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在初唐吃软饭 > 第73章 让人头痛的齐王

王家上门拜访周家堡后,其余各大世家也不甘示弱,纷纷上门试探。

显然,周楚弄出来的白酒时间虽短,但其中蕴含着的巨大利益,还是引起了天下各大豪门士族的热切关注,并第一时间派人前往马邑。

原先大家顾虑平阳公主都还在观望,可王家的带头,让各家的人是在也忍耐不住,都是抱着哪怕不能独占,也要分上一杯羹的打算。

对这些拜访的世家代表,周楚倒是以礼相待,没有恶语相向,毕竟以前他与各家没有瓜葛,没必要直接撕破脸。

而各家在遭拒后,同样也没有放狠话威胁,反而是大肆吹捧了周楚一番。

尤其是范阳卢氏,更是表示可以与周家结亲,嫁一名旁系小娘子给周楚为妻,显然各家内部同样在竞争。

不过周楚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先礼后兵,耐心好的还会再试探两次,耐心不好的怕不是会直接出手,所以接下来注定不会安生。

尽管酿酒的作坊在堡内,但为了安全起见,周楚依然加强了岗哨,并且还将各道工艺分开。

这样哪怕三两个人偷偷被抓走,对方也无法得知酿造白酒的整个工艺,尤其是负责蒸馏的人,更是不许出堡半步。

这造酒的方子虽然是个巨大的麻烦,但同样也是一个护身符。

只要不泄露出去,将酒楼开遍大唐,哪怕没有平阳公主,今后不管李家谁当皇帝都会保他,一来李家占了大头,二来这么多豪强地主笼络到一起,也是一股抗衡世家不小的力量。

所以那些世家大族,起码想在朝堂上发难对付他,是非常困难的,只有选择私下里偷偷动手。

这也正是周楚不惧王家的原因,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多年战乱这马邑早已不是世家能为所欲为的地方。

世家大族消停了,本地的豪强地主又纷纷登门,这次就热闹多了,一个个差点没挤破脑袋。

显然周楚这个世袭男爵,加上又得公主青睐,能够与之结亲,各家是求之不得。

这次甚至连刘家都坐不住,派了大郎亲自登门,想将刘家小娘子嫁给周楚为小妻,以结秦晋之好。

其余各家同样都想将家中的嫡女嫁给周楚为小妻,再搭几个庶出女和旁支女为妾,套餐不可谓不诱人。

至于有婚约的都是暂时取消,若是以前肯定得炸锅,可现在各家几乎都默认了,毕竟你家取消,我家也取消,大家都不吃亏。

这无疑狠狠的刺激到了黄家。

黄世贵一咬牙,也豁出去了。

除黄家三娘这个嫡女外,再陪嫁五个黄氏小娘子为妾,侍女舞姬三十,工匠奴仆上百,金银美玉绸缎三大车,几乎掏空了黄家大半家底。

各家之所以如此趋之若鹜,说来还是这个时代的尊卑阶级观念太过根深蒂固。

先不说将来,公主会不会真改嫁周楚为妻,仅凭周楚自身的是世袭爵位,一旦结亲,哪怕是小妻,都会极大的抬高女方家族的地位。

何况周楚今年才十六岁,就位居男爵,加上公主的青睐以及自身的才华,今后侯爵公爵那都是有可能的,这叫大家如何不心动?

“咳咳,那个诸位世兄,这样吧,小弟半个月后将在家中举办一场诗会,诚邀整个马邑境内的青年俊杰,才女佳人,与文会友。”

面对各家的热情,周楚也是颇感为难,最后想了想说道。

毕竟他也真不可能和整个马邑四十多家都联姻,起码得挑选一二,但又不能明着来,不然就会得罪人。

当然了,更不能直接说将你们家的小娘子都送过来,让本县男过一过目再决定娶那个吧!

而与文会友就要好听多了,毕竟他周某人也是剽窃了一首千古名诗的,举办诗会,名正言顺。

众人一楞,随即就明白了过来,眼睛都是一亮。

毕竟哪怕他们就是再不要脸,也不可能将妹妹直接带到周家堡来,肯定得周楚自个儿上门去瞧,但一家一家的上门又太麻烦。

周楚也不含糊,立即就命人制作请柬,不但各家都送一份,还点名道姓邀请那些小娘子参加,各家子弟这才纷纷告辞。

周楚刚松了口气,打算去安慰一下家中的三位美人,小青就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郎君,齐王的马车又奔着咱们周家堡来了。”

“我真是服了!”周楚顿时头大如斗,揉了揉额头。

心里也是吐槽不已,不就是从他老子后宫出来的才人吗,又不是嫔妃,至于这般念念不忘吗?

“郎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将她们都藏起来,你也别露面,我去迎接一下!”

周楚摆了摆手,没好气道。

其实他也知道,这并不能怪李元吉。

而是这时代除了正妻,小妾真的跟衣服没多大区别,至于侍女舞姬,连衣服都算不上。

大户之间互赠姬妾那是风雅之事,在正常不过,以齐王的身份,说来还是他周某人高攀了。

奈何作为现代人,他实在无法接受,将自己睡过的女人送给别人。

周楚来到堡外,摆好架势,准备迎接齐王大驾光临,可随即就傻眼了。

因为齐王的马车根本就未停,直接越过周家堡,继续向西而去了。

“这…”

“竟然不是来我周家堡的?”

“郎君,那还要不要迎接?”

一众护卫面面相觑。

“迎接个屁,他不来本郎君还乐得自在,都散了吧!”周楚一挥手。

说实话,对齐王他并不想深交,因为这家伙注定是个失败者,只要不得罪就行,没必要过从甚密,将来惹某人猜忌。

若换做李二,说不定他还会咬咬牙,入乡随俗一回。

“不好,这家伙八成是去黄家堡了。”

周楚回到堡内,没多久,就一拍额头反应了过来。

那齐王肯定是听说他的三个才人病了,这才将主意又打到他老丈人身上。

“备马!”

周楚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去一趟,毕竟那齐王残暴荒淫,如今公主又不在,那家伙明显是彻底放飞了自我,一旦喝多了,鬼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