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毒不食子!

这鬼话也就是说来忽悠人的,苏辰可不会真的相信始皇帝,于他来说,所有人都是不可信的,尤其是始皇帝。

作为一位帝王,他若是真的这么良善,那必然不会是一代英主。

帝王,本来就是反复无常的。

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不受任何的限制,一切的结果都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阿青还待要说些什么,但是苏辰已经走了进去。

她也不好阻拦什么。

唯有站在原地,静静的等着里面的信号,若是始皇帝真的胆敢对苏辰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她以死亦要护着苏辰离开这里。

这是她的职责和存在的唯一意义。

......

三川郡,青龙寨。

位于百莽山脉中部地区,这里易守难攻,是群寇汇集之地。

此刻儿,在寨中的某处大殿里面,以墨家为首的诸子百家的一众高手都齐聚在此地。

大殿之中,吵吵嚷嚷的,摆着十几张桌子。

这是一场庆功宴会。

此次的领头人,为墨家的一位太上长老。

名为:墨无疆。

此人是墨无垠的堂兄。

武帝修为。(即渡劫帝境)

“诸位,此次我等能够将狗皇帝的女人劫了过来,全赖医家杜青宁女神医的灵药【神仙散】。”

“我代表诸子百家的诸位兄弟感谢她。”

墨无疆连忙说道。

“感谢杜神医!”

“杜神医万福!”

“杜神医,改天你医家若有差遣,我们兵家一定以死报之。”

“我墨家亦是。”

“我杂家也是。”

......

“诸位,这都是我医家应该做的。”

“大家无需这样的客气。”

“谢谢大家。”

杜青棕神色有些不悦的说道。

其实她的心里怨气还是很大。

当初说好的是俘虏,但是在毒到那数千人之时,墨家和兵家一些弟子为了报“柳家庄”仇,直接下令将人就地斩杀。

血流成河。

这非她所愿尔。

在她的心里,那数千条人命皆为她所杀一般。

内心很自责。

但是她也能够理解墨家和兵家的诸多为难之处,毕竟,柳家庄以及咸阳一役,墨家巨子被捕。

墨家折扣了两位长老。

一位传功长老,一位执法长老。

还有不少诸子百家的高手以及江湖中的同道中人。

这亦是血债。

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

因为她是一位医者。

医者当有一颗仁心。

她不是刽子手。

作为医者,他的使命不是杀人,而是救人。

一直以来,她们医家就是按照这样的方式行走江湖,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将他们的医术发扬光大。

“杜神医,这一次你为我们立下了大功,我墨无疆亦表态,我欠你们医家一个人情。”

“你们医家他日遇到什么难事,我墨无疆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此诺言,今天就请大家当个见证人。”

墨无疆站了起来,举着一个酒碗,极为豪气的说道。

这就是江湖儿女。

快意恩仇!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多谢墨大侠!”

“我杜青柠记住了。”

“也感谢大家。”

一边的杜青柠没有推辞,她知道医家的武力是诸子百家里面最弱的,他们最强大的就是医术和毒术。

他们是极其需要其他诸子百家的势力的扶持,这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医家以救死扶伤之行,结交天下的达官显贵,以及英雄豪杰,这些人脉资源都成为她们的保护伞。

这亦是医家的生存根本。

“好!”

“来,我等一起共饮此杯,祝我们功德圆满,能够将我们墨家巨子营救回来。”

“顺便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复仇!”

“一举消灭秦狗。”

墨无疆朗朗的说道,墨无疆在江湖中极有盛名,人送外号:“一剑惊魂无疆鬼”。

在江湖中亦是有着赫赫的凶名,不少有多少人闻之色变。

墨家无疆,天生的武学奇才。

五岁就已经通晓墨家所有的武学,七岁就已经踏入了大宗师,如果不是当初他练功走火入魔,导致身体的筋脉尽断,如今的他,怕早就已经步入了“剑神”之境。

不过如今的他虽然是武帝修为,但是他的实力却是足以横扫帝境,甚至匹敌地仙境。

在场之中,唯有他的修为最强,资历最老。

“消灭秦狗!”

