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清晨,闹铃如约响起。

温雪翻了个身,懒懒的伸展身体后,缓缓的坐了起来。拨开凌乱的头发,和煦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她脸上,赶走了最后一丝睡意,睡眼惺忪的温雪这才彻底清醒。

她快速下床跑去了卫生间。

一惯晚睡早起的温雪,之所以破天荒的五点便起来了,是因为她要去实施她的大计划。一想到这个计划温雪便莫名的激动。她最爱新奇搞怪,小小的困意怎么能挡得住她那颗激动的心呢。

洗漱完毕,温雪开始在房间里忙活起来,她先去衣帽间翻找了一番,拎着一个袋子出来,然后又从门口的抽屉里拿了一个小塑料袋跑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又一脸兴奋的跑了出来。

温雪拎着袋子蹑手蹑脚的打开门,朝小玉的房间张望片刻后,才小心翼翼的出了门。

温雪轻声来到高帅房间门前,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却开始犹豫了,她看看小玉的房间又看看高帅的房间。敲门不太可行,直接进又违反了她从小学到的道德礼仪。当然,放弃计划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温雪必须马上做出决定,她紧紧的闭上眼睛,轻轻的扭动了门把手,房门打开了。

温雪暗喜:“这家伙果然没锁门。”

顾不得什么道德礼仪了,完成计划更重要。温雪猫着腰从门缝里观察里面的情况,确定没有异常情况后又探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确定高帅还睡着,这才轻轻的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门。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往床边挪。

温雪嫌弃的将高帅的拖鞋蹬到了一边,惊动了睡梦中的高帅,原本侧躺的他突然翻过身仰面躺着了。吓得温雪躲在床边好一会儿都不敢动弹。

确认高帅没有醒来,温雪才慢慢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透明的东西,缓缓的站起身,举到高帅头部上方,两手使劲一拍,一大摊水一泻而出。高帅瞬间弹坐了起来,同时惊呼:“怎么啦?”

来不得得意和庆贺,害怕高帅的喊声吵醒小玉,温雪立刻跳上床用手捂住了高帅的嘴,却依然没有止住笑。

睡梦中的高帅就这么被温雪控制着,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木讷的看着开心的温雪。

高帅没再吵闹,温雪对他做了噤声的动作,轻声说:“你不要说话,我就松开你。”

温雪刚松开手,高帅立刻问:“你这是劫色啊还是劫财?”

温雪再次堵上了高帅的嘴,低声训斥:“都跟你说了不许说话。大人我不劫财,更不劫色,只是来叫你起床的。”

高帅之所以会被控制只是因为被捉弄时还在睡梦中,现在他已经彻底清醒了,他这个散打青龙又怎么可能真的被娇小的温雪制服呢。

高帅假装害怕的一动不动,温雪才松开手,保持着戒备状态,说:“麻溜的,赶紧起床。”

高帅一把将准备离开的温雪拉入怀中,低头看着她,充满暧昧。原本跪在床上的温雪被高帅一拉失去了平衡,横躺在了坐着的高帅怀里,反被高帅控制、不能动弹。

“看什么看?你想干嘛?”温雪紧张的问。

高帅不慌不忙的说:“不是应该我问你吗?叫我起床需要让我浑身湿透吗?难道你喜欢湿身诱惑?还是…你有别的…企图。”

“你你你别胡说,我我才没你那么思想肮脏呢?”温雪竟开始结巴。

高帅满满的笑笑,继续追问:“没企图,你紧张什么?”

这姿势实在尴尬,温雪急于脱离,只好说了部分实话:“我能有什么企图,不过是想让小玉姐多休息下,自己能多替她分担些而已。”

高帅怎么可能相信,这明显就是恶作剧。他故意俯身,神情暧昧的问:“你偷偷来我房间,让我全身湿透,还主动抱紧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没有企图。其实,你没必要大费周章,我说过即便是你让我以身相许,我也没意见。”

该死的花孔雀又开启了自恋模式,温雪又急又恨,趁他不注意,用头狠狠的撞了他的鼻子,这才顺利脱身。

温雪站在床边压着声音说:“花孔雀,你少在那儿自恋,你想以身相许,本大人还不乐意呢。赶紧起床……”

高帅揉揉被撞疼的鼻子,听话的下了床,温雪这才发现高帅居然没穿衣服,慌乱转身,嫌弃的说:“你你…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

高帅微微一怔,故意说:“睡觉当然不穿衣服啦。你刚才都摸半天了,现在才知道害羞呀。”

温雪跑到门口的位置,背对着高帅,说:“你胡说,我才没摸你呢。你赶紧穿衣服,衣服在地上的袋子里。我去外面等你,限你十五分钟内出来,否则…否则…”

高帅很喜欢这样的温雪,故意追问:“否则什么?”

“否则我就单方面撕毁协议,你的绯闻自己处理吧。”温雪十分清楚,除了这个可以暂时威胁高帅,其他方式都毫无威慑。

高帅突然恢复认真,十分恭敬的祈求:“司机大人,千万不要,我什么都听你的。十分钟内保证出去。”

这是唯一能让花孔雀乖乖妥协的办法了,看来,要想在司机的这段时间好过些,温雪必须好好利用这个杀手锏。

温雪出去后,高帅依然站在原地,神情忧伤的望着门口。当温雪说要撕毁协议的时候,高帅突然很害怕,是真的害怕,害怕一切又回到以前。

那年秋天,小高帅拉着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男孩的衣角苦苦哀求:“你能不能不要走,求你了,留下来吧,求你了。”

尽管小高帅苦苦哀求,男孩还是坚定的上了车,任小高帅哭喊着、追赶着,他都没有回头。

小高帅拼尽全力想要追上那辆带走他全部幸福的车子。然而,小小的身体却无法支撑这巨大的信念,体力耗尽之后,倒在地上的他绝望的望着车子消失在远方,从此,他再也无法接受离别。

温雪轻声踱着步,反思首战失败的原因。

思来想去,出师不利的根本原因在于:在无赖这方面温雪确实不是厚脸皮花孔雀的对手,幸好她还有杀手锏,不然一定会失败的更惨,还有就是,以后制定战略一定要避开跟他单独相处,寻找有利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