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雍尧、小雍雍、小乐阅在幼儿园时,被恶苟殃茬就和疯癫恶苟嗔痢及相应恶苟群,联和它们的污合污苟群,恶苟恶棍唆相应的苟朋友打小雍尧、小雍雍、小乐阅。

还恶意地不给他饭吃,不让他上洗手间,让他尿裤子再趁机对进行他体罚,还恶意的不发课本和学习资料,和让小雍尧那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

在华勇、胡耀、朱玥的两儿一女上学期间,那恶苟群恶魔不断在华勇、胡耀和朱玥孩子的圈子制造问题和矛盾。

让他们的孩子被成为攻击的对象,让华勇、胡耀和朱玥的两儿一女身心受损。

恶苟恶魔殃茬就及相应的疯劣恶魔,经常大冬天半夜恶控掀朱玥孩子小雍尧、小雍雍、小乐阅的被子,那三个孩子三天两头感冒发烧!

在华勇、胡耀和朱玥被与相应恶苟恶扣上的那5D一纸婚书,解约后恶苟殃茬就及相应的疯癫恶苟群,三番五次给华勇、胡耀、朱玥打电话进行疯病恶苟咬人:“我打你们孩子了你吹呀”;

朱玥名下孩子小雍尧的被扣门户,恶苟殃茬就异妻尘丙狰,为了要小雍尧忘记他的亲生母亲朱玥,就用那可以令人失忆的药让小雍尧服用。

要小雍尧象朱玥一样把自己的亲生父母亲的记忆抹杀掉,任由恶苟群胡乱编造和任意宰割,还称因量大了,小雍尧醒来后问恶苟尘丙狰“你是谁”,小雍雍和小乐阅同样被相应的恶苟群强压迫。

最后在华勇、胡耀和朱玥各自的父亲及正大能量的抗争强压下,而又被恶苟索勒人啃了一笔巨额,和要给恶苟殃茬就恶苟疯癫恶魔尘丙狰,及小雍雍、小乐阅相应被挂门户的疯颠污苟还清所有苟豪赌负债后。

恶苟恶魔殃茬就及相应的恶苟恶污苟群,才给小雍尧、小雍雍、小乐阅打了几天点滴,和做相应的治疗和调理,小雍尧、小雍雍、小乐阅才恢复;

那是朱玥和恶苟恶魔殃茬就,刚决裂还没摆脱一纸证书,朱玥见了恶苟恶魔尘丙狰只能说:“你想得到的已经得到,我很快会和你的疯癫恶苟殃茬就解除关系,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善待我的儿子“。

在朱玥还没和恶苟恶魔殃茬就决裂时,小雍尧还在朱玥身边,朱玥在带小雍尧体检时,正义工作者说他铅偏高,建议朱玥多给小雍尧吃奇异果,可有效地降铅。

而朱玥和恶苟恶魔殃茬就决裂后,就在一公司工作,加上小雍尧已上一年级,住的离朱玥原来住的房子又远,朱玥只能星期天有可能见到她的宝贝儿子。

那次朱玥好不容易等到小雍尧,把削好皮的奇异果交到小雍尧手上后,就上班去了。

可在朱玥下班回到家门口时,恶苟殃茬就那三个恶苟大哥的七八个小魔鬼般,你一句我一句的疯癫恶苟欢呼和吆喝道:“哈哈,你给你儿子的那奇异果,雍尧吃到嘴里,被我们恶苟尘丙狰姐用手挖出来了,还掏雍尧的喉咙连饭都吐出来血都流了,

我们尘丙狰姐说以后不准雍尧吃你的东西,也不准他见你,雍尧见你一次就打你儿子一次,哈哈哈……”

站在一旁的朱玥听着嘴唇都咬破了,那红红的血滴到上衣上。

从出生到就在朱玥身边的小雍尧,被强硬地把母子分开,还被恶苟欺凌到这种程度,才七岁不到的小雍尧为了见妈妈,只能在恶苟殃那些恶魔没发现时,在家楼下唱朱玥教他唱的儿歌,母子连心的朱玥和小雍尧,只能在楼下的围墙角落相抱而泣。

恶苟殃茬就和苟妻尘丙狰因为小雍尧见了朱玥,为了让幼小无可抗力的小雍尧屈从,恶劣地不给饭吃和不让他进家门。

结果华勇、胡耀和朱玥亲生的两儿一女,被露宿街头都不敢回自己的家,只有各自找到终身爱侣时才有家的感觉。

小小孩儿饿着肚子到处找工作,好不容易赚点伙食费又被恶苟恶徒抢完,而华勇、胡耀和朱玥给三孩子各自的伙食费在半路已被抢光,三个幼小孩子只能找有工作餐的兼职工作进行日常。

