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的前妻是天后 > 112 点名墨鱼!

这次的古诗词鉴赏大会,备受瞩目。

网上,也早就是一片热议了。

“一年一度的诗会啊,终于要开始了!”

“期待!这比那些明星什么的晚会强多了。”

“哈哈哈,今年更厉害.....听说古诗词文化协会和作协的人各去了一大半,今年大礼堂的那些评委都是这些人!”

“这古诗词鉴赏大会一年比一年热闹,现在就连华夏官方都越来越重视了。”

“没错,现在华夏官方影响力大了,我看魔都电视台公布出来的名单上好像今年还有很多国内顶尖大学的学者参加了呢......”

“这次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们魔都呢!”

“嘿嘿,今年的诗会肯定会格外的精彩,这么多大佬齐集魔都,不说多,这至少也得出一首流芳百世的佳作吧!”

当然,古诗词鉴赏大会这种事,网友们自然没有忘记青鱼三兄弟。

“咦,刚才我看了一下魔都电视台公布的名单,上面没有青鱼三兄弟啊。”

“我也看了,的确没有。”

“不是,楼上你也太天真了吧,这肯定是没有的啊,要是请了他俩去,汪川的脸往哪搁?那古诗词协会的人还不一个个的都要被气死了啊!”

“我有个表哥在魔都电视台工作,告诉你们个小道消息,这次别说是青鱼三兄弟了,我听说啊,今天下午最后一次彩排的时候,就连李梓萱都被轰出去了。”

“李梓萱?轰出去了?不会吧?”

“怎么不会,听说是古诗词文化协会的会长汪川说李梓萱不懂诗歌,和这次古诗词文化协会的主题不相符,又说她的晚礼服不得体,总之一大堆理由说她不适合参加这种活动。”

“啧啧,轰出去就轰出去呗,反正她也不是重点。”

“呵,你们怕是忘了李梓萱身后站着谁呢?”

“嘿,你们怕不是忘了上次青鱼他们是为了谁和汪川抬杠了?”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正好这次活动还没请人家,还不知道青鱼他们会咋闹呢!”

“啧啧啧,等着吧,我有预感.. 汪川把李梓萱轰出去,青鱼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能吧.....就算他们不甘心,要知道这次古诗词鉴赏大会就连华夏官方都格外关注,他们还敢闹?”

“就是就是,青鱼他们再厉害,难道还敢在古诗词鉴赏大会上胡闹?”

网上那些李梓萱的粉丝都在支持青鱼他们,为自己爱豆出气。

但是,网上大多数的人还是不看好青鱼他们。

毕竟,这可是华夏官方都关注的活动,大部分人都觉得,李梓萱这口气必须得忍了。

......

网上各种消息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不过现在陈铭根本就没时间去看,这个时候他正在给自家儿子做可乐鸡翅。

“老爸,做好了嘛?”

厨房外面,一个小脑袋从厨房移门外探了进来,小鼻子嗅了嗅,抬着脚朝着锅里瞅着。

陈铭熟练的颠着锅,周围都散发着香气,他转眼看了眼昂着头的儿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俗话说的好,要想得到一个女人,就得先抓住她的胃。

小孩子也一样。

“出锅了!”

陈铭熟稔的倒出装盘,锅盖掀起的易损件,他明显看到了自家儿子那咽口水的样子。

端着盘子走出厨房,尽管闻着很香,但陈瑞依旧没有迫不及待的爬上桌子,而是第一时间拿着碗摆到自己面前。

陈铭一愣,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笑着摸着他的头,“这都是老爸特意做给你吃的....”

“快吃快吃....”

得到自家老爹的允许后,陈瑞才点点头,端着碗开始吃起来。

吃到一半,陈瑞突然抬起头,“对了,老爹,席老师给我们布了做作业,说是要看今晚的古诗词鉴赏大会,然后写观后感。”

古诗词鉴赏大会?

这是什么?

虽然心里疑惑,但他还是点点头,“行,我去开电视,你边吃边看。”

陈铭走到一边,打开电视顺便拿出手机。

这时候,诗会已经开始了,网上的议论声自然是火热朝天。

“这次的诗会不错啊!”

“是啊,尤其是曦姐的那首《故乡》,简直了!都差点把我听哭了。”

“还有天涯的那首诗也不错啊,绝对能入选这次古诗词鉴赏大会精选诗单!”

“总之啊,这届的诗会很有看头啊!”

