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

张甲几人正委屈着,满腹心思都是老大被人惦记上了,再过不久可能就要嫁人了的悲壮心情,此刻一看到苏梦,直接哭的嗷嗷的,扑过去抱着大腿不放了。

“呜呜呜,老大,我想你,你不要走。”

“老大,嗝儿~我以后肯定不偷你吃的了,所有好吃的都留给你,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老大你以后好好地,想我们了就经常回来看看我们,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娘家人。”

“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抽回去,别怕打出毛病来,啥事有我们四个给你担着呢。”

苏梦懵圈了,眼眶骤然泛红,心里还有些发虚,这是咋了?怎么说的她好像马上就要不在人世了一样。

目光看向较为冷静的张乙,苏梦诧异的张嘴道:“你们这是咋回事,是不是柳淮安欺负你们几个了,有事跟我说啊,哭哭啼啼的还像不像男人,起来,咱找他报仇去,弄不死他我就不姓苏!”

“老大……”张乙嘴一瘪,被苏梦这句话又说破防了。

他们的老大,他们的小梦梦啊,被别的男人盯上了,啊!好难过啊,怎么办!

苏梦脸色一冷,扭头看着柳淮安,双眸中迸发出怒火。

“你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不就打了你一鞭子嘛,你对我不爽直接拿我开刀啊,动我的人是几个意思?”

“现在我都找上门了,你还装死不承认是吧?身为男人你敢做不敢当,柳淮安我真瞧不起你!”

苏梦越说越来气,一低头看到甲乙丙丁四个二狗子哭的这么惨,心里的怒火就更茂盛了。

“柳淮安你行,算你狠,我就不该招惹你,就当我错了行吧,你想怎么收拾我都行,你怎么能对他们动手呢,你看把他们都欺负成啥样了。”

“梦梦我……”柳淮安失笑想解释,可刚开口就被苏梦堵了回去。

“行了,你什么话都不用说了,就当我看走眼了。”

“我认了,我技不如人,我输给你了,但是你也别想好过,以后我苏梦就跟你对着干了,明天我去跟其他山头的老大开会,我就出卖你,伙同外人一起对付你们,等着吧,姓柳的。”

“老大……”张甲哭的差不多了,理智稍微恢复了些,觉得他们让柳淮安背这么大的黑锅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拽了拽苏梦的衣裳替他解释。

苏梦顺了口气,缓了缓脸色看向张甲,眸里升起一丝心疼,“咋了,你说,别怕,我在这儿呢。”

张甲吸了吸鼻子,“柳公子没欺负我们,你误会他了。”

“啊?”苏梦一愣,旋即轻笑一声,摆摆手说:“他没欺负你们你们哭成这样?我知道你们怕我惹事,但说真的,这到底是咱们的地盘,咱不怕他们。”

闻言张乙也抽抽搭搭的抬起头说:“大哥说的是真的,他没欺负我们,我们就是想家人了。”

张丁和张丙眼角还挂着泪,闻声跟着点了点头,哭的满是泪痕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庄重和严肃。

“你们,说的是真的?”苏梦心虚了,狐疑的抬头看了眼柳淮安又飞速的收回了目光。

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苏梦再一次尴尬了。

简直就是大型社死现场,冲动出头把人骂个狗血淋头,结果发现事实不是自己看到的这样。

乖乖,还有比这更让人难受的事吗?

苏梦咽了咽口水,脸颊两端飘起可疑的红晕,咳嗽一声,朝着柳淮安大喇喇的鞠了个躬,“对不起柳公子,我刚才也是护犊心切才说的话难听了些,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柳淮安没做声,眼皮耷拉着,素净的面容上看不出喜怒。

苏梦的心瞬间提起,完了,这下完了,以柳淮安的性格怕是要让她皮开肉绽了。

“无妨,我不生气。”

半晌,柳淮安才轻吐出一句话,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朝着苏梦绽放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嘶~”苏梦却突然开始后背发凉了,不对劲,有诈!

“那啥,既然没事我就带着他们先走了,时间还长着,我以后再慢慢给你赔罪。”

说完,苏梦直接一拖三,带着人走了。

路上苏梦问他们是不是真的想家人了才哭的这么情真意切,还是被柳淮安欺负了,当着柳淮安的面不敢声张。

甲乙丙丁四人面面相觑,果断的统一了口径:“真的想家人了,老大你不想吗?”

一句话瞬间戳到了苏梦的心坎里,苏梦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无意识的低喃:“想啊,怎么可能不想。”

她穿到这个游戏里都这么些天了,也不知道现实里的她怎么样了,是原身顶替了她的身体,还是她直接死了。

如果她已经死了的话,爸妈知道这个消息后该有多难过。

苏梦悠悠叹了声气,眼眶突然就湿润了,好想回家啊。

慕容烟儿和赵先生眼见着苏梦和柳淮安吵的不可开交,战场好不容易冷却下来,两人极其有眼色的分开去各自安慰受伤的两人了。

慕容烟儿让贴身婢女把从家里带来的点心分出来一部分给苏梦送了过去。

苏梦躺在床上,用被子把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像只蚕蛹一样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慕容烟儿虚虚抬手在苏梦额上探了探体温,确认没着凉后把点心盒拿到跟前,柔声劝哄:“梦梦你看这是什么,桃记的点心,你不是最爱吃这个嘛,我给你带来了。”

糕点香甜的气息让苏梦心情好了一些,但神情还是缺缺,捡了块糕点扔进嘴里,苏梦鼓起腮帮子边嚼边问:“你说离家久了,爹娘会忘记我们吗?”

“当然不会了,我们可是他们的骨肉啊,骨肉之血亲是这世上任何东西都分离不开的。”

慕容烟儿坐在小矮凳上,胳膊放在苏梦床上,双手托腮眨了眨眼睛,双眸亮晶晶的看着苏梦道:“梦梦你想家了吗?”

苏梦点点头,弱弱的吐出两个字,“想了。”

“那我带你回家吧,我们两个关系这么好,我爹娘便是你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