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欣几乎是逃也似的回到队伍里,那边校长还在长篇大论地讲着同学们要友好相处互相帮助之类的话,每一句都像刀一样刺在赵可欣的身上,仿佛在当众凌迟。

赵可欣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她早就预感到可能会得罪季学神和顾氏太子爷,是池明初信誓旦旦地说没有问题,她才铤而走险。

现在想想,要是真的没有问题,为什么池明初自己不去做。

不行,她一定要在池明初身上弄点好处,不然实在是太亏了。

池明初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她心里忐忑不安,正在思索着该怎么跟季宥礼解释昨天的事情。

昨天是她一时气昏了头,光想着能让池北北背负骂名,竟忘了可能会拖累季宥礼。真是的,赵可欣为什么都不提醒她啊?

课间操结束后,赵可欣如释重负,正要伸手拉住池明初装装委屈,看能不能得到一点补偿,要是能帮公司续个十年八年的约就更好了。

却见池明初理都不理她一下,径直朝季宥礼追了过去,赵可欣尴尬地收回伸在半空中,咬咬牙跟了上去。

“宥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池明初拦住季宥礼。

季宥礼昨天已经让钟管家查清楚了,得知池北北在转班之前跟顾延川并没有任何接触,转班没两天他就提出了退婚,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们不可能那么快在一起。

看来之前是他误会池北北了。

既然池北北并没有给他戴绿帽,他也就不那么生气了。

至于那个帖子,后面莫名其妙被删了,他也没有再追究,倒是刚刚才知道帖子是赵可欣发的。

季宥礼自然知道赵可欣没有那个胆子敢造他的谣,明显有人在背后指使,现在池明初又跑来跟他道歉,幕后之人也就水落石出了。

季宥礼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个未婚妻脑子可能有点蠢。

不过,她的初衷是解释之前篮球场和校门口发生的事,将脏水倒在池北北的身上,也算是为了他好吧,不然肯定有人会传他和顾延川争夺池北北。

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又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提出退婚,不管怎么说,池明初还是比池北北要好一些的。

这般想着,季宥礼深深地看着池明初,眼神晦暗不明:“没事的,你不用放在心上,都过去了。”

池明初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一样,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小媳妇似的跟在季宥礼身后。

一路跟着池明初的赵可欣被强势塞了一把狗粮,表情一言难尽,为什么池明初将季学神宣扬成绿帽王,季学神却一点都不生气?还有,池明初好歹也是池家大小姐,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花痴啊!

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赵可欣凑上了前,在池明初身边悄声说道:“明初小姐,昨天顾总打电话给我爸,说要我在全校面前做检讨,不然就让我们家破产。”

“你不是已经做了检讨了吗?怕什么?”池明初却不以为然。

赵可欣差点摔桌,这池明初怎么一点也不上道?还有,她这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她又不是池明初的丫鬟,凭什么白白帮她背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