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那个冒名顶替的假千金吗,怎么在闵昶家的医馆?”

女生穿着校服,扎着高高的马尾,很朴素的打扮,却遮不住明艳漂亮的一张脸。她下颌微扬,像个骄傲的小公主。

女生张望一圈,问:“闵昶呢?”

“不在。”

墨倾敲着键盘,淡漠地回了她。

“我叫姚佳佳,正在追闵昶。”女生走到前台,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墨倾,“希望你能识趣点。”

在键盘上敲动的手指停了,墨倾掀了掀眼睑,视线在她眉心和手上停留,随后轻飘飘地开了口:“看病?”

姚佳佳掷地有声:“不看!我找闵昶。”

墨倾便轻描淡写地回:“不看就滚蛋。”

“你什么态度!”

姚佳佳被激怒了,隔着前台,抬手就朝墨倾的肩膀推去。

墨倾侧身避开的同时,抓住姚佳佳的手腕,往后面一扯。

牵一发而动全身,姚佳佳整个人都被牵制住,惨叫一声往前扑,半个身子都扑在了前台上。

左腿一抬,墨倾踩着旁边的椅子,坐姿嚣张,她看着在桌面挣扎的姚佳佳,捏着姚佳佳手腕的手一拧,顿时疼得姚佳佳想打滚。

“回春阁金牌坐诊大夫的态度。”墨倾眼一眯,每个字都裹着威严,“滚不滚?”

姚佳佳一肚子脏话在翻滚。

可她还是妥协了:“我走!”

“走?”墨倾冷哼。

“我滚!”姚佳佳委屈极了。

墨倾满意了,欲要松手,但下一刻,嗅到一股异样的药香。

她鼻翼翕动,视线在姚佳佳身上扫了一圈,眸光一沉,将手松开了。

“墨倾是吧,我记着你了!”姚佳佳退开几步,愤怒地瞪着墨倾,一边揉着手腕一边放狠话,“在学校看到我,你最好跑远一点!”

说完也不顾的其他,她转身就跑出了医馆。

墨倾嗤笑一声。

尔后,她捻了捻指尖,嗅着残留的药香,若有所思。

这不是她在《中草药奇效配方》里写的聚元粉么,本该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可比例明显调错了,短期效果显著,长期服用伤身。

一个高中生怎么会沾上这个?

*

毕竟是初次见姚佳佳,墨倾没怎么放心上,把姚佳佳的事当做插曲,收了心继续写电子邮件。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闵昶从外面回来,兜帽罩着脑袋,双手揣在兜里,他扫了眼仍坐在前台的墨倾,随后跨进门,不声不响往二楼走。

“去哪儿呢?”

墨倾蓦地出了声,语调凉飕飕的,如料峭春风。

闵昶顿住步伐,背脊一凉。

“过来。”墨倾冷冷地扔来两个字。

避不开了。

他硬着头皮调转方向,低垂着眉眼,慢腾腾地走过来。

墨倾身形往后一靠,翘起腿,视线精准无误地落到他衣兜:“东西拿出来。”

闵昶沉默地看着她。

“嗯?”

墨倾扬了扬眉。

没强撑多久,闵昶选择了妥协,乖乖将兜里东西掏出来。

那是一个信封,厚厚一叠,放着什么显而易见。

墨倾拿起来,在手里掂了掂:“你业务挺广泛啊,这次卖什么了?”

她记得闵昶这次出门没带东西。

闵昶顿了半刻,说:“情报。”

墨倾微怔。

显然这个答案出乎她的意料。

正当她想继续问下去时,又有人进了医馆。墨倾止了话题,抬眼看去,却见到两个熟人。

宋一源和霍斯。

霍斯诧异:“墨倾?”

宋一源一秒警觉,用“老师检测早恋”的眼神在闵昶和墨倾身上徘徊,但在得到墨倾一记“智障”的眼神后,他悻悻地收了八卦之心。

他轻咳一声,端起了正经模样。

“看病?”墨倾问。

“不是。”霍斯摇了摇头,看向闵昶,“我们找他。”

墨倾瞅了眼医馆内的布局,舌尖抵了抵后槽牙,心想:一个两个都没正事,这破医馆趁早倒闭得了。

闵昶手肘搁在前台上,手里捏着一支笔把玩,抬头看向霍斯和宋一源时,显然没有面对墨倾时的紧张和心虚。

他从容的态度里透着几许傲然:“什么事?”

“请你帮忙查一点事。”霍斯并未对他的态度有异议,直接说明来意,“开个价。”

闵昶道:“先说。”

霍斯进门后就观察过,一楼除了闵昶和墨倾就没别人,墨倾对他们而言也不是外人,所以霍斯没有避嫌。

他走至前台,掏出两样物品。

一样是一张纸,上面画着长生会的纹身;一样是用纸包着的粉末,浅白色的。

负责解释的是宋一源:“图案是一个叫长生会的组织的纹身,我们正在追查这个组织。这粉末嘛,是最近黑市流通的一种药,叫聚元粉。”

“这聚元粉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最近在黑市秘密流通,很受欢迎。”

“据说聚元粉的配方来自于一本百年前流传下来的书,书分为上下两册,上册制药,下册制毒,但凡有一点这书的消息,都能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当然,我个人觉得有点小夸张。”

“这一次聚元粉引起不小关注,很多人都想找到聚元粉的制作者。其中包括长生会。”

讲解完一大串,宋一源说明他们的来意:“我们想找到聚元粉的出处。同时,有关长生会的消息,越多越好。”

闵昶听完后,只说:“规矩。”

霍斯很上道,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到了桌上。信封之下,又压了一张纸,是霍斯的联系方式。

虽然是第一次找闵昶合作,但规矩他们都是打听清楚了的。

找上门后说明来意,再付定金等消息。

如果闵昶给不了线索,定金不会退还。如果闵昶找到了线索,每一条线索他都会标好价,看他们是否愿意花钱买。

闵昶瞥了眼信封,淡淡说:“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行。”霍斯点点头,随后看向起身去拿酸奶的墨倾,狐疑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墨倾拿起小桌上的酸奶,就在一旁的椅子坐下,翘起了腿,不紧不慢地说:“我是回春阁的大夫。”

闵昶一噎。

——他家小医馆可请不起这档次的大夫。

“你不必——”

霍斯刚想说什么,视线扫过墨倾的脚踝,蓦地一顿。

------题外话------

霍斯:O.O我是不是发现了个长生会的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