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寒门婆婆不当诰命 > 第四十八章 找孩子

说完宋氏的几家周氏明显轻松了不少,语气也轻快了些:“张氏那伤的不多,除了张王氏害了一家性命,还有一家损了壮劳力,如今只剩下老弱妇孺……

唉,那家太穷了,为了粮食拼了命。唉,五叔……也是穷闹得。”

穷的俩孙子都难养大……

周氏的话外音裴玉听出来了,可她没有任何表态,她家也穷。

“刘氏那边倒是没多大事,伤了十来个,死了一个,就村头的二赖,那泼皮死了倒也白死。”

说到这二赖周氏明显语气不屑,只因那泼皮曾打过她二闺女的注意。

一个泼皮混子自然不是走正经手段,叫族里的小孩推姑娘下水塘,他好坏人名声。

虽然没被得逞,却也因为这事,刘氏受到宋氏排挤,在村里越发没话语权了。

刘氏一族族人最少,但底子都不错,也就没人为粮拼命,损伤最少倒是正常。

“那些外姓倒是没死人,也就方家二儿伤的重,一个个倒是机灵,懂得保命。”周氏嘴里的外姓是指这些年陆续逃难过来安家的人,乱世年间是常态。

外姓没有氏族庇护,因此一直是抱团取暖的,也是怕被本地人欺负了去。

这一带民风尚算不错,倒是没有听说本地氏族去欺负外姓的,这片山脚下的村落安居的外姓也因此比别处要多些。

新朝立下后官府重新记录过户籍田地等,如今这些人都算是本地人了,有了户籍便有了安身立命的根。

“背井离乡逃难的人总是更机警些,大多是从远方来的,一路颠沛流离自然惜命。”裴玉语气平淡。

想起原主一家逃难的过程不禁唏嘘。

周氏闻言闭了嘴,她倒是忘了,裴家也是外姓。

裴家来的早,定居近二十年,裴家人又有真本事,这么多年没吃过一次亏。

自然没人敢轻视了去,在周氏眼里裴家和那些后来的外姓人不一样。

裴玉没管周氏怎么想,她有底气,就算没这一身武力,娘家也是她的依仗。

有周氏的解说裴玉倒是清楚了村里的状况,看着惨烈,其实只有反抗激烈的人才被杀被伤。

和原主记忆里的乱世匪祸比起来不算严重,大多数人老实交出家财后都安然无恙。

大都是些皮肉伤,被吓着的妇孺最多,而被灭门的只有张家。

匪徒之流一向是为钱财,村民们刚经历过乱世,知道如何做最有利。

家中有长辈在的人家基本都是全家平安的,只是钱财粮食都被抢空了。

当然,男子们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

至于女子,却只有秦氏那一美人消香玉陨。

想想也是,村人穷苦,大多面黄肌瘦的,纵是有点姿色也看不出了。

那种一穷二白的人家妇人都饿的脱相了,幼女骨瘦嶙峋也是常见,就更别说姿色了。

便是她这样所谓的“殷实人家”不也一样吃不饱饭吗?

她这当婆婆的还面色发黄,发丝枯燥,脸上没有几两肉,如今连个亚健康她都混不上!

就说再好些的人家,比如族长家,周氏瞧着大体倒是好的。

可细看也没比她好多少,面色照样黄,发丝照样枯燥,不过脸上比她有肉。

也就秦氏长年不出门,又得丈夫疼爱,养的好了些,托出了点姿色,也因此引了祸。

思绪乱飞间,周氏停下了脚步。

裴玉抬眼,哦,到了。

屋门挂了白,院子茅屋又破旧,着实有点阴森,幸好是白日,不然她都不敢进门。

“野花?野草?”周氏推开栏栅门,一边喊着一边四处找着。

裴玉没开口,那不符合她的人设,不过也在院子和屋子里找了找。

这两孩子的名实在接地气,据说是为了好养活。

五叔觉得名字福气太大了不好,压不住是要招祸的,就像他一样。

裴玉对此不发表意见,毕竟五叔的一生是真的惨淡。

不过,她觉得名字就是个代号,方便称呼与区分的,只要不是太难听就没问题。

“哎呦,这两孩子去哪了!再晚点祠堂那边灵堂都摆好了,得守灵进孝啊!”

周氏会在这个节骨眼来找两孩子,就是为了让孩子去给五叔守灵。

此次糟难的人都属于横死,按照当地习俗尸身是不能进家门的。

这丧事自然就安排在了家族祠堂,不过女子不能入正堂,方氏和张氏的灵堂都摆在侧间。

五叔是男子,正经的宋氏后人,所以祠堂正堂就摆了宋昌福一人的丧,这布置起来也就快了。

如今就差了两孩子了,五叔是有孙子的,自然要孙子送终的呀!

裴玉找完不大的院子,眉头微皱,五叔家是真的穷啊,一穷二白都不足以形容!

难怪为了粮食拼命了,恐怕那些粮食是他们祖孙三口的救命粮。

虽说快秋收了,可时间上还有两个月呢,没有能坚持到秋收的口粮也无用。

“两孩子会不会饿了?可能是去找吃的了。”裴玉看周氏着急,给了个平平无奇的建议。

周氏肯定道:“不会,早上刚吃过,这还没过多久,就是饿了也该回家来,两孩子能去哪找吃的?”

“五叔家还有什么家产吗?”

“家产?有!两亩旱地一亩水田,我知道在哪!”说着话周氏就兴冲冲的走了。

裴玉无奈跟上,虽然是她随口问的,可目前也没头绪不是。

“野花!野草!野花!”

田埂边路,周氏一边找一边喊,裴玉听着都觉得费劲。

周氏找了一圈仍然没找着孩子,却已经累的不行了,裴玉跟着走了一圈也有些累。

“奈!奶!奶!”

突得含糊不清的呼喊从田地旁的林子里传来,听得出是小孩的声音,而且年纪不大,话都说不大清楚。

裴玉当即跑了过去,找不着人是一回事,孩子有危险是另一回事!

裴玉刚踏入林子,一个小孩啪的撞在了她身上,裴玉差点把孩子撞飞。

“奶乃!姐姐!秀姐姐!”小不点撞的结实却不哭疼,还特着急的抬头喊她。

裴玉一把抱起撞她的小娃:“慢慢说,姐姐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