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她刚刚准备休息,就看到门外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鉴于月神教“这么好的人缘”,珺莞下意识就觉得是其他门派的人来暗杀自己了。

她吹灭了房间里的蜡烛,手心凝结出一道真气,猫着身子悄悄靠近门边。

“知啦!”

她一把将门打开,刚想要一掌打在门口的人身上,可是今晚的月色格外的亮,清冷的月光一下就照在了珺莞的身上。借着月光,她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

片刻之后,珺莞反应过来,一掌打在了一边的围栏上,围栏应声而断。

“是你?封祤,你在这里干什么?”

珺莞下意识的开口询问,目光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男人竟然扛着一个麻袋,看形状里面似乎还是一个人?

男人看了眼身后已经碎裂的栏杆,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

“教主,属下给您带了礼物?”

说着,男人将自己肩膀上的麻袋放了下来。

“礼物?什么礼物?”

这个礼物到是让珺莞有了一点兴趣。教主的房间前是一大片池塘,月光明亮,池塘上的水被应的明亮。

封祤将自己带来的麻袋打开,看到的竟然是赵阳秋的脸。

“赵阳秋?你把他绑来干什么?”

男人明显是被封祤打昏了。

封祤抿了抿唇,低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

“属下知道教主喜欢他,所以将人绑来送给教主。”

听见这句话珺莞直接就愣在了原地,她看着男人的脸,自打自己见到他的时候,他似乎就只有这一个表情。

很平静,平静的没有一点情绪。

“我没有喜欢这个男人,你将他送回去吧。”

她似乎开始心疼这个男人,即便对原主已经有了很高的情感,可是他一直深深地隐藏着,隐藏到连自己都不知道。

“可是您今天还去蜀山见他...”

封祤一时间反驳就说漏了嘴。

珺莞眉心微皱,“你怎么知道?你监视我?”

封祤赶紧解释,“属下不敢,只是教主已经离开教中十几日,属下实在是担心您的安全,所以才会去寻找教主,还请教主见谅。”

看着他可怜的样子,珺莞实在是不忍心责怪他。

“我去蜀山只是因为想去了解蜀山的计划,与赵阳秋无关,我并不喜欢他。”

“原来是这样吗...”

封祤低低的说了一声,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属下这就将人送回去。”

珺莞点点头,还不忘记叫住他。

“封祤。”

男人一身黑衣,身形消瘦。听见珺莞的话以后缓缓转过身,只是一个转身,珺莞竟然会感受到他的凄凉。

“教主请吩咐。”

珺莞抿了抿嘴,“我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以后并不会劫掠男子了,你也不必为我做这些事情了。比起为我做这些事情,我更希望你成为你自己。”

一个连自己都不曾拥有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

不知道封祤是不是将这句话听了进去,他沉默了一会。

“属下跟着教主,就是真正的自己。”

最后,封祤还是选择隐藏自己。他原本就是生活在阴影里失去灵魂的人,他的成长就决定了他不是一个正常人。

如果他真的做自己,只怕教主都会被吓到吧?

其实这样也好,只要能陪着教主,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很奇怪是吧?明明那么喜欢你,却什么都不可说,看起来似乎就只是一个衷心的手下。】

统六忽然开口,说出了珺莞心里的疑惑。

“是很奇怪,明明好感已经到了八十五。”

统六沉默了一会,在开口时,似乎带上了情绪。

【难度就在这里,他有着自己的心结,一个越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就隐藏越深的情结。其实他是个可怜人。】

最后一句话是特意说给珺莞听的。

“所以呢?”

珺莞不明白统六的意思。

【所以你执行任务要走心一些,认真一些,别忘了,你的任务是治愈他们,包括他们心灵。反派之所有走到今天这一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珺莞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封祤没有那么容易就解开自己的心结,这样也好,她不是也有自己的心结吗?

月光下,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

过了一会,封祤的目光落在珺莞的胸前,眼神眯了眯。

“恭喜教主新得了一件宝物。”

珺莞先是疑惑,后来随着目光看过去,就见到自己的珍珠项链此刻正闪着淡蓝色的柔和光芒。

珺莞将项链取下来,果然,原本暗沉的项链忽然之间发光了。这让珺莞心里无比惊讶,自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珍珠就黯淡无光。

“是啊,我心得的宝贝。你将人送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休息到是不着急,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珍珠会忽然发光。

珺莞说完,就要转身回屋,可是她刚刚关上房门,珍珠的光芒就渐渐暗了下去,最后很快就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月光?”

说着,珺莞拿着珍珠走到房间外,月光依旧明亮,但珍珠却依旧暗淡。

聪明如她很快就猜到,或许不是和月光有关,而是和某一个人有关。

刚刚自己身边就只有昏迷了的赵阳秋和封祤,只能一个一个试试看了。

至于珍珠为什么会发光,珺莞其实一开始就发现了一点端倪,在上一个位面的时候,自己离顾斯伯越远,珍珠就会越发暗淡。

那是不是说明,顾斯伯就像是珍珠的主人,而发光就是珍珠和他之间的特殊感应。

想到这里的珺莞感觉茅塞顿开,她急不可耐的走出房间。

自己让封祤去送赵阳秋,自己只要在他的必经之路上等他回来就可以了。至于赵阳秋,如果封祤不是,自己大可以明天在测试他。

漆黑的村落里,封祤将人送回蜀山以后利用轻功在房檐之间穿行。

忽然,一股陌生的气息开始出现在自己身后。

有高手跟上自己了。

这是封祤的第一反应,他摸到了自己腰间的佩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