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姐姐蕉泥座人 > 第九章:约了个炮

说来实在惭愧。我郝拽居然栽了。

自认为对待两性比较传统的我,居然跟着一个只见了两三面的男人回了家!

这还要从昨晚那场酒局说起,当时好不容易把孙文盼出了厕所,吕查也稍微醒了酒。

其实我和吕查两个人打车回家问题不大,可就是不知怎得,竟听从了孙签的鬼建议。

“现在天都快亮了,不好打车,街道上都是黑车,你们两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的,要不去咱们四个去我家凑合一晚吧,我家有客房”当时孙签是这么说的。

我呢一开始是想着我和吕查住一个房间,他俩住一个房间,也没有什么的。

结果路上,车开了一半我便感觉到不对劲,这也太他喵的远了?

‘你俩该不会是个人贩子吧?这么远的路都快出城了。苍天啊,我是命中缺劫吗?!!怎么这种事都让我给碰上了!'不吹不黑,我满脸鄙夷的盯着孙签脸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这种东西。

没想到孙签看我盯着他又开始自恋起来了。大哥!你自恋也看看时候啊!没看到我正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吗?

结果我的手机也只剩了百分之二的电量,报警的话恐怕还没说上话就关机了吧。

其实我不怕死,我怕的是生不如死,例如被卖到了窑子啊,类似会被强迫做不愿意做的事的地方。。。

最终孙签包下的黑车在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停了下来,前座的孙文和我身边的吕查都喝的烂醉如泥,我的手机又没电了,于是让孙签付了车费。

孙签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上车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价格,其实黑车也不算黑,这么远的路程,打表计价也要七十的。

想当时我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车站的人流密集到 出租车候车口排的队伍简直了!没个一小时都坐不上。

我虽然知道城市套路多,黑车我却没经历过,面对走上前来笑眯眯问你要不要打车的面善大哥,我感觉我找到了快速通道,再三确认了是出租车以后便跟着走了。

在我报出了我的目的地的时候,他张口就是两百块,我想着可能路途比较遥远,而且这一线城市的打车费高很正常,我便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接着他将我领到了一辆坐着司机的出租车面前,告诉我他们俩刚刚交班,由他同事送我也是一样的,我并没有怀疑。

结果十五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我当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问司机,这么点路也要二百块吗?

司机则不紧不慢的回答我,刚才那大哥说妹妹着急赶路便拦下了他的车,说会多给他车费钱,他便同意了。

司机大哥告诉我我是遇到‘黑中介’了,但是他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不是他拿的钱。

当时给我一顿气啊!我说呢,那大哥怎么先跑来跟司机打招呼,原来是不想被我当场识破!那又能怎么办呢,再不甘也该下车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扫把星附体,倒霉的很,下车后没一会又被一男的骗光了本就为数不多的存款。

哎!往事真是不堪回首啊!

回到正题,孙签家这个小区是祖安郊区的某处别墅区,小区门口竖着一块超大的大理石,上面提着醒目的四个字‘龙城花园’。

他家离小区大门有些距离,吕查已经有些醒酒,可以自己走路,我边牵着吕查的手,而他抓着烂醉的孙文那没肉的胳膊架在脖子上,一路扛着走到了一座别墅建筑。

小区内有平层区,有两户一栋的联排别墅区,他家就在联排区。

他打开门后让我们在门边上等一会,他先将孙文扛了进去。两分钟后,他才探头出来示意我们进去。

进门右侧边是一面约两米长的红木打造的工艺墙,下方做成鞋柜,上方的红木条包着水波纹的长虹玻璃通到顶。与左边厨房墙面配合,隔出一道玄关。玄关的存在完美的避免了 给快递员或者外卖员开门时,对方一眼就能瞧到客厅家人的尴尬。国人对做玄关这个事属实是颇有执念。

很显然,进门后,左边是半开放式厨房,厨房外摆着一张能容纳十人的中式红木餐桌。右边呢则是客厅,随即看到整个家都是红木的家具,连楼梯的扶手也不例外,这个年代新中式的家装风格深受中年人喜爱。

