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灵启 > 第四十五章 青主归来

飞剑划过,紫霄头颅自天空之中落下,砸在地面上弹了两下,脸上仍旧残留着一抹难以置信。

他至死也没有明白,为何他刚刚风光了这么久,却毫无征兆的陨落了,他曾在华北一座小城市,长大出生,父亲酗酒赌博,母亲忍受不了,便跟着别人跑了,无处发泄的父亲便以紫霄当做发泄工具,知道有一天,父亲酒精中毒去世了,没了父亲的紫霄成了孤苦伶仃的乞儿,直到那天,他还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寻找着食物的时候,他得到了那份机缘,他成了天下闻名的强者,终于过上了荣华富贵的生活。

但他社会最底层的小乞丐,没有如唐御一样的九世轮回磨砺心性,也没有如太玄一般的庞大家族有着丰富的眼界,巨大的反差让他成为了暴发户一般的存在,眼高于顶,不可一世,今日终于得到了相应的后果。

回过头去,四圣卫正扶着身受重伤的镇国侯,缓缓离开,其中却有一位穿着紧身衣,身后绣着一直朱雀的短发女子,正三步一回头,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正恋恋不舍的看着唐御。

“青冥宗弟子(三十四青影卫),恭迎青主归宗!”青冥宗众人大喊,吼声突破苍穹。

唐御颔首,附身进入树林。

“青主。”太玄俯首道,太玄本命张宗哲,江南张家宗字辈长子,从小风度翩翩颇受家族爱戴,灵启时代,机缘巧合下,他成为了太玄,让本就一时无两的张家,更上一层楼,成为了江南绝对的霸主。

“今日之事便多谢了。”唐御抱拳谢过。

这句话让太玄欣喜如狂,他这次前来而本就是为了承青主一份人情,本以为没出上力,他心中的小算盘落空了,却没想到竟让他白占了这么大个便宜。

随后太玄以及太玄门的众弟子便被迎进了青冥宗,让太玄暂时住下。

自从灵启时代开始,全世界的天气皆是晴空万里,不落滴雨,唐御曾问过张澍,张澍说是因为灵启时代刚刚开始,世界规则不全导致,需要等到第二次灵气爆发,才能完善世界规则。

看着天上翻滚的乌云,以及其中的青雷,不难看住,第二次灵气爆发,不远了……

唐御到了山顶,沈君如躺在建木之下的石板上,她胸口上的伤已经恢复,建木神异,可见一斑,这是这么久以来沈君如第一次好好休息,且还是被迫的,哪怕是昏迷,她的眉头仍旧是紧皱着。

唐御心中一阵心酸,曾经那个挂在墙头,向唐御嚷嚷着要零食吃的小姑娘,一去不复返了……

坐在一边,轻轻地握住沈君如的手,有些内疚的看着她,沈君如曾对她说过,她要做一名巨星,要让她的歌声传遍全天下的每一个角落。

只是如今,灵启时代,沈君如每天都为了青冥宗操劳奔波,唐御已经忘了,他已经多久没听过前者的歌声了。

蒲扇般的睫毛,轻轻颤抖两下,沈君如迷茫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唐御的一刹那,竟是呆住了,两人皆没有说话,当沈君如反应过来之后,一把扑进了唐御的怀里,大声的哭泣起来,她甚至认为这是一场梦,哪怕是梦,能看到他一眼便已经满足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沈君如伫立在青冥宫的观景台上,希望远处能有一袭青衣归来。

“辛苦了……”满腔的内疚,最后化成了这一句不痛不痒的慰问。

沈君如停止了哭泣,在唐御怀中无声的摇头,紧紧搂着唐御的双臂,表达着她此时心中的情感。

“唐哥!山下来了一个……呃。”端木衫急匆匆的走上山来,却见到这一幕,当做没看到一般扭头就走。

“回来。”唐御松开了沈君如说道。

“唐哥,山下来了一个姑娘,叫钟琳,拿着青冥令。”端木衫去而复返,一边走一边说道。

“钟琳?”钟其那个小家碧玉的妹妹,在刚刚下山之后有过一面之缘。

唐御拉着沈君如走到了半山腰青冥宫中,此时的钟琳正坐在下方,脸上有些憔悴,不想最开始见时的那般温文尔雅,唐御看了看青冥宗两侧,并没有看到钟其,唐御对那个一心卫国的汉子,极为有好感。

见到唐御进入青冥宫,钟琳的双眼霎时就红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青主,我哥……我哥他……他被人枭首示众,现在头颅还挂在城墙上,我……我实在没办法啦!”

“什么!”纵然是唐御,也是瞪大了眼睛,快步上前将钟琳扶起,让钟琳细说。

钟琳生的美貌,且气质端庄非常招人喜欢,在如今这个乱世,一个略有姿色的女孩,若没有一个强大的后台,便如雨中浮萍。

终于钟琳被帝都李家的公子遇见了,便要将其强行带回家中,当时钟其休假在家,他当然不会允许他的妹妹遭人侮辱,便动手将李家公子赶跑,只是后来……

李家是军事世家,纵然钟其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但终究是一个人,李家想弄死这样一个人实在是轻而易举,将钟其的头颅悬在城墙之外已经数日,若不是唐御及时回来,恐怕钟琳只有自杀一条道路可走。

钟琳讲完满堂具静,只有唐御的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椅子扶手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见唐御沉默,钟琳心中有些绝望,青主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难道哥哥的头要一直挂在城墙上受人指指点点?

但其他人沉默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有多骇人听闻,如今这个时代比这更惨的死法都有,他们沉默是因为唐御的表现。

面色平静似水,手指轻敲扶手,这幅姿态的唐御,他们只见过一次。

就在大学时期,那个为非作歹的公子哥身死的前一天。

在座的众多青影卫清楚。

唐御,动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