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记完的考生,都顺着指引来到了一处平坦的广场上。

一个偌大的空艇,矗立在这里。

近距离看去的话,如同一个庞然大物站在面前,人类在它面前显得十分渺小。

“它叫莫西飞艇,据说它的年纪比天落城还要大。”

香香不禁感叹,“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还是在一次怪物攻城的时候,那时候才六岁。没想到时隔多年,再一次见到它的时候竟然是以考生的身份。”

“这样的飞艇,有十八辆?”傅尘问。

他在这里的记忆,倒是有记着一次怪物攻城,但是却忘了有飞艇这玩意。

这大家伙光看体型装上一百个人,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具体多少辆不清楚,这次考试用了这么多莫西飞艇,还挺让人感到意外的。”香香瞥了一眼旁边的饭小树,“一会要是去了飞艇里,你可要老实一点。”

“香香,我懂。”饭小树认真的点了一下头。

刚才被修必成踹了一脚,胸口现在还隐隐作痛。

果然还是自己太张扬了,后面一定要表现的低调一点。

后面的班长小队也跟了上来。

陆陆续续的,广场上的人已经集合完毕。

此时,莫西飞艇的舱门缓缓打开。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穿着军官服饰的老头,缓缓在舱门前缓缓映入眼眶。

喧闹的广场瞬间安静。

这个时候,老头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不锈钢酒壶,打开盖子猛的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嗝……好多人啊。”

他摇摇晃晃,斜靠在了舱门上,一脸醉醺醺的望着脚下的众位考生,“嗨,小家伙们……我叫杜门胜,是你们这一场考试的主考官。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杜教官。”

一身酒气,甚至传遍了整个广场。

“哒哒哒……”

他拿着酒壶碰了几下莫西飞艇的舱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里面给你们准备了五十个座位,谁先抢到就是谁的。”

说完,他又摇摇晃晃的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傅尘已经拉着香香和小树冲了上去。

几乎是在杜门胜刚走进的那一刻,他们后脚就跟着跑了进去。

发生什么了?

有人发出了疑问。

“快!快抢座位啊!”终于有反应过来的人开始大声喊。

那些反应更快的人,也紧接着在傅尘后面开始跑。

甚至有的人为了加快速度,已经拿出了他们的专属武器,就为了杜教官的那句话,抢先获得前五十个座位名额!

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不发生一些冲突。

实力强大的第一军校考生,硬是靠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将其它两个军校的人挤到了身后,抢先冲进了舱内。

而后面的那群人,便开始愤愤不平起来。

因为偶尔跟陌生人不小心撞到一起,甚至大打出手。

而狡猾的傅小狗,早已经带着香香和小树坐到了一个靠窗户的绝佳位置,甚至悠闲地喝起了小板桌上的饮料。

不得不说,那老头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还好自己机灵……傅小狗心里想。

杜门胜看着角落里的傅尘,眼神丝毫没有掩饰的流露出几分赞美。

大概也就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这个舱室的座位已经被坐满,姗姗来迟的班长小队三人看到自己没有地方坐,心里难免会有一些不舒服。

两排座位,面朝面。

中间空了一块很大的场地。

顶上是一盏盏硕大的灯,将这片空白的场地照的很亮。

饭小树一眼就看到了班长三人,立马兴奋地站起来挥手,“班长!我们在这里,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个金黄色的闪光的身影突然从眼前掠过。

在小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身后的座位已经被一个黄色刺猬头的男人给占住了。

“呦,谢了哥们!”他嘲讽的笑了笑,还翘起了二郎腿。

话音刚落,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突然从旁边袭来。

刺猬头有些惊讶,身体下意识的就要向后闪。

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无奈面前这只手的速度更快!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衣领瞬间就被抓住了。

可恶!

刺猬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怒色,高高扬起他的拳头便往这手臂关节处砸去。

然而他的拳头还没有砸到,身体就已经莫名其妙腾空了。

什……

什么情况!

下一秒。

“砰!”

光滑的地板上传来一声巨响,刺猬头整个人都砸在了上面。

傅尘拍了拍手。

“坐。”

他拉着小树的胳膊,将其拽回了原先的座位上。

“阿尘,你好帅!”饭小树激动得满脸通红,“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刚才立马就掏枪出来了!”

“强行占用别人座位,是他的不对。”香香坐在傅尘的右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

刚才她瞥了一眼,有些奇怪这人为什么不去反抗。

眼睁睁的看到傅小狗把人抓起来摔倒了地上。

看他胸前的考号,还是第一军校的。

就这点水平吗?

真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

“混蛋……”

刺猬头怒骂一声,狼狈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刚想上前教训这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家伙,他的拳头就被人死死攥住了。

“咳咳……”

杜门胜握拳放在嘴前,用力的咳嗽了两声,“莫西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孩子,它可不希望有人在它的肚子里打闹。”

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哼!”

刺猬头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恶狠狠地瞪了傅尘一眼,“祈祷别让我碰到你。”

放完狠话,他一个转身推开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愤愤离场。

“又是一个死黄毛。”傅尘的表情十分无语。

“喂喂喂!说谁呢?”

修必成扬着拳头想要冲过来,被身后的元鱼生水用力抱住,“别冲动啊……”

“私人恩怨就先告一段落吧。”

杜门胜站在场地中间,双手背到身后,挺直腰杆,“现在没有找到座位的考生,请你们在不挡住其他人视线的基础上,找个合适的地方,听老夫讲解一下本次考试的规则。”

他那苍老的声音在这封闭的空间里,极为响亮。

“首先,恭喜你们!现在要远离自己的家乡,去外面的世界生存一个周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