客厅还摆着一架三角钢琴,钢琴边放着一只rose only的永生花小熊,这个大小我见到过,售价不到十万,果然壕就是好啊,买个熊花样都这么多。

穿过客厅是一个钢化玻璃包裹的阳台。二楼的这个位置即也是一个卧室阳台。

楼梯左侧便是次卧,吕查看到便表示要住这间。

二楼有三个房间,一个是孙签的卧室,孙文此时正躺在里面的床上,这个房间竟比一楼那个还要小,而且还不朝阳。

隔壁便是主卧,主卧是非常典型的五星酒店里顶层行政套房的格式,中间是书房,左边是一个比孙签卧室还大的卫生间,里面有一个双人浴缸,淋浴区,边上隔出马桶的位置,长长的洗手池摆满了护肤品和化妆品,就连那张大块的镜子也是智能防起雾的。

中间书房书架上摆满了书,并摆了一张两米左右的书桌。通过双开门进入书房再右转才到达主卧,主卧的阳台比楼下那个稍小些,但也足够扎个帐篷了。

没想到的是主卧的床头边还有一扇门,孙签说门后还有一间卧室,他的妈妈通常在里面那一间休息。

谁能想到,那十几平的小房间边上居然有这么豪华的一个套间。

这一趟观察下来,我没忍住问孙签“你为什么不住楼下那个卧室,楼下也有卫生间啊,面积还比二楼这个大。”

“平时我是睡在主卧的,我妈她有一半时间不在这个房子里,她在市中心有一套房子,跟她男朋友一起住。”孙签说。

“男朋友?”我不禁疑惑。

“刚出生我爸妈就离婚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我爸,听说他在漂亮国做生意。”

我居然有些心疼这个没感受过父爱的富二代。

“那你刚才让我们在门外等会是做什么?家里太乱了不好意思所以收拾一下?“我接着问道。

“啊,不是,是我妈在家里放了五个摄像头,我得先把WiFi电源拔了,不然她看见了就不好了。”

原来如此啊,家里居然装了五个摄像头!这个女人也是个人才啊,看来家里玻璃多,也不是个什么好事啊,还得防贼!

另一方面应该也是想管住自己儿子不让他带人回家乱来吧,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孙签竟然断网!

由于孙文已经晕过去了,孙签给我和吕查拿来了没用过的毛巾,拖鞋还有牙刷,我们三人便分头洗澡去了。

洗完澡孙签给我拿来了他的一件白T恤让我当睡衣穿,我伸手出门接过了衣服便换上了,我比较瘦小,他的衣服穿上恰好能遮住我的屁股,因此我想,没有裤子也罢。

不想出门时脚下一滑!我一下子便扑到了一直在门口的孙签怀里!

我尴尬又错愕的抬头看着他,没戴眼镜的孙签如同整容国的爱豆那般,奶帅奶帅的。

两个湿漉着头发的人四目相对,他的双臂环抱着我,而我那没穿内衣的胸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也许是感受到了这份柔软,他短裤内的那块肉瞬间起了反应,而我也感觉到了硬物顶着腰部,双方的脸刷一下就红了!

在这微妙的气氛下,他侧着头慢慢贴近,厚软的双唇覆上了我的,我以为我会推开他,结果非但没有,反而闭上了双眼沉浸在这交换口水的游戏中。

顶住我腰部的‘枪支’变得愈发的硬挺,孙签一个没忍住将我公主抱抱起,扔到了主卧的双人床上。接着,他起身锁上了那扇双开门并关去了灯。

回来便压住了我的身体,继续刚才的法式舌吻,摸索着,双手探进了服装内的D杯双峰。而我也不甘示弱,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沉浸其中。

没错,就是做了人类爱做的事。

事实上,我确实一开始就对孙签的相貌比较喜欢,纵使是疑心病重,也没禁得住他这般**裸的勾引。

事后我想的很明白,就当约了个炮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