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夫子剑 > 第三十三章 沈望君的过去

由于陆信和沈望君这边经验的问题,导致双方看上去势均力敌。

但是陆信这一边实力毕竟要高出另外三人一大截,时间一长就慢慢显现出差距来了。

首先打破平衡的是沈望君那边。

她毕竟是在场所有人里面功夫最高的那一个,虽然经验不足与两人胶着不下。可是众人也看的出来,无论是招式还是内功,她都可跻身当世一流的行列。

与她打斗的两人虽然配合精妙,但是终归有力所不及的地方,沈望君抓住一个破绽,一剑刺到了一人手腕上。

那人吃痛,惨叫一声,丢掉了手中的兵器。

原本二对一瞬间变成了一对一,沈望君一招得手,没有丝毫犹豫,抢上前去一掌击飞了另一人。

她这边胜负见了分晓,与陆信拼内力的人心中顿时慌作一团。

他内力本就不如陆信,如今见同伴落败,心中露了几分怯意思,这一下,内力的输送徒然停了一下。

陆信磅礴的内力瞬间从拳掌相交的地方涌了过来,这人一口鲜血喷出,身子立时飞了出去,昏迷不醒。

原本对沈望君动手的五个人,现在仅剩手腕中剑的那人还站着了。

这人见自己这边落败,加上手腕被剑刺破血流不止,面色甚是苍白。

不过他语气倒是硬气,一梗脖子道:“我们泽州五雄技不如人,这次便认栽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陆信心想原来这几个人叫什么泽州五雄,可是看上去功夫不怎么样,若是自己手中有剑,三两下就能解决他们,不知这称号是如何来的。

他正想着,见沈望君向前几步,把手伸向了站着的那个人。

那人以为沈望君是要取自己性命,脸色又煞白了几分。

他们这些人行走江湖,做的是刀口舔血的事,过的是有今朝没明日的日子。心中本早做好了随时撕掉的准备,可如今当真要丢了性命,心中却也不能坦然面对。

可是江湖人最是要面子,若是在没人的地方,他说不定已经跪下求饶。

可是现如今周围有这么多人,若自己当真跪了下去,恐怕要被人嘲笑一辈子。甚至几个昏迷不醒的兄弟日后也要埋怨自己,这样想着,他便只好硬着头皮一动不动,眼睛一闭,只希望沈望君能给他个痛快。

可是他却没等来沈望君的“毒手”。

沈望君生性善良,虽有一身高强武功,却极少出手商人。她上一次亲自动手,还是两年前救陆信的时候。

这五个人为了赏金对她出手,按理说她反击杀掉他们,也是合情合理,便是他们真的有什么至亲朋友,也没有理由来报仇。

但是沈望君并不想杀人,她伸手并非要取这人性命,而是出手封住了他胳膊上的穴道。

“我已暂时替你止住了穴,你自去找地方疗伤吧。”沈望君虽不想伤他性命,却也没用什么好语气。说完便不再理他,自去找陆信说话了。

站着的大汉见沈望君非但没有取自己等人性命,还替自己止了血,心中既是感激又是羞愧。

他费力抬起手对着沈望君行了个大礼道:“沈姑娘大义,我等实在羞愧难耐。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们兄弟几个的,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望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没有再搭理他,对着陆信道:“信儿,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陆信点点头,跟着沈望君往人群外走去。

围观的人连忙给二人让了一条道,他们心中知道凭自己的本事是领不到这赏金了,也就绝了这份心思。

沈望君和陆信无视周围的人,就这么离开了。

之后沈望君寻了一处酒楼,订了一个雅间,二人方才谈论起各自的事情。

“沈姐姐,你怎么跑到齐国来了?为什么京城有人要在天机阁发布悬赏令抓你?无名先生怎么没有跟在你身边?”陆信一口气问了沈望君好几个问题。

沈望君本来笑嘻嘻的,听到陆信问到无名的时候,神色忽的暗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要我怎么回答?”

