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春风不改旧时波 > 番外

过年的时候杨冀儿还是带着杨景儿到了夜雨山庄。

林远宥心生不满,毕竟杨冀儿是杨府的冀王爷,他此番不在府里过年,撇下三位夫人和四个孩子偏偏要跑到夜雨山庄来。

杨冀儿根本不理他,只带着景儿和宝儿满院子跑,和家仆们一起挂灯笼、贴对联,一起准备年货,完全没有王爷的样子。

林远宥没有办法,就只有随他们去闹腾。他整日都待在在药房里看他的药材和典籍。药房的徒弟们有家的都放假回家去了,路远的不愿意回去的就留下来过年,留下来过年的徒弟和伙计们早已经结伴到集镇上或者是外院去玩去了。

此时的内院很安静。

过了年初二,林远宥便催着杨冀儿回去。

杨冀儿日日带着孩子们院里院外,山前山后,河边岸上地转悠,总不见走的意思。

林远宥有些着急,只好哄着道:“花木岭该回去看看了,你们父子两个都出来,可让花木岭家人如何应对?”

杨景儿看了看杨冀儿,踌躇了一会,答道:“师父有所不知,朝廷最近围剿思州田家,我和父亲大人在这里正是要回避些事情。”

林远宥吃了一惊,道:“正是年关时分,朝廷大军就已经开始围剿田家啦?”

杨景儿见杨冀儿没有说话,又道:“正是。朝廷就是要趁着年关时分围剿让田家的人措手不及”

林远宥道:“你们如何得到消息?”

杨景儿道:“朝廷年前已经封了前往播州的道路,禁止来往通行,父亲大人已经有预感。”

林远宥有些出神道:“甚好。”

林远宥似乎忘记了昨年的事情。

杨冀儿来看他,问道:“思州已经改土归流,设立思州府,你可愿意随我前去一探究竟。”

林远宥正在研药,住了手默默想了想,道:“不去了。”

杨冀儿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自从沈至诚没有消息以后,林远宥越来越沉静了,连花木岭的事情他都没有以前那么热心了。他这个样子还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如昨?

春去秋来,寒暑更迭,雁去雁雁来。林远宥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笑过了。

日子过的很安静。杨冀儿定时会来看望林远宥,来了以后大多数时间是默默地陪陪他,给他讲讲杨景儿的事情。

又到了中秋时节,林远宥素白的衣衫,素白的披风,素白的束发丝带。初雪为林远宥系好了披风的带子,叮嘱道:“秋夜风寒,客栈的河边多少会有些寒湿之气,先生记得要早些回来。”

林远宥点点头道:“好,让宝儿早些睡下,别等我了。”

初雪道:“是,先生。”

林远宥没有去客栈,直接牵着马到了河边。还没有到河边他立住了,因为河边有一个身穿官服的人背对着他静静地站着,似乎已经站了很久。那个背影如此熟悉,林远宥的眼泪一下子奔涌出来……

“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