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道才是正途。

这可是无数穿越先贤用生命和鲜血得出来的至理名言。

念及此处,陈青心里顿时有了定计。

“你到底考不考,不考就下去!”

记录官见这弱鸡拿着剑一直比划就是不落剑,心里着实不耐烦,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声。

“这就考,这就考!”

陈青陪着笑脸,拱手一礼。

这一次,我先用以百分之一的力气试一下。

反正有三次机会!

陈青深吸一口气,握着剑柄的手,微微一宁。

下一刻,他神色淡然,挽了个剑花。

剑锋游走,一抹难以言说的韵味显现其中。

记录官不识剑意,只觉得这家伙虽然修为渣,人也墨迹,但这一剑耍得还挺有味道的。

而站在一边,拿着酒葫芦的范师兄在看到这一幕后,眼睛顿时瞪大。

心情激荡之下,手里一哆嗦,差点被一口酒呛死。

“我草,剑意?”

“这小子竟然领悟了剑意?”

范师兄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是狂喜之色。

逍遥峰人丁单薄日久。

师父在外浪了几十年不回家,大师姐终日醉酒,二师兄整日醉酒。自己也想终日醉酒,但无奈自己是逍遥峰上的小师弟,谁也打不过。

所以,逍遥峰但凡有点事,都是大师姐推给二师兄,二师兄推给他。

他推无可推,只能自己干。

劳碌命啊。

但现在不一样了。

范兜兜看着试剑石旁的陈青,越看越喜欢。

他仿佛看到了,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终于也可以终日醉酒的美好生活了。

但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不过看了一会儿后,他嘴角却挑起了一抹隐晦的笑意。

原因无他,只见陈青竟然双手握着剑柄顶在试剑石上,就像是握着一把长枪一样,憋红了脸,使劲儿往里边插入。

一旁的记录官,就像是刚看到美味准备吃,却发现这美味是狗屎做的。一脸的恶心反胃。

而那些等待考试的考生看到这一幕也惊呆了。

卧槽,还能这样?

你这不是剑痕啊,你这是扎了个眼儿啊!

陈青怒吼着刺完这一剑后,气喘吁吁的收了剑。

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里暗暗道:“造假也太累了!”

“考完了!”

陈青转过头,对还在震惊懵逼中的记录官说道。

记录官惊骇的看了这个脸皮比离山山体还厚的家伙,一阵无语。

他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那个被陈青插出来的孔。

倒是够两指了。

不过这……

记录官看了陈青一眼,皱眉道:“你这不合规啊!”

陈青闻言一怔。

而就在这时,范兜兜飘然飞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那个小洞,又笑着看了陈青一眼,转过头对记录官道:“这个考生,我逍遥峰要了!”

此言一出,记录官不敢相信的看着范兜兜。

谁都能看出来你俩认识,你这走后门走的也太明显了吧。

范师兄懒得理他,而是摆手道:“按照宗门规定,离山七峰,每座山峰都有一个特招名额,你知道吧?”

记录官点了点头道:“这个,在下自然知道!”

“那不就得了,这个名额我现在就用了。”

范兜兜摆了摆手后,转过头笑着对陈青道:“陈青,欢迎加入逍遥峰!”

“是内门吗?”

陈青又惊又喜连忙问道。

“当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师弟了!”

范兜兜哈哈大笑着道。

陈青连忙拱手一礼:“见过师兄!”

“走,带你去凉棚见见门内的师兄!”

范兜兜一把拉住陈青的手道:“认一认人,认完咱们就撤!!”

陈青闻言,心中不禁感叹,这是帮我扩宽人脉啊,范师兄人真是不错啊。

范兜兜一边拉着陈青往凉棚走,一边心里感叹道:“赶紧认,熟悉了以后好办事。师弟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逍遥峰的人间行走了,大事小事就全拜托你了!”

……

到了凉棚下。

范兜兜带着陈青,挨个将六峰的大师兄认了一遍。

六峰的大师兄也看着陈青微微颔首。

不过,心里他们却觉得范兜兜纯粹是在胡闹。

不过想想,整个逍遥峰都在胡闹,范兜兜胡闹也就很正常了。

倒是坐在泰阿峰大师兄姜超身边的黄飞虎,还有坐在承影峰大师姐纪希身边的柳艳,看到陈青后,表情各异。

黄飞虎一脸鄙视,不屑于陈青这样的人为伍。而柳艳则好奇的看了陈青一眼,伸出了白皙的小手,嘻嘻道:“陈师弟,你好!”

“你好,柳师姐!”

陈青微笑着握了握柳艳的小手。

“行了,你们忙,陈青,咱们撤!”

范兜兜与其他师兄点了点头后,甩出飞天葫芦,带着陈青飞天而起。

……

这是陈青第一次飞天。

坐在葫芦上,可以俯瞰整个离山镇。

方方正正,如同棋盘一般,蔚为壮观。

“兴奋吧?”

范兜兜见陈青一直看着下面,眼中满是好奇憧憬之色,于是笑着问道:“我第一次飞天的时候,也是如此!”

“师兄,我想问,你为何选我?”

陈青终于问出了憋了一路的问题。

“因为你领悟了剑意!”

范兜兜回头看了陈青一眼:“而且,你小子的修为也不只表面上那么简单吧!”

陈青闻言,嘿嘿一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范兜兜见陈青这副表情,也知道自己说对了。

开玩笑,能领悟剑意的人,怎么可能只有那么点实力。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盘问。

修行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也有,何必去询问别人的**呢。

范师兄道:“咱们逍遥峰招人呢,境界是其次。主要看人品,还有是否领悟剑意!”

“师父说,剑意无比接近道。只有领悟了剑意的人,才有可能合道,甚至能够到达传说中扣仙门的境界!”范兜兜转过头看着陈青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那其他师兄为何……”

陈青不好意思的问道。

既然自己这么牛逼,按道理来说,应该很多人争抢啊。

但刚刚好像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只有领悟了剑意的人,才能感知到剑意!”

范兜兜挤了挤眼睛,嘿嘿一笑。

陈青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

……

“师兄,我们现在去哪儿?回宗门吗?”

陈青好奇的问道。

飞在高空,陈青可以看到远处的那隐于云雾之中的离山剑宗。不过看这个飞行的方向,好像不是啊。

“去城主府,先跟我办件事,事情完了,我带你回逍遥峰!到时候,给你把入门仪式补上!”

范兜兜说完,驾驭着飞天葫芦,俯冲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