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快穿之瑜儿游世界 > 27. 学渣的逆袭 2

晚上回到房间,宋有德心情依然很差,看到林美珠无事人一样一层一层抹着护肤品,忍不住就问,“难道你不觉得对玥玥太冷漠了吗?还有景书她那样对姐姐,你也不说说她,你让玥玥心里怎么想?”

“我怎么她了,她在家里有吃有住的,哪里亏待她了,再说景书也没说错呀,是从乡下来的嘛!”林美珠不以为然。

“说得就好象你不是从乡下来的,我跟你说,你以后别后悔!”

“后悔什么呀,我后悔,难道还指望她以后给我养老?别逗了,就她那点水平,学校别天天找家长就好!”

沟通无果,宋有德就催秘书快点把房子租下来,之后直接给交了两年的房租。家里人与这大女儿相处的不好,他也很无奈,为了家庭的和谐,干脆就同意大女儿出去住吧,这对大家都好。

话说回来,宋玥并没有因为宋锦书的哭闹而影响了心情,径直回房间将宋有德给自己的钱找了个盒子放好,她给宋有德一周时间,无论如何她下周一定搬出去。

礼拜一宋玥又到学校去了。因为换了一个新的形象,刚到学校大家都没有认出,这是宋玥,还以为新的转学生,纷纷议论这新同学是谁呀?看着好漂亮,直到她走到教室后面在宋玥的位置坐下。事实证明虽然改变形象,并没有让她的人缘好了起来,但也没有人特意来找她的不自在了,又不是真的十四岁小孩这样相安无事很不错。

一周后宋有德交给宋玥一把钥匙,并告诉她新租下的房子在哪里,当着全家人的面到房间拿出早就整理好的行礼就要出门,这么突然的举动让林美珠难得有了丝愧疚,宋有德开车送女儿到出租房给他留了一张银行卡。他也是第一次来,开车匆匆转了一圈,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觉得还不错就离开了。

搬出来之后,宋玥彻底放飞自我了。要尽快把身体素质提升到最高,一颗健体丸可不够,搬家当天晚上,先磕了一颗洗髓丹。经历了一番痛苦,全身的杂质都排了出去,洗完澡整个人感觉轻了五斤,看着镜子中的女孩皮肤白皙,眉眼精致,身形单薄修长,少了阴郁气息后整个人看着乖巧可人,用手掐了掐脸颊,做了个鬼脸,看吧,是个很可爱的姑娘。

穿上睡衣盘腿而坐,首先试一下可不可以感应灵气,事实证明,现代社会感应灵气比较异想天开。但是身体素质是提高了,几百年没用过的长春九诀再次练起来。

生活变得简单起来。两点一线往返学校与出租房之间,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一个月了,宋玥已经将初中的课本全都学完,过两天就要参加月考,月考之后就是期末考试,宋明决定这这次月考将成绩考到最好,然后期末考就申请直接参加初三的期末考,跳级到初三待一个学期直接参加中考,这样就就可以提前一年入高中。

月考在宋玥看来还是挺简单的,公布成绩单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声不响的学渣宋玥竟然绝地逆袭考了个年级第一,没有人脑残了以为作弊或者提前有答案。毕竟超神也不能超过年级第一呀!而且背答案也是不可能的。

班主任简直乐疯了,一个自己从来从来没有重视关心过的学生,竟然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平白捡了个第一名,有点心虚有没有。只高兴了一个月,到了期末考的时候,从惊喜变成了打击。这个学生直接越过自己跟校长申请要参加初三期末考试,如果考得成绩不错,学校就同意她跳级,下学期插班到初三,之后再和初三的学生一起参加中考,可以说妥妥的跟他没关系了。

没有任何悬念,宋玥转入初三(二)班的。初三(二)的班主任也是个机灵鬼,特地过来谢谢宋玥的原班主任高风亮节,给他输送了一名优秀的学生,也许自己有机会再得一笔奖金。气得初二(七)班的班主任咬碎一嘴银牙恨不得喷他一脸盐汽水。

转入初三(二)的宋玥,依旧独来独往。但班主任罗老师是个热心的,时不时会寻她,问她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有需要要说出来,和同学好好相处,这么瘦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要营养均衡,不要不要亏了身体……总之是真的尽到了一个老师的责任。

宋玥对班主任灿然一笑,谢过老师的关心,表示自己有需要会和他说的。罗老师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都被这笑煞到了。怎么会有人说这学生阴沉呢?笑得这么灿烂,这么乖,学习还这么好,真当是谣言不可信。从此对她更上心了,老师的态度会影响到学生的态度。

