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予你心动,还之地狱 > 第三十二章 做戏

她还不能慌,没了那个男人,她照样可以扳倒唐婉君,就跟以前的每一次一样。

她坐在梳妆桌前,小心地贴上面膜,对手机发了条语音过去。

“是,钱艾知道了。”语音消息里,那人嘲笑似的又补充“估计是急着去跟唐婉君打报告了。”

“那就好。”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把面膜的褶皱轻轻抚平。

“真没想到,唐家居然会变成现在这样。”那边的女人唏嘘了一番,“所幸傅先生喜欢你,柔柔,等你以后成为傅太太,早点生出孩子,就不用夜长梦多了。”

女人的话让唐柔的动作一僵,然而前者却完全没在意她的沉默。

“柔柔,你今晚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啊!要是真怀孕了,到时候自然而然就结婚了,相信我,傅先生能把唐家整垮,却还把你留在身边,肯定会对你负责的。”

唐柔“呵呵”笑了几声,语气淡淡道:“嗯,我这边在敷面膜,先挂了。”

挂断了和女人的电话后,唐柔看着镜子喃喃自语,“怀孕吗?”

她思索片刻,拨出了一个电话。

“怎么,柔柔想我了?”男人接通电话后吹了个口哨,调笑道。

唐柔厌恶地皱起眉头, “我有事找你。”

挂了电话之后,女人一脸冷漠,眸中满是阴狠。

晚上。

“云深哥哥!”打开门看到傅云深的时候,唐柔一脸惊喜,眼睛亮亮地看着男人。

看着她的样子,傅云深缓了脸色,“嗯,吃饭了吗?”

唐柔摇了摇头,转而兴奋道:“还没呢,今天我亲自下厨,云深哥哥你有口福了!”

唐柔试探地去拉傅云深的手,却被男人下意识躲开,唐柔脸色不变,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主动向前一步,挽住了他的胳膊,“云深哥哥我们一起走吧。”

傅云深身体僵了一下,“好。”

唐柔身上有股很香的味道,并不浓烈刺鼻,却一直往鼻子里钻。

到了屋里,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三荤两素一汤,傅云深不由多看了眼唐柔。

“做的不多,我还以为云深哥哥今天也不会来了呢。”唐柔似是害羞,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傅云深坐下,语气温和,“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云深哥哥喜欢就好!”唐柔笑了笑说。

唐柔的厨艺确实不错,男人吃的时候,却突然想起唐婉君给他做的那盘糖醋排骨,回过神来时,一句话早已问出口,“你和唐婉君以前在家都专门学过吗?”

唐柔怔住了,惊讶地看着傅云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白了白,然后勉强一笑。

“啊,我是有学过的。姐姐的话,我不太清楚,她也很少带我玩。”她垂下眼,有些落寞的样子。

接下来的时间,几乎都是唐柔说傅云深听,但刚刚这个话题确实是把两人的心都搅乱了。

傅云深从没想过,自己会突然提起唐婉君,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在唐柔面前。

唐柔暗地里则是几欲把牙齿咬碎,该死!早知道搬出老宅会导致两人关系走近,她就应该死皮赖脸的留下来。

吃完饭后,两人来到客厅。

“云深哥哥,姐姐她,还好吗?”唐柔心里急得要死,面上却丝毫不显,装作无意的样子问道。

“还好。”傅云深想了一下,觉得唐婉君吃好喝好,自己也给了她通讯和网络的自由,应该是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那…云深哥哥你,还会和姐姐复婚吗?”唐柔攥紧了手,手指紧紧地扣着掌心,忐忑地问。

“……不会。”傅云深沉默了好久,最后才说,“别提她了。”

“好,云深哥哥完喝酒吗?”唐柔微微一笑,“最近同学送了我一瓶老酒,听说市面上都没得卖呢。”

“我还要开车。”傅云深摇头拒绝,然后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八点半,“我该走了。”

唐柔咬了咬下唇,“云深哥哥,能留下来陪我吗?”

傅云深惊讶地看着唐柔,发现对方仿佛是用尽了自己的力气与勇气,红着脸看着他。

男人的心情有些复杂,他之前一直对唐柔特殊其实是因为觉得她曾帮过自己,后来则是同情和怜惜,他可以说是把她当成妹妹一般。

“云深哥哥?”唐柔的声音唤回了傅云深的意识。

“嗯?”傅云深皱眉回想了一下唐柔刚刚说的话,开口便是毋庸置疑的拒绝,“柔柔,公司那边,我走不开。”

唐柔强颜欢笑,“好,没事的,毕竟工作的事更重要。”

“那云深哥哥路上小心。”

待傅云深走后,唐柔的神色冷了下来,看着手机中傅云深的定位是在回傅家的路上时,一张脸变得扭曲。

傅云深回到家的时候,唐婉君正在看电视,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旁边的小茶几上是一盘切好成块的水果。

听到傅云深回来的动静,唐婉君纹丝不动,继续盯着电视。

傅云深走过来,坐到她身边,“怎么?今天不讨好我了?”

傅云深刚坐下,唐婉君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当即皱了下眉,只觉有些反胃,皮笑肉不笑地反问:“哪有?傅先生满身女人香,想必心情不错,自然用不着我讨好。”

本来听到唐婉君的称呼,傅云深多少有些不悦,但听完整句话,他眯了眯眸,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奇异的喜悦,“吃醋了?”

唐婉君冷笑一声,“我配吗?”

傅云深没计较她的态度,反倒觉得唐婉君这幅模样还挺有趣,“怎么?忘记还欠着我的债了?”

见她插着水果块就往嘴里送,傅云深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把水果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对上唐婉君面无表情的模样,傅云深心情颇好地挑了挑眉,“我去洗澡。”

确认傅云深上楼后,唐婉君厌恶地拿纸巾擦了擦刚才被他碰到的地方,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那股香水味,她只觉得一阵恶心。

虽然唐婉君今天对傅云深的态度不好,但后者只将其归因于唐婉君在吃醋,倒是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