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在六界做大佬 > 第31章情债

汪六怔怔地凑近徐云,伸手在徐云的脑门上摸了一把:“头,你也没发热,怎么就说起胡话来了。”

徐云两眼瞪得溜圆,反手在汪六的头顶上狠狠拍了一巴掌:“你特么的才说胡话呢,老子比二费那小鸡肠子还要英俊潇洒,怎么就没有被鬼看上?”

汪六上下扫视了一眼徐云,二费是长得皮包骨,但你徐云黑的却像块锅底,怎么看都与‘英俊’扯不上关系。

徐云被汪六蔑视的眼神,有些气不过,再次伸手打在汪六的头上:“你特么的还不赶紧带路,领着老子去看一眼二费,是不是真如你所说。”

汪六咧了咧嘴,捂着隐隐做痛的头顶跑出去了。

徐云一脸严肃,指了指沈碧:“你,跟着我一起去看看。”

二费的事虽然牵扯到诡异,但他身为公门之人,定然算得上衙门内部的责任。

此时,让她一个没有洗清杀人嫌弃的犯人去,算什么事?

是会打架?还是会捉鬼?

何况自己本来就处处被恶鬼追杀,哪里还敢再惹下另一个痴情鬼。

沈碧要不是了解徐云的脾气,真以为他还没有睡醒:“凭什么?不去!”

“因为你最近与鬼渊源颇深,这一次跟着长长眼,或许能看出什么。”

渊源?

这词用的,讽刺性太大。

沈碧自身没洗干净,不可能去给别人清洗,还是那句老话:“不去!”

“那好。来人!”徐云朝着牢房外面一个摆手,“沈碧在吴府有重大杀人嫌疑,必须带上枷锁。”

那些铁疙瘩,沈碧可不想戴,叮铃咣铛,不仅累,还会失去自由。

赶紧跑到斋奴的身后大叫:“徐黑子,你若敢,我就跟你拼命。”

“我倒是想看一看你是如何跟我拼命的?”徐云冷笑一声,亲手拿起枷锁慢慢逼近沈碧。

沈碧吓得脸都变色了,紧紧抱住斋奴的胳膊不撒手:“斋奴,救我,我可不想戴这脏兮兮地东西。”

斋奴附耳低语:“你不如就答应他吧,到了那里,先看一看,或许能找到你增加法力的养料。我先出去办点事,等会就过去找你,你看这样可好?”

养料?

炼化恶魂?

沈碧一听全身打了一个冷颤,别到时候,恶魂没有被炼化,反要被恶魂给生吞了,想想有点得不偿失。

但听斋奴的话似乎胸有成竹,再看看已经逼进身边的徐云,心里的怯意越来越烈。

罢了,反正在哪里都不会太舒坦:“我去!我去!你赶紧离我远点,你手里的东西,到底戴过多少遍体鳞伤的犯人?咦,可别弄脏了我的衣裙。”

徐云一听,转嗔为喜,一声令下:“走!”

……

二费与汪六虽在东城县衙当捕快,但他们的家就在西城,需要绕过好几条街才能走到。

斋奴不知去向,留下风宝,沈碧抱着太累,就在街上买了一个竹篓,让汪六背在身后。

起初汪六不肯,唯恐在栖剑山抓伤徐云地一幕再次上演,后来几次试探,风宝似乎对他不感兴趣,反而更热衷于新买地竹篓。

徐云与沈碧齐行,后面汪六、丁果、江鱼共跟着三个捕快。

二费家住的地方隐蔽,是一处四合院,主房与东西厢房,院子不大,倒是干净利索。

院子中央有一个石桌子,周围是五个石凳子。

一进东厢房,就见二费的母亲,一个朴素贤惠的中年女人,扑倒在二费的床前哭的死去活来。

二费的弟弟妹妹比二费小了许多,站在一旁,也是泪水珠帘。

二费的父亲,西城打更的更夫,憨厚老实,一看见徐云与众捕快,普通一声跪倒在地,压抑了许久的痛苦,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小老儿请求徐捕头救救我儿。”

徐云赶紧把二费的父亲搀扶到凳子上坐下,这才说道:“大叔,这可使不得,我徐云没别的本事,就是有一把好力气,只要我能力所能及的事情,定当在所不惜。你先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两年前,二费受父亲马全委派,到南方的叶城亲戚家帮忙照顾几天生意。

去的时候三天就到,就在返回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越走越远,总是看不到云城的边界。

途经很多村庄,也问过很多人,他们都说走的路线没错。

大概半个月后,二费带的盘缠花的干干净净,身上除了衣服还不算衣衫褴褛外,几乎与乞丐别无二致。

一路乞讨,终于来到了一个看似非常热闹的小镇,身无分文的二费,由于饥渴难耐,晕厥在一家人的门口。

醒来后,发现是一对父女救了他。

父亲陆闲也就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魁梧,一脸凶相,但语气、举止都不像一个恶人。

陆闲的女儿陆女与二费年龄相仿,不过十六七岁,长得天生丽质的一副好模样,就是认生,每一次为二费端来饭食,扔下就走,连句话都不敢说。

要说两人连句话的情义都没有,何来深情?

可偏偏就在二费几天后拜别了这对父女,一回到家,就感到身体有恙,两眼发黑,栽倒在床上,便不省人事。

二费的父亲马全请了好几个大夫都说没病,都建议他去找有道行的人看一看。

马全经打听,百里之外的方元寺,来了一个得道的行脚僧,驱赶妖魔鬼怪最为厉害。

马全便不辞辛苦,步行两座山后终于找到了方元寺的静缘和尚。

经过静缘和尚的一通法事做完,才得知,二费是被一个死了两百年的鬼给缠上了,因为他女儿看上了二费,非要嫁与二费为妻不可。

静缘和尚命马全为二费扎了一个纸人,一把火烧掉作为替身,这事也就慢慢了了,二费从此恢复成了正常人。

事后,他也慢慢想起那个索命的老鬼与老鬼的女儿,正是他之前因为迷路晕倒被救的那对父女。

一切归为平静,二费一家人便慢慢把这件事抛掷脑后。

始料未及,两年后,那对**女竟然发现他们身边的二费是个假的。

便气势汹汹的直接现身在他们一家人的面前,再次索取二费的魂魄,致使二费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