先是她的同桌,接着周围的几个坐在附近的同学都开始找她聊天,从借个橡皮到问道题,同学也发现,这小姑娘也不是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于是有同学邀请她,一起吃饭,一起到操场活动,一起上厕所(女生中独特的友谊交流方式)和谐相处了一个学期。也有被体育委员鼓励参加学校运动会,报了个大家都害怕的长跑项目。小小的身体爆发出超强的耐力爆发力,长跑竟然拿第一。废话,三刷了长春九诀跑个长跑还不够热身呢。这让宋玥收获了许多闪闪发亮的小眼神。

现在宋玥表现出来的脾性和实力,让班里的同学怀疑,为什么这丫在初一初二年级时会被人凌霸呢?又自己脑补了一番初初转学人生地不熟,隐忍不发,忍无可忍,彻底爆发一波三折这样的奋发戏码。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家里也没有人与她联系。似乎自从搬出去以后,她这个人就真的从那个家里消失了,如使用了删除键将家里的不和谐因素完全删除。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完美的避开。

比如说跳级初三这么大的事,学校也曾和家长联系。电话打到林美珠手机上,刚好弟弟宋行书突然发烧住院,心急火燎根本没有听清楚校长找她说什么事情,仅听到自报家门就非常生气的吼道,“那死丫头不听话出什么事,让她自己处理,以后不要找家长,这么能怎么不上天,还要家长帮她擦屁股的。”完了就挂了电打黑名单一条龙。

惊的罗老师和校长面面相觑,不约而同面露同情地看向宋玥,宋玥无奈耸肩,“我就说让你们不用打了,人家不一定有时间过来。而且这个事情只要我自己能行不就可以了吗?”结果就稀里糊涂的。跳了一级也就没有人再提起了。

原本的期末成绩一般都是会发到家长手机里的,这也是一个让他们可以了解到宋玥一些情况的途径。经常和母亲在一起的妹妹宋景书,有看到姐姐的成绩单。她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但不妨碍她恶作剧的把这个有关于讨厌大姐的东西删掉。六岁的小娃儿会乱玩手机有什么稀奇的,没人会怪她。又避开了一个了解宋玥的瞬间。

时间推移到了初三学生中考的日子。在众多由家长陪同的考生的对比下,一个人孤零零的显得有点凄凉。连续三天终于中考结束了,无所事事的宋玥决定给自己找个武术班,会武这个事情要过个明路。别说,还真让她找着一家专门由退武军人开的一家武馆,宋玥找上他们时,被人拒绝了。

一个剪着寸头穿运动背心的高壮男子严肃的说“小姑娘我们这是职业打拳的,接待的都是要比赛,打职业赛的那种。不适合你,要不你去少年宫看看,那边挺好的。”

“叔,那是小朋友去的地方,那边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这么狂呀,人教练同意你这说法吗?还有别叫我叔,我才二十七,要叫哥或者余教练!”严肃脸不变。

“知道了,叔,你不信咱练练呗!还有我十五青春年少,你看着得三十多老男人了,叫你叔,正常!”挑着眉看余乐,语气也复刻了他的,那挑衅都溢出来了。

“唉,我说宋玥是吧?咱不能人身攻击呀!我有长得这么着急吗?我现在是最有魅力的时候,你知道吗?呸,跟你一个小丫头说我犯得着吗?”回过味了,发现自己被带偏了。“你说要跟我练练,被打疼了可不要哭,我让你一只手。”

“别, 只说你是老男人,你就跟我急,那一会儿我要是打败了你,你还不给我哭,别让了到哪里打呢?”在余乐看来,这丫头真的是太嚣张了,不教训不行,就她这样到社会上得哭。让哥教教她做人。抹了把寸头,“走去那边?”

快一米九的高大男子带头,跟着只有一六二个头的女孩朝武馆里边走。从接待厅拐进去走了一段走廊又从楼梯下去,就到了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得有几千平米,完全敞开的设计,只有几根柱子在视觉上做了功能区域的分隔。

宋玥跟着余乐,一路碰到人都和余乐打招呼,看余乐把一个小姑娘带上拳击台都觉得稀奇,招呼其他人过来围观。

“我说了乐子,你这小姑娘上台干嘛?别吓着人了。”

“哎呀,乐子你怎么还给人家姑娘拳套,你狼崽子活该没女朋友。”

“乐子,咱别闹,要不哥几个跟你练练,放过人家小姑娘,做错事情不能这么教训。”这是以为在教训家里的熊孩子。

台上二人都没有理会台下人的叫嚣,余乐的确心存让宋月害怕从而自己提出,不再胡闹了。可宋玥完全无感,只感叹这武馆够大,装修的够专业,武馆的教练们也都挺年轻,一个个看着就是练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