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元石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

他和京都府尹并没有往来,对方派人来将军府禀报什么?

心里这么想着,他开口道:“将人请进来。”

很快一名衙役走了进来,先行礼,“见过威远大将军。”

萧元石面带微笑虚抬了抬手,“免礼,有何事?”

他是从末微爬到现在被赐封为威远大将军,除了本身的功绩外,也是为人和善。

他一直都知道小鬼难缠,所以从来不会因为小事拿乔让人记恨。

在京都行事也小心翼翼,尽量不会去得罪人。

衙役看着萧元石道:“大将军,您的家眷和镇国公府的小少爷打了起来,现在闹得厉害,我家大人说,还请您去看看。”

对于将军的那些家眷,他也是一言难尽。

萧元石的杯子差点没拿稳,“什么?我的家眷?不可能啊,我家里的人还在南溪县呢。”

“可他们拿着路引,声称是您的家眷,所以还请您去确认一二。”

萧元石捏着杯子的手紧了紧,差点将其捏碎,“行,我跟你走一趟。”

他接着起身,给了已经变了脸色的葛春如一个安抚的眼神。

心里默念,千万别是南溪县那些人跑来了。

葛春如目送着两人出门,原本淡笑着的脸瞬间沉了沉。

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收到杏红的消息了,老家那些人不会真来了吧?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虽然这样默念,但心里却忍不住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南大街外,两边混乱打架的人已经被京都府尹派来的人拉开。

老萧家的人看到京城当官的,居然对那个嚣张的小子低声下气的捧着,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们好像惹祸了。

可明明就是对方的错啊!

正想着要怎么办,那名衙役就带着萧元石走了过来。

老太太眼尖,最先看到了萧元石。

立即坐在地上撒泼哭了起来,“打死人了,我可是威远将军的娘,你们这是要欺负老人啊!”

刚走过去的萧元石:“……”他可不可以转身当做没有来过。

心里震惊不已,这吸血虫怎么来了?看上去还这么狼狈,像是要饭的。

关键他一来,他娘就坐地上撒泼,他整个脸都快绿了。

老太太见老二这个来了,居然站在不远处发呆。

脸上除了惊讶外,还有她都能看出来的嫌弃。

像是时卿落说的,富贵就不想认爹娘了,果然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于是看着他委屈的哭诉起来,“二石头,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你娘和你侄子就要被这些人欺负死了。”

萧元石:“……”不,我一点都不想来。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小名,加上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都那么粗鄙,他脸上火辣辣的。

萧老大等人也看着萧元石哭诉告状,“老二你来了,这群小子侮辱和欺负我们。”

“还侮辱了你,我们可在为你找场子呢。”

萧老大想起时卿落的话,来到京城之后,做什么事都尽量站在制高点上。

反正他们都是为了老二才受的委屈打的架。

萧元石:“……”我真是谢谢你们了,你们怎么不去死。

他心里闪过无数个心思,却没法用,实在是这些人来的太突然了,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关键是才到京城,就给他惹了这么大一件事,太头疼了。

可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有些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爹娘,你们怎么来了?”

萧老太太看到他这表情,心里暗骂了几声不孝的畜生,果然不希望他们来。

脸上却多出一个慈爱的笑容,“我们想你了,就来京城看看。”

时卿落说了,对外在别人面前,一定要装出一副慈母的模样。

只要老二这畜生敢撵他们,外面的人肯定骂他不孝。

果然,萧元石心里再暗恨得不行,却也只能急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来,“那怎么不先打个招呼?”

老太太知道这畜生是质问他们没先写信招呼,却装作没听懂的笑着回道:“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

萧元石:“……”这个惊喜太大了,他接不住。

再说,是惊吓还差不多。

在萧元石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时。

国公府的小少爷奚睿不高兴的开口,“萧大将军,你们要叙旧就回家去叙,看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了?”

他长这么大,可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呢。

打的不算疼,但却丢了脸面,这会恨不得带人来连萧元石一起揍。

萧元石一个头两个大,“奚小公子,是要什么交代?”

他都还没弄清事情的原委呢。

奚睿冷哼,“你的家眷说是要让你将我们送去大牢,还主动打了我。”

萧元石:“……”他家的这些吸血虫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这才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竟敢大人,还扯着他的名号。

萧大郎不干了,“二叔,才不是这样的。”

“明明就是他们先讽刺我们是乞丐,让我们滚。”

“我们都说是将军府的家眷了,他们还说你不过是个威远将军,别将自己当盘菜了。”

“他竟然敢这么诋毁你,我们自然要帮你出气了。”

他真觉得委屈,明明他们是为了帮二叔呢。

时卿落可说了,他们是将军府的人,绝对不能让人小瞧了,不然以后还怎么在京城混?

萧元石:“……”你们这不是帮我出气,这是坑我啊!

这可是国公府的小少爷,国公府可是太后的娘家,圣上的外家,他虽然不算怕,但是却不想得罪啊!

关键是惹不起。

他真要抓狂了,给了萧大郎一个冷眼,“你先闭嘴。”

然后走到奚睿身边赔笑,“我的家人刚从乡下来,不懂京城的规矩,这才冲撞了小公子,还望你见谅。”

“我改天一定上门赔礼。”他能走到今天,就能屈能伸。

看到萧元石居然跑去给那混小子道歉,老萧家的人又憋了一肚子的气。

不过却还是忍住了,毕竟他们可是想常住将军府的。

奚睿看到萧元石低头,还以为这位大将军会为家人出气呢,真没骨气。

突然觉得没意思。

他哼哼道:“行,那我等着。”

听爷爷和父亲说萧元石最近圣眷正浓,他也不会真傻到和对方撕破脸。

但这个仇,他却记下来。

说完就带着人离开了。

萧元石又和京都府尹的人说了说这是误会,这才僵着在围观人群异样的眼光中,将老萧家的人带去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