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村花她又想作妖了 > 第十三章 你不能揪我脸

过了大半刻钟,苏家做主的苏大贵吼了一声,闹剧才消停了。

苏大贵对于老二家藏鱼这事也有点不满,对苏钱氏不给饭吃这话没说什么。

苏桃怎么甘心她好不容易骗来的鱼就这样给他们吃了,恨不得立马把鱼踩烂拿去喂狗,但这会的她已经抬不起手了。

浑身的疼意。

她倒在床上想到那条鱼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呜……”

我的鱼没有了!

这个日子没法过了。

谢允棠、谢允棠、谢允棠,你杀了吧……

林三珠赶忙捂住她的嘴巴,“别哭了,等会你阿奶过来又要打人了。”

苏桃嚎得更凶了,打死算了,吃条鱼好难。

林三珠心里不是个滋味,但也确实没有办法,她只是儿媳妇,在这个家没有话语权,别说她了,苏福也插不上话。

坐在旁边的苏福抬手摸了摸苏桃的脑袋,有些难受,“闺女,别哭了,等爹脚好了,一定给你买鱼吃,到时候我们一家子去山里吃。”

他夜里编点篓子,偷偷卖也能赚点,只是不能让爹娘知道了,知道了他们一家子就苦了。

苏桃这会哪听得进去这些,这几日跟难民一样,天天吃一顿,活还干得多,她早就有些崩溃了。

她不管不顾的哭嚎……

隔壁的苏钱氏没好气的声音传来,“要死了是不是,还哭!再哭老娘就把你卖了,看你哭个啥!”

闻言,林三珠激灵一下,随后又捂紧苏桃的嘴巴,“你这死闺女别哭了,再哭又要挨打了。”

“不就是鱼吗,不吃又不会死。”

苏桃还是怕被卖,收住了哭声,回道:“会死!”

林三珠噎住了,“……”

她没好气的刮了她一眼,看了难受的苏福一眼,又对着她道:“不许再哭了,再哭等会我就打你了。”

“苏志那个死崽子去哪了?”

刚才还哭哭啼啼的苏志这会没在屋子里,刚说到他,隔壁就传来苏钱氏暴躁的声音,“死崽子!你疯了是不是!”

紧接着就是苏志的“哇哇”哭声,显然是被打了。

林三珠连忙跑了出去,苏桃也想去,但全身都疼,只听见隔壁苏志惨烈的叫声。

过了好一会,才消停了。

等苏志回来,苏桃发现他比她严重不少,小脸都被打肿了,跟个小猪头一样,她:“……”

这傻子干了啥。

“你干啥了?”

苏志话都说不利索了,张了半天嘴一句话没说出来。

苏桃:“……”

等林三珠进来,她才知道苏志这傻子把鱼丢了喂狗了,狗把鱼含着不知道去哪了。

这下全家人都没有人吃到鱼。

苏桃心里顺畅了点,看苏志的眼神亲切了点,下次少欺负他一下。

不过,心里顺畅就顺畅了一点,但晚饭也没有了。

林三珠看着两个孩子头就疼,想骂什么却又骂不出来,最后背着篓子去山里扯了点野菜,一家子就吃了水煮野菜。

苏桃差点吃吐了,一股的怪味,又酸又苦。

最后硬生生的塞进去的。

……

第二天,天微亮。

离学堂门口不远的地方,三五成群的孩子唧唧喳喳的说话。

“允棠,你今个吃的啥?”

“面。”

“我今个吃的菜饺子,可好吃了。”

“我吃鸡蛋。”

这时,突然窜出来个人,蓬乱的头发像鬼一样,吓了孩子们一跳,“啊……”

等看清来人是谁,最胖的那个孩子周生生气道:“苏桃,你咋又吓人!”

“你管我!胖子,一边去,不找你。”

说话的正是苏桃,她双手叉腰,一副很凶的模样,随后看向软包子,直截了当道:“谢允棠,我找你。”

要饼子。

最后三个字当然没说出来,不然要是那个孩子去谢家告了,她不得被吊起打。

这软包子现在还聪明了,知道她要抢他饼子,上堂都不往苏家这边走了,害的她等了好一会。

“你找允棠干啥!”周生的爹是谢家的帮工,他自然要护着谢允棠,怕兮兮的放在他的前面。

“吃他!”

苏桃没好气的呲牙吓唬他们。

周生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把谢允棠都撞摔了。

他哆嗦道:“苏桃疯了,快去找夫子。”

苏桃怎么会让他们找夫子,恐吓道:“谁要是敢去找夫子,我就先吃了他。”说完长大了嘴巴。

这些日子村里都在说苏桃疯了,顿时一群孩子相信了,被吓破了胆,周生话都说不利索了道:“苏苏桃……”

“苏桃个屁,喊姐!”

苏桃现在听到苏桃这两个字就膈应,她望了一眼天色,这会已经不早了,再磨蹭下去怕是又没有早饭吃了。

她对着谢允棠勾了勾手,又命令道:“软包子,快过来,再不过来我就把那天的事情说出来了。”

谢允棠小脸一白,有些害怕,最后还是走了过去,软软又怯怯道:“有事吗?”

苏桃没有先回他,而是看着不远处的怂包们,叉腰道:“赶紧走,再不走我就吃了你们!不许告状,告状我就把谢允棠吃了!”

“不告他等会就回学堂了。”

孩子们连连点头,很快拔腿就跑了。

等他们走了,她才看向谢允棠,“把饼子拿出来!”

闻言,谢允棠大大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微微松了一口气,原来她是饿了想吃饼子。

不是欺负他。

他连忙从布包里拿出纸包给她,认真解释道:“不是饼子,是花生酥,你想吃饼子吗?下午我带饼子。”

苏桃瞅了他一眼,软包子讨厌是讨厌,但不得不说就他对她最好。

她有点动摇了,很快摇头,坚定欺负软包子的心,可不能心软,心软要挨一辈子的饿。

说不定再大个几岁,那个是老太婆就把她卖给别人当媳妇了。

想想她就受不了。

她一把抓过,随后伸手揪了他的脸一下,凶巴巴道:“以后我就在这里等你,不许回家告状,不然我就把你腿上有痣的事给二丫说,到时候你就只能娶她了。”

二丫是村里最胖的丫头,胖是胖但一脸的痘,看着都吓人。

她丝毫没有想到自个也是个女子,就算想到了,也不会往这里想。

她只想回家。

被揪的谢允棠吓了一跳,连连往后退了两步,捂住脸有些难为情,“你不能揪我脸。”

他一本正经的模样让苏桃更想欺负,她跟个流氓一样“嘿嘿”笑了两声,走过去又揪了他一下,随后做鬼脸,“我偏揪!有本事你打我?”

谢允棠自然不会打她,往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跑进了学堂里。

软包子这没出息的样子让苏桃牙痒痒,这个样子要啥时候才有胆子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