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媳妇,谁管不是吗。

萧子烨未过门的妻子,凭什么来找萧怀烬?

楚昭荣秀脸神情微动,既然他府上有人,那她来得不是时候。

她淡淡说道:“既如此,那我明日再来吧。”

她转身就要走,不打扰某人待客。

守卫见此,连忙唤道:“楚姑娘!要不你还是再等等吧……”

摄政王府的下人们都知道,主子跟楚姑娘关系匪浅,守卫生怕自己没留住楚姑娘,事后会惹得主子雷霆震怒。

楚昭荣却说道:“不必了。”

她直接掀开帘子,抬脚欲要登上马车。

可就在这时,府外的公主的马车旁,下人老妪阴阳怪气的开口了。

老妪走到她的面前来,上下打量她。

“哎哟姑娘,你是谁呀?怎么会到摄政王的王府前来呢。我可没听说过,摄政王他在外头有养什么娇妻啊!”

老妪的语气带着嘲讽,一张老脸看不起任何人似的。

王府的守卫就要开口训斥老妪,告诉老妪楚姑娘的身份。

结果楚昭荣伸手示意,不必言说。

她微微笑着,转身坦然看着老妪。

“你是公主身边的随从?”

她从容淡然,看上去十分大度。

格局之大,与老妪对比,便知对比。

老妪哼的一声,说道:“是又怎么样?这位姑娘,我奉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不要跟我们家公主抢人,你是抢不过的,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更何况,这摄政王把你晾在门外,可见他也对你没有意思!定是你勾搭摄政王,不要脸皮上门来纠缠吧。这年头的小姑娘,果真厚脸皮的很!”

老妪自以为是,自说自话的讽刺道。

楚昭荣秀眉微挑。

有意思。

她很久都没碰到过这么蠢的人了。

上一个,还是被她撵出府,命人暴打一顿的贱奴杭三娘。

“邻国的人来我大启国,应当懂些规矩吧。既然这么不懂规矩,那正好,不如我教一教你大启国的规矩,如何?”

楚昭荣神情带笑。

老妪脸色一变,恶狠狠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可是公主殿下的侍从,你这个黄毛丫头,也想教训我不成!”

王府守卫见此,赶忙让下人进去通报,楚姑娘来了。

但愿两边不要起什么冲突。

楚昭荣秀脸微冷,她反问道:“再说一遍,试试?”

她衣袖里,银针锋芒毕露。

老妪狠声道:“我说你怎么了!想要借摄政王上位的贱丫头!……”

话还未说完。

“哗!”

楚昭荣一记银针扎在了老妪的喉头上!

快准狠。

她收针拔去,秀眸凛凛道:“这便是我的规矩!”

老妪顿时大声惊叫,倒在地上,“……啊!我的喉咙!我快没法吸气了啊!”

王府守卫慌忙过来,呵斥老妪。

“你这老仆!有眼无珠。这位乃是当朝尚书大人之女,楚姑娘!更是我们家主子日后明媒正娶要过门的摄政王妃!”

守卫将老妪从地上拖起来。

老妪却不管不顾,大声呼叫道:“……欺负人了啊!大启国的皇亲欺负人了……我要找公主为我做主,我要找摄政王为我做主!”

像是疯了一般的冲进王府内。

下人早已将事情禀报主子。

此刻,府上正堂。

萧怀烬正坐在桌前,他今日一袭织锦纹袍,衬得俊美无俦。

他闻言,唇紧抿成一条线。

掷下手中的杯茶,他声音冷沉,扫了眼下人,“说清楚。谁把谁打了?”

下人连忙说道:“主子,楚姑娘把外头那老妪给扎了……”

话音刚落,老妪就哭天喊地的进来。

扑通跪在地上,就是一通乱扯,恶人先告状。

“公主,摄政王。你们要为老奴做主啊!老奴被外头的那姑娘,欺负到头上去了。老奴不过说了一句话,那姑娘就用针扎了老奴的喉咙啊!老奴险些没能活着来见公主……”

老妪添油加醋,各种控诉。

楚昭荣由着府上下人带到了正堂里来。

她入眼,便看见了相国的公主。

一身粉黛的衣裙,宛若蝶舞,生得灵秀几分。

公主的脸颊带着桃色,此刻听闻自家奴仆所说,眉头弯弯似是不悦。

与此同时,公主也看见了楚昭荣。

那一刹那,眼里带有了一丝自行惭秽的感觉。

只见楚昭荣今日一袭红裙,灼灼清艳。

萧怀烬喜欢她穿得像个小妖精一样,对他勾魂摄魄。

她担心他会恼她放他鸽子,所以今日特地打扮过,才来的。

公主从未见过如此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不由细想,这个女子与摄政王究竟是何关系?

“你是何人,为何要教训我的仆人?”

公主年方十五,刚及笄,名纪长乐。

楚昭荣看了眼面前的萧怀烬。

男人的眸子里幽深,他似乎想旁观,看看他的小荣儿,能给他什么惊喜,玩出什么把戏来。

他淡然,勾起唇角,拂袍落座,饮茶。

楚昭荣暗暗瞟他,他居然还想看热闹!

这狗男人。

她恢复从容,对公主说道:“公主的这位下人,嘴巴实在是太脏了。我只是听不下去,想让这刁奴闭嘴而已。”

楚昭荣睨了眼地上叫屈的老妪。

老妪惶恐的说道:“公主,老奴能说什么话啊?这位姑娘再怎么样也不能打人吧,老奴的脖子上,可都有针眼为证啊!”

说着,要让众人看。

可公主看了一眼,却愣是没有看见什么针眼。

楚昭荣很是从容,她的银针一落,断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萧怀烬起身,他提步走到老妪面前。

他俯首淡淡看了眼。

“针眼何在。”

他语气冷沉,对公主道:“公主便是这样管教下人的么。还是,在戏弄本王?”

老妪脸色大变,连忙磕头求饶。

“摄政王饶命啊,老奴说得句句属实,老奴也不知为何会……”

难不成,这丫头的医术高明!

竟能做到施针不留针眼?

公主纪长乐有些不悦,说道:“我的下人跟了我这么久,从来不会撒谎。本公主相信她。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本公主也不计较了。”

“只是,摄政王。这桩婚事,你早晚要给本公主一个说法。”

“今日不早了,摄政王又有贵客。明日我们宫里见。”

纪长乐正欲带着奴仆离开。

可王府的守卫顿时围了过来,受到摄政王指令,不肯放她们走!

萧怀烬俊脸带着沉沉。

他伸手缓缓揽住楚昭荣,看了怀里的人儿一眼。

他的指腹摩挲,唇角勾起讥诮,说道:“公主不计较。本王却想好好计较计较。本王向来宠着小荣儿,容不得任何人欺负了她。”

“你们说说,这事本王该怎么处置?”

萧怀烬语气森冷,周身冷意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