“报仇!”

“营救巨子。”

大殿里面的数百人轰然叫了起来。

“来,饮酒。”

墨无疆高喝起来。

“诺!”

“共饮!”

“墨大侠,我等敬你一杯。”

青龙寨西北处有一座殿宇,木屋结构,此时在殿宇里面有两位人间绝色的女子在这里互相对话倾诉。

其中一女,那是生得清纯无邪,气质优雅高贵,冰肌玉骨,明眸丹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仙气飘飘的脱尘气息。

她就是高丽国的玉漱公主。

另一女亦是与之不惶多让。

素衣在身,但仍旧无法抵挡她的绝色容颜以及她裙袍之下那一双白皙的大长腿,笔挺有力。

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此女名为:孙蓉。

她就是苏辰的目标之一。

镜湖医庄的女神医。

杜青柠的关门弟子,得意的门生。

玉漱公主和孙蓉聊得很开心。她们俨然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说的闺蜜好友。

主要是玉漱公主一点儿担心也没有,这端的是意外。

“玉漱公主,你放心。”

“他们不敢伤害你的。”

“我听说了,他们劫了你,是想要拿你来换取墨家的巨子墨无垠。”

“所以,你不会有危险的。”

孙蓉说道。

“墨家巨子?”

“拿我来换?”

“为什么?我怎么就听不明白了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边的玉漱公主颇为疑惑的说道。

“这个,墨家巨子墨无垠入咸阳,准备行剌始皇帝,但可惜暴露行踪,被始皇帝的长公子扶苏所伏击。”

“随行所有人员全部罹难。”

“不仅如此,墨家巨子亦被活捉。”

“我听师尊说过,好像还死了一位恐怖的人物,据说是一位老古董,实力很强劲的。”

“可惜仍旧被扶苏这个大坏蛋给杀害了。”

一边的孙蓉很生气的说道。

她虽然医术不凡,但其实她的年岁不过二八年华,天真幼稚,不通人情事故,简直就是一张白纸。

这归功于杜青棕,都是她这个师傅保护的好。

“扶苏?他是什么人?”

“很厉害吗?”

“他是长公子?”

“始皇帝的儿子们都很厉害吗?”

一边的玉漱公主颇有些意外的说道。这一次她被父王送给始皇帝为妃,其目标就是为了阻止大秦的铁骑继续东进。

如今的辽东郡已经落入大秦的版图,大秦帝国在那里设立了强大的军队,目前已经达到二十万人。

辽东大营的大帅,是为司马尚。

此人作为一员老将,老而持重,凶悍无比。

在边境线上打败了他们高丽国十数次,如今搞得国内人心惶惶,这方才有了现在的情形。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总之,这个扶苏就挺厉害的。”

“你不知道他居然带兵逼宫,跟始皇帝强抢到了太子之位,麾下有十数万的精锐兵士。”

“据我们诸子百家的情报侦察知道,如今始皇帝更是将他封为凉州牧,我们分析大秦有可能要对西部地区发动战争。”

一边的孙蓉说道。

“呃?”

“这怎么办?”

玉漱公主连忙说道。

“这没事的,反正如今的凉州所在的地方,都是外族盘踞,什么犬戎,大月氏,羌人,还有一些义渠国的残部。”

“不是我们中原地区。”

“他如果想要征伐,我们也乐得清闲。”

“他们这样的征战天下,无非就是自我消耗,我们诸子百家很乐意看到他们这样的情形。”

“大秦国力和军力的削弱,于我们来说,是好事情。”

孙蓉这些言论和想法,都是来子诸子百家。

诸子百家在于扶苏和始皇帝的争斗事件上面,他们是幸灾乐祸,盼不得双方发生火拼,之后,两败俱伤。

如今诸子百家游说六国旧贵族以及一些地方的武将,文官,立志推翻暴秦,还政于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