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暂时放在客厅,布也暂时放在沙发。

煤炉和锅安置到厨房,洗漱用品则归置到她和赵青霆的房间。

简单的整顿后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可整顿的。

赵青葵决定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搞个搬家庆功宴,她让葛圆圆回去邀请葛奶奶过来,而自己则去国营饭店看看能不能订餐。

毕竟,她家未来大厨还在国营饭店打工,司宁不懂下厨,指望她来做饭更是不可能。

万一把这厨房给烧了那就麻烦了。

为了增加点外卖的可能性,赵青葵拉上司宁一起。

司宁作为赵青葵的御用劳动力倒也没抱怨,任劳任怨地听她差遣。

毕竟刚才借了三轮车,这会儿还要还车。于是司宁又载着赵青葵出门了。

两人第一步就是到到国营饭店点餐。

当大堂经理就看到司宁骑着一辆与他身份超级不符的车来到门口,车斗里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赵青葵时,只觉得就跟看到司宁当街抠脚吃袜子似的好笑。

但两人不觉得突兀,就跟坐宝马似的自在。

“这……今天两位是什么造型啊。”

大堂经理指了指门外的三轮车一脸好奇。

现在还不是饭点,除了后厨在忙碌的准备食材之外,负责前厅的工作人员是比较轻松的,所以大堂经理也有空跟他们寒暄。

“我们在干苦力,路过就顺便进来了。”赵青葵回答的大方。

“原来如此。”大堂经理了然地点点头。

赵青葵自来熟地开了话题。

“经理你们这里能叫外卖吗?”

“啥?”大堂经理一脸茫然。

“呃,我想今晚在家请客,我感觉要在国营饭店里点菜才够诚意,可是又不好招呼客人到这边来吃饭,所以想问问能不能煮了菜送过去或者我过来带走也可以。”

听着赵青葵发自肺腑的真诚请求,大堂经理也没直接拒绝,

“呃……我,我去请示一下。”

“拜托您了。”赵青葵在一旁高兴地搓手。

两人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大堂经理才走出来,他笑眯眯地点头说没有问题。

赵青葵这才高兴地点菜。

想付款时大堂经理却淡定地摇头:“只要司先生进店,都有人记账。”

“可是,不是他请客,是我请客。”

赵青葵有些不能苟同,毕竟老蹭司宁的便宜哪里行。

谁知司宁却揉揉她的脑袋说:“没关系,走吧还要还车。”

说着就拉着赵青葵走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如同金童玉女,大堂经理不由得感慨了,一句年轻真好。

正好赵青霆拿着一叠托盘出来,就看到大堂经理满眼冒星星地望着外头,但外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好一会儿,大堂经理才转身,看到赵青霆意犹未尽地说了句:“我刚才又看到那对金童玉女了,他们可真般配啊。”

赵青霆看了他一眼,一脸莫名。

外头苍蝇都没有,哪来的金童玉女?经理莫不是闲出毛病来了?

不过这些都不在他的关心范畴,赵青霆无所谓地耸耸肩,转身回了后厨。

经理看了眼这冷漠的小哥不由得摇摇头。

乳臭未干的小伙子,哪里懂这些浪漫的感情,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