陆信听后讪笑了一下道:“沈姐姐,我也是担心你,你慢慢说就好。”

沈望君见陆信一脸窘迫,也不再逗他,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

这事情要从两年前,沈望君还没有遇见陆信的时候说起。

正如陆信猜测的一样,沈望君是邺国的京城人氏,不过却不是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而逃离。

她是京城沈家的大小姐。

沈望君的父亲在二十年前高中探花,从此步入官场。之后的十几年深受皇帝喜爱,又娶了当朝丞相的女儿,不到四十的年纪便已做到了吏部侍郎的位置。

身居高位的人不永远不会满足于自己的地位,沈父也是如此。

和京城中其他家族相比,沈家毕竟只是新贵,老宰相也早就退去。没有了靠山,看似风光无限的沈家其实已经有些摇摇欲坠。

为了沈家的未来,沈父想了一个办法,利用沈望君联姻。

他刚有了这个想法,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被沈望君知道了。

沈望君自然是不愿意,便找了个机会从家中溜了出来。

为了不被父亲抓回去联姻,自然是跑的越远越好。所以她在无名的陪同下,一路从京城跑到了望月郡,遇到了陆信。

后来觉得邺国境内还是不太安全,就又跑到了齐国。

“这次的悬赏令,一定就是我父亲发布的。两年前他还没定好要与哪家联姻,所以不着急找到我。现在一定是定下了要把我送到哪家,所以才这样做的!”沈望君愤慨地说。

“沈姐姐,毕竟你离开家里两年多了,你的父母一定都很担心你。也许并不只是想要你去成亲,而且你若是好好同你父母说,我想他们也不会强迫与你的。”陆信想着哪里会有父母不心疼孩子的,便这么跟她说了。

哪只沈望君冷笑一声道:“他们可不会想我,若不是需要用我去联姻,他们恐怕巴不得我死在外面呢!”

“啊?怎么可能?”陆信不敢相信。

“你不知道,我父亲娶的那个丞相的女儿,可不是我的娘亲!”

“那沈姐姐,你的娘亲......”

“我娘是个青楼女子,在我父亲进京赶考之前便与他相识,她也是那个时候怀上的我。说起来,那个丞相家的大小姐还是后来的呢!”沈望君说到此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之后又神色暗淡地说:“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死之前给我取名望君,就盼着我父亲能高中之后回来找她。可惜,她生前没等来,死后也没等来。”

“怎么会这样!”陆信惊叫道,“那沈姐姐你是怎么......”

“我娘生前与阿叔是好朋友,她托阿叔把我送到我父亲那里。说若是我父亲不认,就拜托他照顾我。我父亲终归没有无情到不认下我,不过阿叔却并不放心。一直在暗处保护着我,并且偷偷教我武功,这些都是沈家的人不知道的。”

“这.......”陆信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沈望君,他没有想到看上去一直笑嘻嘻的沈望君,身世竟也如此曲折。

但他又突然想到,沈望君虽然并不受父亲喜爱,可是终归还有亲人在世上。而自己已是孤苦无依,虽然之前因无心之举同月儿定了终身,如今她却也是被自己气走不知所踪了。

见陆信一脸苦闷,沈望君还以为是因为听了自己的身世,反过来安慰他道:“你怎么比我还要难过,你不要担心啦。虽然我没有母亲,父亲也不喜欢我,可是阿叔对我很好的,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陆信撤出一抹苦笑,他却不好解释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方才这样,连忙又问道:“对了,无名先生呢?”

沈望君神色黯然道:“我也不知道。”

“这是怎么回事?”

“阿叔突然就不见了,既没有留下什么话,也没有书信。已经快三个月了,我一直在找他,可是一点音讯都没有。所以我打算去天机阁看看,却被那些想要赏金的人发现了。”

“一点踪迹都没有吗?”陆信问。

“一点都没有,阿叔断然不会突然抛下我的。他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可是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世界上有什么能难倒阿叔,让他一句话都留不下来就离开了。”

见沈望君表情失落,陆信赶忙说:“沈姐姐,你不是要去天机阁吗?我陪你一起去,天机阁号称知晓天下事,说不定会有和无名叔叔有关的消息呢。正好我也要去天机阁问些事情。”

沈望君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脸奇怪的问道:“一直是你在问我,我却忘记问你是怎么到了齐国来的?你又要去天机阁做什么?”

“我在望月郡看到有人在悬赏你,心里担心,便想找到你看看是不是安全。我去天机阁原本是想打听一下你的下落,不过......”

“不过什么?”沈望君听了陆信的话,心中很是感动,可却见陆信脸突然涨红,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不过......既然已经确定沈姐姐你的安危了,我想寻一下我未婚妻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