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枝公主看着两个哥哥的傻帽样子,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果然是身在皇宫不知世情啊!

“那个年青女子披头散发,说明起床后头也没梳就跑了出来,可她的衣服虽然沾了一些污渍,但整体还是十分整洁的,料子也不错,说明她家里日子还过得去。

并且那个中年大叔跟在她身后,一直都在安抚她的样子,眼神也很温和......怎么看也不像被人强抢嘛!只能是跟家里人吵架怄气或者脑子不太正常呢。”

太子和二皇子眼睛一亮,仔细看了看那一对父女,发现果然如福枝公主说的一样,不由对她十分佩服,“七妹,你真厉害,居然观察这么仔细。”

福枝公主抿唇笑了笑,她能说她全是胡诌的吗?这两个皇兄未免也太好骗了吧!

其实,她不过是凭直觉知道那个中年男子对那个女子没有恶意而已。

只是这个理由没办法说给太子和二皇子听罢了!

兄妹三人一路走走逛逛,福枝公主倒还好,太子和二皇子却是看什么都很新鲜的样子,可惜口袋空空,只能看看而已。

“七妹,要不咱们找个当铺去把三......三弟的玉坠给当了?”

二皇子看着卖卤肉和冰糖葫芦的流口水,一口接一口地咽着唾沫。

禄枝公主也感觉有些饿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一直都很兴奋,饭也没吃多少,太子和二皇子也和她差不多的情况。

“我看还是算了吧,万一人心不古......”太子萧弘禹有些不赞同。

他们三个都是小孩子,万一人家觉得他们人小好欺负,贪了玉坠是小事,就怕遇上那心黑的,还想杀人灭口,那可就麻烦了。

“二哥,借点东西用用!”福枝公主抓住了二皇子的衣襟,从他身上扯了一颗玉扣,跑到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面前,也不知跟他说了什么,老爷爷收下了她的玉扣,递了三串冰糖葫芦给她。

太子和二皇子被她这一手给惊呆了,还能拿衣服扣子去换吃的?

福枝公主也懒得对他们两人解释,这兄弟两人都是没有经受过人间烟火的,说了也是白说!

她将换来的冰糖葫芦递给他们一人一串,至于卤肉还是算了吧,肉类的食品最容易滋生细菌,何况看上去就很是油腻,要是吃了拉肚子,可就惨了。

兄妹三人坐在路边一边吃冰糖葫芦,一边东看看西瞧瞧,之前的兴奋已经渐渐平淡了下来,可还是觉得这人来人往的街头既鲜活又有意思。

“要是能去那边的酒楼吃一顿就好了,还是好饿呀!”二皇子舔了舔嘴角,将唇边沾的蜜糖也舔了个一干二净。

太子咧了咧嘴,想要说什么,又觉得虽是兄弟可到底也不太熟,只得将目光挪到了福枝公主身上。

福枝公主白了二皇子一眼,“二哥,你这表情动作怎么那么像五哥呀!”

二皇子立马取出帕子擦了擦嘴角,“谁像他了?我才不要像他呢!”

五皇子萧弘煦长得胖胖墩墩的,是个标准的吃货,是那种只要见了好吃的就挪不动腿的类型。

平日不知被白贵妃数落、惩戒了多少次,就是改不了性子,二皇子听福枝公主拿自己和他比,立马就不乐意了。

“切,五哥挺可爱的呢......等等,咱们的午膳有着落了!”

福枝公主突地眼睛一亮,跳了起来,“梁家哥哥,我们在这里!”

梁冠正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突地听到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娃娃音在叫自己,起初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突地被人一把抱住了大腿。

“梁家哥哥,你怎么都不理人啊!我喊你大半天了呢。”

福枝公主仰头看着梁冠,一脸的兴奋和激动。

此时的梁冠给她的感觉又恢复了在宫里时那种让她安心的感觉,否则,她还真不敢招呼他。

梁冠冷不丁被福枝公主抱住了大腿,本能反应之下,抬脚就是一踢,好在福枝公主反应也挺快,直接挂到了他的腿上。

低头看到是福枝公主,梁冠赶紧收了力,措不及防之下,差点被福枝公主给坠得跌了一跤。

这个小胖妞到底有多重?为毛抱着的时候都没感觉啊!

“梁家哥哥,终于等到你了,你去哪儿了啊?害我们找你半天!”

福枝公主一个翻身漂亮地落了地,仰起的可爱小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梁冠:“......”

他一个有功夫在身的人居然会追不上三个小屁孩?这小破孩的话要是能信,那就有鬼了!

“公主不是要请末将吃烧鹅?”

“对啊!吃烧鹅,二哥、三哥,咱们快走吧!”

福枝公主兴奋地招呼太子和二皇子,拉着梁冠的手,直接把他往对面的酒楼拽去。

兄妹三人都是第一次在宫外的酒楼用餐,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等菜上来时,福枝公主见梁冠还傻傻地站着,一把拉着他坐了下来,“梁家哥哥,一起吃呀,我说了要请你吃烧鹅的呢。”

“末将多谢公主,多谢太子殿下和二皇子!”

梁冠老实不客气地坐下就开始大块朵颐,怎么说他前世也是做过驸马的人,皇亲国戚的交往自是不在话下,何况还是三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皇子、小公主了。

太子和二皇子皱了皱眉,想着是福枝公主主动邀请他的,也就不好多说什么,见他和福枝公主已经开动,也二话不说地埋头苦吃起来。

等到四人吃饱喝足之后,福枝公主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小二,买单!”

梁冠起身,福枝公主一把拉住了他,“梁家哥哥,你去哪?”

“更衣!”

梁冠脸部肌肉颤了颤,回答得无比实诚。

吃完就想开溜?

“那梁家哥哥先结了账再去吧!”福枝公主露出了一个可爱又软萌的微笑,双眸亮晶晶地看着梁冠。

梁冠瞪大眼睛看着福枝公主,“不是公主请末将吃烧鹅?”

“第一、你除了烧鹅还吃了别的菜呀;第二、我们兄妹身上都没有银子呢。”

福枝公主掰着手指条理分明地跟梁冠讲道理,末了,还俏皮地对他笑了笑。

太子和二皇子也是一副深以为然地样子,点头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梁冠。

这才对嘛!想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已经是给他脸了,还指望他们掏钱?

果然还是七妹有办法!

兄弟二人对福枝公主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然呢?难不成还让他们拉下脸跟一个侍卫借银子?

“老实人”梁冠:“......”

早知道他就只吃烧鹅了!

跟两个皇子一个公主吃饭,居然还要他会账?

这天熙皇朝最尊贵的兄妹三人组,居然联合起来敲诈他一个侍卫,这说出去谁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