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言琛:“自有办法知道,时间不多了,去换上。”

方妤薇没办法,她只好怀揣着疑问去换礼裙。

方妤薇将红棕色木盒打开,蔚蓝色渐变礼裙展现在她眼前。

礼裙的纱层由星光闪闪的细小亮片点缀,整体颜色呈现蓝色渐变色,上面最浅,越往下越暗。

方妤薇不由得被惊艳到。

她换上礼裙,走出来,在客厅的落地镜前观赏。

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第一眼时,方妤薇惊叹的说不出话。

礼裙不管是腰围、胸围都刚刚好,貌似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

坐在沙发敲电脑的盛言琛,结束了工作,他合上电脑,随意看了眼方妤薇,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蔚蓝色礼裙将方妤薇映衬的干净神秘,高贵中透着清透。

像是茫茫人海中一颗闪耀光芒的稀有蓝耀石。

半晌,盛言琛才从惊艳中抽回思绪,他站起身,理了理,他夸赞道,“好看的衣服也靠人来撑。”

方妤薇拽了拽裙摆,调整到舒适的位置,她淡淡道,“礼裙占比最多,我好像记得这件礼裙在哪见过,好像是哪个牌子的高定,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还差半小时迟到,走吧。”盛言琛看了眼手表。

方妤薇恋恋不舍的看了镜子里的自己,“走吧。”

到达贵族聚会的豪华大酒店。

方妤薇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酒店外,红毯铺设,两旁有鲜艳的花束摆列,在红毯的开头,分别站了两男四女,打扮正式的服务生,结尾同样又两位男性服务生。

光外面的阵仗就足以看出此聚会有多重要,又有多气派。

司机突然降下隔板,透过后视镜看向他们,“盛总,盛老夫人的车在前面,她已经等了我们十分钟。”

盛言琛面无表情道,“知道了。”

随后,微笑的看向方妤薇,“到了,下车。”

方妤薇被盛言琛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给弄懵了,她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嗯。”

方妤薇刚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时,面前突然伸出一只手,她抬眸,只见盛言琛大方的将手伸到她面前。

方妤薇犹豫的捏了捏手指,过了一秒,她生涩的将手放在他的手臂上,顺势下了车。

礼服有点拖尾,行动不太方便,方妤薇刚想拽一下拖尾,忽然她感觉拖尾有点动静,她一看,盛言琛已经绅士的整理好拖尾。

方妤薇心尖上莫名划过一丝温暖。

“谢谢。”方妤薇礼貌道。

“不客气。”盛言琛笑了笑。

就在此时,前面那辆车的车门突然打开,方妤薇好奇的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盛母一身红白相间的礼裙出现在她眼前。

盛母下车,第一时间,视线扫向方妤薇和盛言琛。

她的视线在他俩的手上停住,顿时盛母不耐的皱眉。

周身的气场变得压抑。

方妤薇注意到盛母的动静,她立刻将本想收回却没有收回的手从盛言琛手臂拿开。

盛言琛也注意到盛母和方妤薇的反应,他有些怒气,尽量平静道,“你在这里的身份是我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