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医锦还香 > 第三十六章 心思

楚慕看着自来熟的皇兄,眉眼间闪过一丝柔和,支着下巴看李洛离吃饭,一边轻声解释道,“那日我只是想去看看,齐王府门口人多眼杂,我们还是不见面的好。”

李洛离颔首,“我知道,避嫌嘛。”

毕竟楚姑娘是女孩子,还是从小被养在庄子上的,他一个皇子贸然去和楚姑娘打招呼,的确不好。

楚慕知道李洛离在想什么,摇头,“我做事情不需要避嫌,我也不在意那么多,主要是,我们不能让齐王知道,我们认识。”她顿了顿,接着说,“毕竟,是我救了你这件事情,还不能让齐王知道。”

她当时在杏花村,这件事情是那些差役知道的,如果齐王知道是她救了皇兄的话,必然会把杀了李青这件事怀疑到她身上的,那样她做事就不方便了。

“对,还是楚小姐你考虑的周全。”放下碗筷,压低声音道,“你放心,我上来的时候已经让人看着了,没人看到我上来找你。”

“对了,那些女子是你找来的吧?”李洛离今天上来找楚慕主要的事情就是这个,他很好奇,楚姑娘一个常年在庄子上的姑娘,是怎么知道李青有那么多外室的?

“当时送葬的队伍很乱,但是我在最后却看到了那个怀着身孕的女子朝着你看了一眼。”李洛离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会想到她的身上。

这种事情楚慕倒是没想要隐瞒,她大方承认了,“是我,就是前日,你出来之前我在齐王府门口看到那个孕妇在那里徘徊,后来你出来后,我在街上又看到了那个女人在街角哭泣,觉得事有蹊跷,便跟了过去。谁知听到了那孕妇和丫鬟的对话,便想着送李青一个大礼,要走的时候又听到到隔壁有女孩子在哭,便翻墙过去听了一个墙角,就有了今天你看到的这一幕。”

她可以告诉皇兄这件事情是她主导的,但是肯定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如何知道的。

李洛离了然的点了点头,又问,“你为什么这样帮我们对付齐王?”

虽然这些日子因为皇妹的事情,他实在是无心其他的事情,但是他总感觉楚小姐对自己的心思,还是有点不一样。

楚慕意识到自己的皇兄好像又想歪了,她眼睛一眯,面上柔和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这如果不是自己的皇兄,她真的要揍他一顿了!

警告了多少次,不准想歪了!

谁会对他有非分之想!

这么幼稚的人,看上他的人,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楚慕咬着牙齿警告他:“李洛离,我警告你,你千万别把这件事情牵扯到你身上去,那样你妹妹会死不瞑目跳起来打死你的!”

李洛离却想歪了,他恍然又感动的看着楚慕,“原来你是想给我妹妹报仇?”

楚慕一怔,看着李洛离,见他一脸感动,无奈的翻了一白眼,不过这么说也不是没错,她的死的确是齐王造成的,上一世齐王连她那两个几岁的弟弟都没放过,这次,她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对,公主救了我的命,我自然不会让杀了公主的人有好日子过。”

“那你还是要注意安全,这几日我盯着齐王府在,就在送葬之前,看到几个暗卫往城外去了,我想齐王肯定在谋划什么,所以才没有出城。”李洛离看着楚慕,“我知道楚小姐你是好心,但是你的安全才是首要的。”

“我不是齐王的目标,我只是一个尚书府的小姐,齐王不会注意到我的,你和....皇上还有娘娘才要更小心。”

“放心,我们都防着齐王呢。”李洛离站起来,笑道,“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

送李洛离离开之后,楚慕才往品茗轩而去。

......

薄以年忍受着疼痛感,眯眼看着今日心事重重的大夫,眉头皱了皱,“楚大夫如果今日没有状态的话,我们可以改时间。”

这针要是不小心扎错了,他可不敢想象。

楚慕回神,歉然的看了薄以年一眼,“抱歉,刚刚想其他的事情了。”

皇兄离开前说的那句话让她心中很是疑惑,难道父皇已经有了计划?可是皇兄没有透露一句...

薄以年眼睛一眯,看着楚慕的表情,刚刚流扬说,楚大夫在茶楼上,那个大皇子去找了她,两人看上去很熟络...难道楚大夫走神是因为大皇子?

两人私定终生了?

以尚书府的地位,要把女儿嫁给大皇子当皇子妃也不是不可以,这楚大夫为何有点...嗯...闷闷不乐的样子?

楚慕把猜想放到一边,不管父皇和皇兄打算怎么做,她不会改变自己的计划,齐王都必须要死。

不管是谁,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上一世皇宫里面的人,他们一个都没放过,这一世,她一定要以牙还牙!

“听闻今日街上很是热闹,楚大夫也去看热闹了?”薄以年觉得自己不能让楚大夫胡思乱想了,嗯,要想也要把针扎完再想。

楚慕抬眸看了薄以年一眼,笑了,“是啊。”

一针下去,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薄公子,居然害怕她走神,把针扎歪了?

楚慕忽然这一笑,薄以年愣了一下,“如果楚大夫不介意的话,可否讲给薄某听听?”

楚慕颔首把今儿个的热闹讲了一遍,就跟讲故事一样,绘声绘色,身临其境。

楚慕把热闹讲完,针也施完了,她站起来,“真没想到这李青人都死了,还给自己的妻子惹了一身腥。”

“他必然是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吧?”薄以年双手放在两侧,他的手上今日也扎了针,不能动。

楚慕颔首,“肯定是非常过分的事,不然不会被这样报复的。”

薄以年扬眉,笑了笑没再说话。

难道这李青以前招惹过楚大夫?看样子也不像。

楚慕不知道薄以年在想什么,自顾自的捧着一本书在旁边看了起来,没一会惊奇道,“薄公子,你这是五行八卦吧?”

“楚大夫不是想学布阵设结界吗?”薄以年侧首看了楚慕一眼,微微一笑,“这本书是基础,你可以先看,如果你不介意,以后我可以教你如何布阵。”

楚慕感激一笑,“多谢了。”

“你救了我的命,要什么都是要应该的,我死了,他们就算是写在书本上又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