现在整个网络都在讨论古诗词鉴赏大会,李梓萱博客的动态里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这些人的关注点却和别人不一样。

“诗会还可以,就是可惜没有我青鱼大神啊!”

“是啊,青鱼大佬也没有。”

“可惜啊,真想一睹他们的庐山真面目啊。”

“要是他们能参加,那就更好了。”

“不对啊,这青鱼他们咋还没动静呢?”

“是啊,这不符合他们的性格啊。”

“要是我鱼哥出手,台上那些不都是渣渣啊?”

“鱼哥啊!萱姐都被人轰出来了,你们能忍?”

“呼叫鱼哥!呼叫青鱼大佬!呼叫!!!”

“我只想看墨鱼的诗!”

……

看着自己博客动态下的讨论,陈铭是一脸的懵逼。

这是什么鬼?

大家在说啥呢?

什么被轰出来了?

什么怎么还不出手?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不过,当陈铭看完博客的消息之后,他就明白了大家在说什么了。

博客热搜头条——“李梓萱被赶出古诗词鉴赏大会”!

看完这条新闻,陈铭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瞥了眼正在啃鸡翅的儿子,他不动声色的转过了身子。

他低下头,看着手机,登录了自己木鱼的账号,给李梓萱发了一条信息。

“这是月末的新歌,名字是.....”

除了完整的歌词,下面还有曲谱。

说李梓萱不懂诗?

说李梓萱不配参加古诗词鉴赏大会?

把李梓萱赶出来?

让李梓萱成为整个娱乐圈的笑料??

好!

做的很好!

看来是你们觉得上次丢的脸还不够多!

古诗词鉴赏大会诗是吧?

比写诗是吧?

行,既然都是华国人,这么大的盛会,那我也得给你们出分力气!

电视里,现在古诗词鉴赏大会已经进入到了说诗品诗的环节。

这个环节相比较之前,多了一丝趣味性,除了在场的几位诗人学者之外,网上的网友也还可以当场连线,让在座的专家点评。

如果写的不错,还会入选这次古诗词鉴赏大会的名诗名单。

这会儿,刚念完几个诗词的主持人撒老师说道:“这几首诗写的都不错啊,看来在咱们的网友也是能人辈出,不过我们主持人也不懂这些,还是请诸位老师们解析一下吧。”

作协、古诗词文化协会的几位大佬互相推脱了一会儿,到最后还是汪川上来了,毕竟他是几人里最有权威的人,“这几首诗,总的来说,还算可以吧。”

主持人道:“还算可以?那就是还有问题咯?”

汪川笑道:“都是业余爱好者,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主持人又道:“那您能和我们说说这业余和专业的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嘛?”

“咱们都是外行看热闹,一般吧,总是觉得听着还好就可以了,各种押韵之类的我们也不太懂,可能在座的各位也有这种感觉吧?”

听着小撒的疑问,汪川摸了摸胡子,老成道:“不懂的人可能看着都还不错,看不出好坏,看起来每首多是文字飘逸,其实啊这里.....强行押韵.....啧啧啧.....”

汪川说了一大通,听起来还挺有道理。

他似乎说上瘾了,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是突然说道:“很多人外行人啊,都有那么些错觉,他们总觉得读起来朗朗上口就是好诗。”

“但其实不然,就像是最近很火的那本小说形式的诗集,受到了很多网友的追捧。”

“但其实这本诗集有什么意义么?”

“在我看来,那些所谓的诗集完全没有意义,因为它是脱离我们历史的,只是一虚构的东西,完全没有那种真实的感觉,也不可能有我们历史上那些先贤所做的诗歌那样有穿透力能够感染人心。”

“而且,最搞笑的是,那书里还列出了什么诗仙、诗圣,这些东西完全就是对我们华夏历史的不尊重,也是是对各位历史先贤的不敬重!”

这时候,主持人小撒突然插了一句,“汪会长说的是墨鱼的《大唐》?”

汪川笑了笑,“我之前就在博客动态里就说过了,墨鱼这位作家,他可能是个很好的武侠作家,但是在古诗词领域,他的理解还是远远不够,他不仅对历史先贤缺少一份敬重之心,还对我们这些从事古诗词文化的工作者缺少相当的尊重!”

什么?

说道墨鱼了?

这次还是汪川在电视上公开批评墨鱼?

顿时,网上炸了!

就连在家里看直播的陈铭都没想到,汪川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抨击他。

不过,陈铭只是冷笑了一下,这样正好,省的有人说我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