并就此向华勇和胡耀及正大能量恶苟索勒人,而不到七岁的小雍尧只能背着书包饿着肚子,到朱玥工作对面的汽车总站候车室的座位度过了一夜。

而华勇和胡耀只能暗中托正义的伙伴给小雍尧送点吃,和暗中进行安保,在他们的两儿一女熟睡后那可怜孩子盖上毛巾,及给他们点了驱蚊香。

因为小雍雍、小乐阅也在同一天在三地,被相应的恶苟进行强压,胳膊拧不过大腿无可抗力的小雍尧、小雍雍和小乐阅也只能屈服于下。

而恶苟殃茬就在扣押了朱玥的儿子小雍尧的自由权时,就要华勇、胡耀及正大能量一次性支付小雍尧到十八岁的巨额抚养费

那抚养费是恶苟殃茬就八辈子都赚不到的巨额,还不包括生病和读书相关杂费又另外苟索勒人,还利用小雍尧的安危不断制造索取巨额的苟机。

在小雍尧发育期间而且被恶苟殃茬就打伤,瘦得皮包骨头般严重的营养不良,恶苟尘丙狰苟恶咬人,给朱玥说:“你的儿子小雍尧听老师说喝骨头汤有利发育,他想喝骨头汤,叫朱玥买药材汤料给它煲汤。

华勇、胡耀和朱玥还天真的以为恶苟尘丙狰良心发现,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专程跑到几十公里外的药材专卖市场精心选购。

可朱玥几次送东西给小雍尧时,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吃的只是米饭和几根青菜清汤。

恶苟尘丙狰端着炖盅,在一旁喂它那个肥得像圆浑球般的苟崽子,朱玥把东西交给小雍尧后,捂住那颗滴血的心,忍着失控泪水跑到另一条街的墙角抱头痛哭。

那恶苟尘丙狰还恶苟咬人给朱玥说:“你儿子老偷我的鸡蛋吃,你不管管他”。

朱玥气愤回疯癫恶苟尘丙狰:“我自己生的孩子我很清楚,他要不是饿得慌,他绝对不会有这举动,还有你这浑账苟异,要是正常给我的孩子吃饭,他还用偷吗?何况我的孩子跟本就没偷,是你们的恶扣的黑帽子。

再说我的孩子,在自己家吃任何东西,都是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何以说我的乖巧孩子偷呢?疯癫恶苟的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偷???别到处恶苟咬人!!!”

原来朱玥每个月都给点零用钱给小雍尧,让他到外面增加点营养,那乖巧的小雍尧不舍得花把钱存起来,但是被恶苟尘丙狰发现后,以称没钱买菜为由,硬把朱玥每个月给小雍尧的零用钱给偷骗走,小雍尧那可怜的善良又被恶苟欺负了。

朱玥担心小雍尧营养不良影响发育,而又无法在身边照顾,在种情况下朱玥只能和鲜奶店订购牛奶卡,让小雍尧自己去取增加部分营养。

而那恶苟尘丙狰又打电话骂朱玥:“殃雍尧那么瘦,就是因为喝了你订的牛奶没营养,对身体不好才会那么瘦”。

那恶苟尘丙狰这边骂朱玥订的牛奶没营养,那边到朱玥订的牛奶卡上签卡取牛奶,给她的苟崽和苟恶自喝,朱玥到牛奶店结牛奶卡款时,每月都被签了四到六张卡(每张卡三十瓶)。

在朱玥和恶苟殃茬就刚决裂不久,恶苟殃茬就三番五次打电话给朱玥嚷嚷道:“朱玥,我打你们的孩子了,你吹呀?”

当时朱玥刚升为部门主管,因前台人员请假,朱玥在顶班时,恶苟殃茬就又打电话给朱玥得意洋洋地道:“我们又打你华勇、胡耀和朱玥的三个亲生孩子了,不单止你这个大儿子被打,你的二儿子和小女儿也会同时被打。

我们是约定的,你们又能怎样?有本事就驳回你三个孩子保护权呀?你朱玥被我们及同伙把你精神封锁永远是病人。

华勇和胡耀的现在身份,你另外你那两个孩子的身份也不能公开,再说你两儿一女和两个父亲的悬殊性,你说出去有人相信吗?

