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灾区回到京城后。诺糯就直接把商行简带回了家。一路上,诺雨辰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闹别扭。

商行简坐在她的左边,诺雨辰坐在她的右边。

他们仨坐在车后座上,气氛有些微妙。以至于坐在前排的韩之敬和镜挽月,都梗着脖子不敢看这边的情况。

还别说,男人闹起别扭来,还真的蛮难搞的。

一个诺雨辰,一个商行简就让她充分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她觉得,她还应该再去找找,专门论述男人心理的相关心理学书籍来仔细研究下才成。这样想着,她就真的这样做了。

自顾自掏出手机,诺糯开始搜索相关书籍。

“宝贝儿!你在看什么?”诺雨辰伸着脖子来刷存在感。

“找书!”

“找什么书?你哥我去帮你找!”

“《男人心这东西!》”

“什么玩意儿?”诺雨辰懵逼。

“日本一个男性心理学家写的。有关于男人的各种心理分析的书籍!”诺糯一边翻看书籍列表一边为诺雨辰解答。

“你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干嘛?”

“仔细研究一下你们都在想些什么罢了!”

此言一出,韩之敬和镜挽月都憋着笑赶紧把头埋下去。

而诺雨辰和商行简则是表情复杂地瞅着诺糯。很有默契地达成了某种共识。

“宝贝儿!”诺雨辰笑眯眯地将小妹的手机拿过去,顺手关上:“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容易被误导啊!”说着,将手机递给了诺糯。

诺糯接过手机有些怪异地看着他们两个。微微歪着头:“可是我不擅长处理你们男人之间的矛盾啊!”

“我们能有啥矛盾?”诺雨辰一把揽着自家妹子的肩膀苦笑:“这不是舍不得嘛!”

“舍不得?”诺糯有些疑惑。但是,随后也就明白了诺雨辰的意思。

“是啊!”诺雨辰苦笑:“是真的舍不得!记得当年你刚出生,哎哟!那小小的一团嘞!一看就是可爱得不行了。老爹抱着都舍不得给我和诺御庭瞧一眼。说起这事儿,我们也是委屈。你说,我们是你哥咋就连看都不让看一眼呢?往后啊!爹妈捧着你长大……后来啊!你又出去当了无国界医生……那几年,我们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好不容易把你这小没良心的盼回来吧!得!”说着,他看着商行简龇牙咧嘴地故作凶相:“宝贝妹子被这货抢走。你说我心里能好受?”

“额!”诺糯赶紧灭火:“大哥!我和他八字……”还没一撇呐!

商行简抢了诺糯的话头。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句:

“我和小糯结婚,离你们也不远啊!”末了,补充一句:“就在京城!”

“我去!”诺雨辰直接暴走:“姓商的,你别过分啊你!”

“我一定会和小糯结婚的!”

“你还真敢说啊你!”

“有什么不敢说的?”商行简有恃无恐地瞅着诺雨辰:“我想做什么,你什么时候阻止过我?”

诺雨辰卡壳儿!

随后差点儿暴走。

丫的!

这姓商的果然不好相处!

可怜他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

有些事情碍于小妹还不能挑明!

这怄着一肚子的火真的不好受!

好气人哦!

这世上怎么会有商行简这样的怪物存在?这简直太犯规了!

一回到家,诺糯就将商行简带到父母和外公外婆面前。直接对他们说:“这是我男朋友!”

诺御庭端着茶差点儿就摔了个滚地葫芦!

虽然知道这茬。但是,自家妹子这么直接,这么猛,真的好吗?

诺老爸和诺老妈的反应很是欣喜。诺糯的外公外婆更是直接去包了大红包塞给商行简。于商行简而言,这红包里的钱确实很少。可是,这些钱被她的长辈亲自包在红包里,然后亲手送给他。这个意义就非同一般了!

商行简万分郑重,有礼地接过了那红包!

诺糯的外公外婆也是欣慰地点了点头。

不用说,诺家人的反应都是非常友好的。

除了诺家兄弟!

晚饭后,诺家兄弟将商行简带到了书房。诺雨辰刚把书房的门刚关上,诺御庭就盯着商行简:“你真的认定小糯了吗?”

商行简的回答铿锵有力:“是!”

诺御庭看了诺雨辰一眼,缓缓吐了口气:“要是今后你……”

诺爸爸和诺妈妈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儿子书房门口。就是怕三个年轻人闹矛盾。书房门没有彻底关严实。应该是诺雨辰那小兔崽子留的门。倒叫诺爸爸诺妈妈好观察书房里的动静儿。

“没有如果!”商行简缓缓摇了摇头:“我和小糯没有如果!”说到这里,他踱步走到了沙发跟前坐了下去。“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如果你们确实很不放心。那么,明天我就会找律师过来。将我名下商氏的所有资产都过度到小糯的名下!”

