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您今日......”唐战叹了口气,低声道,“您不是不能和王爷见面吗?”

皇上的圣旨已经传出,要王爷今日处理完军中事务,立即赶回南境。

而小县主的及笄礼,王爷是没办法参加了,他们这些军中将领,昨日也曾忿忿不平过。

容允浩抢先介绍道:“唐伯伯,他是我的伴读顾澜呀,定远侯府的顾澜。”

“这个是小五叔叔,这个是小酒。”

唐战对小世子叫自己伯伯这件事,已经无言了。

他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容允浩口中的小五叔叔是谁,但听到定远侯府四个字,唐战面色一变:“你就是顾小侯爷?”

顾澜打量着唐战高大结实的身躯,有些跃跃欲试,想为自己再找个沙包。

卫承渊武功虽然恢复了一些,但是根本不配合自己打架,他嘴上叫她澜澜弟弟,可是潜意识还是将她当成小姑娘。

容珩和小酒的武功倒也不错,可是在宫中时时刻刻有人监视,她也不能为了和他们切磋武艺,还得把他们带出宫吧。

眼前的这个唐战,看起来倒是武功不错的样子。

“是我本人。”顾澜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笑意。

唐战立即往前站了一步,将容宝怡护在身后,严肃的说:“县主,你快离她远一些,这人经常当街强抢民女!”

顾澜:......

容宝怡:......

“不是,唐大哥,你听我解释,那些只是传言,顾澜她不是那样的人——”

“我强抢民女了,你很不爽没抢你?”顾澜打断了容宝怡的话,眉毛微扬,唇红齿白的乖巧面容顿时戾气横生,透着痞气,“要么打一架?”

“打就打!你当我唐战怕你啊!”唐战勃然大怒,狠狠地呸了一口,摩拳擦掌的冲上前。

容宝怡:......

行,原来顾小侯爷的确是这样的人。

手下俩忙将唐战拉住,小酒也默默的将顾小侯爷拉住。

容宝怡好说歹说,才让唐战放弃了与顾小侯爷打一架的念头。

这时,他想起来了小世子口中的小五叔叔是谁。

眼前的少年单薄,眉目之间的风华却让唐战想起了从前的平南侯世子。

他心里叹息了一声,语气和善了几分,道:“这位便是容五殿下吧?末将多年前,曾与萧世子有过一面之缘,他几句话就让末将茅塞顿开,受益良多,容五公子,您与他生的有些相似。”

唐战是从军的将士,不在乎那平南侯府是不是意图通敌谋反了,反而难过燕国失去了国之柱石,所以他对容珩没有什么恶感。

容珩淡定的看着他,神情淡漠而平静:“平南侯府早就没了,唐将军就不必称什么世子或是殿下了。”

唐战口中的萧世子,是萧凝的胞弟萧冽,也是他的小舅舅。

只是,早在七年前,萧冽就死了。

曾征战边境,战功赫赫的少年将军,没有死在战场,而是死在了京城,当时不过十九岁。

头颅被悬挂在午门,和他爹南候一起,受万民唾弃。

那些曾对他好过的人,一个个都已经离开。

唐战本就不善言辞,想感叹一句拉进和容五公子之间的距离,没想到容珩这么冷淡。

唉,看来这容五公子已经在宫中,被磨没了性子,变成一潭死水了。

他连忙看向顾澜,转移话题道:“县主,世子,可是顾小侯爷撺掇了你们来军营?这可是抗旨啊。”

容宝怡连忙为顾澜说话:“是我自己想见爹爹一面,顾澜帮我而已。”

小世子小鸡啄米的点头。

唐战不爽的看着顾澜,仍旧怀疑的说:“末将不想相信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小白脸,说不定是垂涎县主你的美色。”

顾澜走到前面,皮笑肉不笑:“你又不是真想打架了?”

唐战:“我怕你吗我!别以为有县主护着你我就不敢揍你!”

“谁揍谁啊!”

容宝怡又是一番劝解。

容珩看着吵吵闹闹的两人,心里的阴霾散去了许多。

最终,一行人跟在唐战身后,让他带他们去找睿王。

小酒抱了抱拳:“奴才留在此处看守马匹就好。”

容宝怡立即反对道:“这马又丢不了,小酒,你跟我走。”

小酒摇了摇头:“不必了,奴才是个阉人,还是不进军营为好。”

那些军营中的兵卒,都会认为阉人不详,他进去,也是自取其辱,还会让那些人瞧不起殿下。

容宝怡张了张口,见他眼神坚定而淡然,只好作罢。

顾澜一边走着,一边打量起这所军营。

她听见不知何处传来流水潺潺的声音,意味着此处有水源。

军营外围,是一众简单的工事,绊马索,铁蒺藜,以及土铸的矮墙,虽然能看出军队在此驻扎时日有限,但每一处都做的很精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仅仅看这营地的驻扎建造,就能看出这只军队的主帅,能力绝对不凡。

她抬起头,看向军营最高处随风飘扬的两杆黑红军旗,一杆是睿王的容字王旗,一杆旗面上,有着一个铁笔银钩的“萧”字。

顾澜不由看向容珩,因为她只听过一个萧家,便是平南侯府的萧家。

睿王麾下的军队,和萧家有什么关系?

“唐伯伯,为什么爹爹的军营中有萧字旗?是不是爹爹手下有一个姓萧的大将军呀?”小世子也发现了那面旗号,好奇问道。

唐战抬起头,看向那面飞扬的旗帜,威严的虎目中闪过几分怀念,道:“王爷手下并没有姓萧的将领。自从平南侯......罪候被满门抄斩以后,大燕的军队之中,就一律禁止出现姓萧的人。”

容宝怡不禁看了一眼容珩,见他面色如常,只是仰头望着那面旗,没有任何其他表情,她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旗帜是怎么回事?”

唐战的面容严肃了起来,沉声说道:

“旗帜的确是萧家的旗帜,平南侯没了,但是他统领的萧家军还在,那些军队都是百战之师,虽然七年前战败损失过半,但是军魂还在,于是被皇上打散后,放在了各个军营之中。

因为数量很多,所以王爷为那些人,立了这道旗,凡王旗所至,皆有萧家军。他们若是战死了,也会与同袍葬在南境同一处。

此为,传承。”

顾澜眼中恍然。

那些萧家军,这就是后来容珩崛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