是被人暗算的,当时他正掐着安月晓,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有查到是谁吗?”

陆宗灏摇摇头:“没有,当复朗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不见了。”

温柠沉默了,如果不是黑影,想必现在她已经醒不过来了。

虽然黑影之前绑过她,可她觉得这两件事不能放在一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