“哈?”诺御庭呆住!

“嘎!”诺雨辰呆住!

“……”诺爸爸诺妈妈也呆住!

“继承商氏之后,我对所有产业都做了相应的调整和清理整顿。商氏在华夏的资产是绝对干干净净的。随时都可以过度到小糯名下。并且,绝对不会对她产生任何不好的影响。”

商氏有多庞大?这一点诺家兄弟比谁都清楚。可是,现在商行简却说过度就过度。这就……

别说诺家兄弟了。就连诺家父母都觉得匪夷所思。

“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诺雨辰定定地看着商行简。

商行简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诺雨辰:

“我能做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能做什么?

这疯狗男人能做的事儿多了去了。

他那些疯狂到极致“丰功伟绩”,就像烙印一样打在诺雨辰的记忆深处……

一想到这个问题诺雨辰就打了个激灵。

“诺糯是我的命!”商行简笑得漫不经心。语气却前所未有的冷凝:“为了她,我可以做什么。你的确比谁都清楚!”

“别!”诺雨辰从衣兜里拿出一包烟出来。诺御庭抽了一根过去。商行简却做了个不用的手势。

诺雨辰叼着烟吸了一口。吐着烟圈儿:

“你不要?”

“戒了!”商行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太平猴魁的茶香浸润着口腔的每一个角落。

“哈?”诺御庭都惊呆了:“戒了?”

“嗯!”商行简搁下茶杯:“戒了!”

“牛人!”诺御庭对商行简竖起了大拇哥。商行简老烟枪的名号,那是稍微了解他的,基本上都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人家说戒烟就戒烟。毫不含糊。

“你行!”诺雨辰也不得不承认了。“至于你方才说的那什么过度就别再提了。我们诺家……”

“我知道你们对商氏没有丝毫兴趣!我只是不希望将来小糯嫁给我还受委屈。”

“你是说……”诺雨辰不傻!

诺御庭更是瞬间就明白了商行简的意思。

“我必须要让外界都知道,小糯嫁给我那是下嫁!”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诺家兄弟大受震撼。就连站在门口的诺爸爸和诺妈妈都红了眼眶。

人家这份心啊!那是真的很难得了。

诺糯坐在楼下和外公外婆聊天。外婆杨志秀拉着诺糯小声地问:“小糯啊!那小伙子人不错。你是怎么想的?”

外公张成华一把拉过妻子:“你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我们家小糯有自己的打算。小糯啊!那小伙子人是不错。可是这人啊!都会变的。所以,你还是小心点儿,睁大眼睛好好观察观察!”

“你当是教育学生啊?还好好观察观察?”杨志秀无语地白了自家老头子一眼:“女人嫁人是该慎重又慎重。正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孩子啊!来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面对外公外婆的套话。诺糯那是哭笑不得啊!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怎么就就扯上结婚了?

“外公外婆!我和他现在只是……用你的话来说就是。我和他只是处对象。怎么就扯到结婚上头去了?”

“怎么就不行了?”张成华眼儿一瞪:“我看那小伙子的态度啊!那是铁了心要和你在一起了!”

“我看也是!”这次,杨志秀万分同意丈夫的看法:“所以啊!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诺糯一脸懵逼。

“有些话是我们这些老辈子不该说的!”张成华微微叹了口气:“毕竟,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都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嘛!可是啊!小糯啊!成年人的世界都是很复杂的。”

“对!”杨志秀赶紧为丈夫摇旗呐喊:“对对对!小糯啊!你可要保护好你自己啊!尤其是结婚前!”

两位老人是真的为自己担心啊!

这种感觉真温暖!

诺糯一把抱住瘦小的外婆,在外婆的怀里蹭了蹭。

“外……婆……”

杨志秀抱着诺糯,轻轻拍了拍诺糯的后背。对着丈夫幸福地笑了笑。嘴上却在笑骂:“你这小机灵鬼儿,还撒上娇了你看!”

确定了关系,做很多事情也就不用遮遮掩掩了。比如……

送他出门!

只是,一出门就和抱着鲜花蹲在她家门口的齐昊给撞上了。

啊这……

诺糯表示很头疼。

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是,摊上齐昊爹妈那样的极品。这真的是……

哎!

总之就是很头大。

齐昊本人也……一言难尽啊!

搬家也不成啊!

这里是诺家老宅,家人都对这里有非同一般的感情。总不能说搬就搬的。

诺糯心里百转千回。可是脸上却依旧要做出云淡风轻样子……

老实说,真的蛮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