你是病人的帽子我们是给你扣定了的,要不然你们现在夫妻公开试试看,所以你三个孩子只能挂名在我们的门户上。

现在我就告诉你,你朱玥和华勇、胡耀所承受的,我们苟族群要十倍地让你们三个小杂种承受,你们再生个三胞胎又怎样,我们有办法让你们三个家族无法进行到底……”。

朱玥一直都明白“为母则刚”的道理,可此时此刻正在一边听拿着戒刀片在割报表的朱玥,戒刀割到手指上,鲜红的鲜血溅射到墙上和桌子上,而她都感觉不到了,幸好出纳收钱时发现送她去包扎。

在朱玥三个孩子发育过程中,曾被在食物投放对身体危害的药物,比如令人肥胖的激素、伤害皮肤、令记忆力衰退、精神无法集中、令人犯困嗜睡药物……

读初中学时,而分别被在腿上、手上和腰上暗中注入病菌,导致形成皮肤溃烂的毒疮,还联合相关苟务假装治疗开令病情恶化的药。

恶苟到处咬人要华勇、胡耀和朱玥两儿一女变残废,还蒙骗三个年幼无知孩子,还黑白颠倒地在三个孩子面前称,没有他们找名苟医治疗他们只能残废。

朱玥的孩子小雍尧读初中,她带她孩子做皮外小手术时,医生说小雍尧第一次做时被人为伤害过,朱玥看到她宝贝孩子被伤的旧伤疤,她的那种撕裂心裂肺的痛,她的心就象被老鹰一片片噬食的感觉……

在朱玥摆脱了与恶苟殃茬就的那一纸苟勒人脖的5D婚书后,在知心丈夫胡耀家里,看她那就被抱到仲杉的小儿子,当她的仔仔小雍雍站在她面前时,她的记忆全部被恶去除后,朱玥却已认不出来是自己日夜牵肠挂肚宝贝儿子!

而在和华勇公开后,朱玥在知心丈夫华勇的QQ相里看到自己宝贝女儿的照片时,朱玥问华勇:“亲爱的勇勇哥哥,我的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

华勇抱着朱玥说:“亲爱的宝贝,这不是你的相片,是我们乖女儿囡囡小乐阅的相片呀”。

令朱玥悲哀的是在她的记忆里,大儿子在自己身边却无法陪伴和保护他成长,二儿子和宝贝女儿她却错过他们成长的过程,甚至在她宝贝女儿最需要妈妈时,朱玥都无法陪伴左右。

华勇、胡耀和朱玥的三胞胎两儿一女,都无法在他们身边生活时,在他们艰难的成长困境中,华勇、胡耀和朱玥各自的父母亲、祖辈们和正大能量的安保,只能暗中安排正义者对三个孙儿进行引带,及让他们安全度过相应的成长期。

华勇和胡耀给朱玥买的三台公主车,当时公务员月薪也只有一千元左右,一台公主车也要几百元,前后三台都是不到一个月就被恶苟殃茬就污合同类盗取!

而且都是朱玥的钥匙在她包包里,而在家的备用钥匙不翅而飞!小雍尧上中学时,朱玥买给孩子自行车也前后三台被盗,而华勇、胡耀和朱玥及他们的两儿一女都的代步工具同时被疯癫恶苟吞盗。

在朱玥和恶苟殃茬就疯污苟决后,恶苟疯苟殃茬就强行把朱珠名下的摩托车开走,并用来做恶苟疯癫泼粪之事,那泼粪记录一次次通知朱玥处理,最后在正义的伙伴的协助下进行了车辆被苟盗注销,才解决那危险的困扰。

朱玥准备和恶苟疯苟殃茬就决裂时,恶苟疯颠恶苟殃茬就和疯癫恶苟囹云疵污合相关相应的苟群,在阳春殡仪馆动土那天,恶苟恶污苟殃茬就和那相关合污苟群里应外合,用殡仪馆的苟器制造那场苟为的交通事故

及那场苟为交通事故险情,华勇、胡耀、朱玥深知那群合污苟群的猖獗度已再度升级了!还扬言要同时在华勇和胡耀出行时要同时行动,而在华勇、胡耀和朱玥的三位各自的父亲、祖辈及正大能量,暗中安排正义工作者进行跟踪处理,华勇、胡耀和朱玥才逃过了那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