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后我把夫君宠上天 > 第82章 阿念陆九

第82章 阿念陆九

先帝驾崩,新帝登基。

那时阿念才十五岁,还身陷碧海阁,每日遭受着无尽的折磨。

她自幼父母双亡,无处可去,她以为自己暗淡的一生将会在这阴诡地狱中度过。

直到有一天,一个身披铠甲的少年将军拎着一把长剑,将她黑暗的世界劈开。

她得救了,还有许多与她境遇相同的同伴,都得救了。

阿念的脸上溅了许多血,那不是她的,那是青龙堂中其他前辈的。

她面无表情地伸出拇指,轻轻擦掉那些血迹,这样的杀戮她早就司空见惯,她侧眸看着满地的尸体,内心生不出丝毫的波澜。

她本就是被当作杀人利器培养的,只不过她资质一般,从没有接到过任务,手上还算干净。

就算不干净又能怎样呢,他们不需要有感情,不需要知道所杀之人是否该死,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是对的。

阿念悲哀地想着,今日便是她的死期了吧?

死后恐怕也只能下地狱了。

她站在人堆里,平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有那么一刻觉得就快解脱了,其实也挺好的。

终于,那位少年将军杀完了最后一个人,他拎着满是鲜血的长剑,踏过尸山血海,走到他们一群少年杀手的面前。

“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我的人。”

他这样说道。

阿念诧异地抬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那少年冷漠的眼中,她的后背密密麻麻沁出了冷汗,僵着身子看他一步步走到近前。

陆九站在阿念身后不远的角落,默默握紧了手中的剑。

“去傅家四姑娘身边,保护她。”

阿念愣愣地看着他,少年将军冷漠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温柔缱绻一闪而过。

“是。”

陆九的手松了力道,垂下眸子。

待人群散去,陆九站在原地没动。

陆修凉走到他面前,目光在他身上扫了扫,“刚刚我便察觉有一道视线,带着杀意。”

陆九单膝跪在地上,剑放在地上,“公子,我自愿请命去傅府。”

“你叫什么。”

“陆九。”

他刚刚才领了名字。

“会些什么。”

“轻功无人比我强,善隐藏,会杀人,会用毒。”

陆修凉点点头,准了。

自那日之后,陆九整日待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日复一日履行着他的指责。

宝佛寺的前日,陆修凉交代陆九不必随行,他没听,这是他第一次违抗命令。

他一路随行,悄悄躲在暗处,可即便他善于隐藏,也没有瞒过陆修凉的眼睛。

陆九没有插手,他只暗中跟着阿念回了府。

只要她性命无虞,他便可安心。

第一次在她面前现身是傅姑娘与他人起争执。

她的腰很细,气息是甜的,和他想象的一样。

只是早已习惯了躲藏在暗处,不知如何与她说话。

后来傅月苓嫁进了陆府,阿念本就是陆修凉的属下,自然会一起回来。

大婚前一夜,陆修凉又偷偷进了傅月苓的闺房。

陆九那晚心情很好,他抱着酒壶躺在房顶,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守在门外的阿念打着瞌睡。

轻笑一声,翻了个身,侧身支着头,一瞬不瞬盯着她。

两位主子成婚后,阿念算是清闲了起来,公子将一切都安排得妥帖,府上还有陆七这个管家在,她每日就是逗逗猫,最多每夜送一次热水。

在她最无聊的时候,陆九过来找她练剑。

阿念顿觉生活又有了盼头,隔日天不亮便起床,蹲在陆九的门口等着人醒。

陆九推开门,看到台阶上坐着的身影,难得怔了怔。

他突然忆起昨夜的梦,面上掠过一丝慌张,急忙把门关上。

阿念闻声转过头,笑地灿烂,“走吧!”

陆九怔忡,“嗯?”

阿念笑容垮了下去,“你莫不是唬我的?

说好了练剑的。”

陆九恍然,他抬头看了看未亮的天空,抿着唇,快步从她身边走过,带起一阵清冷的风。

“走吧。”

一日的缠斗,陆九的气息微微有些乱,阿念却越打越精神,她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痛快,再来!”

陆九的视线凝在她的手腕处,“不打了。”

说罢一个闪身,没影了。

“……”

阿念揉了揉红肿的手腕,美滋滋地回去了。

回去后,流月替她上了药,无意间道出陆九喜欢她的事情。

阿念惊地魂都飞了,在她的观念里,她与陆九都是杀手,杀手便不该有感情,感情会误事。

只是她忘了,今时不同往日,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因为功夫练不到位,心不够狠,被前辈打得遍体鳞伤的小丫头了。

她还未来得及与陆九谈话,意外发生,她中了毒。

她永远忘不了毒药下肚后的那种痛苦,也忘不了那日陆九脸上的表情。

他打了她一掌,还封住了她的经脉,他抱着她的手在抖,似乎是害怕极了。

然后这个色胆包天的狗男人吻了她。

一颗药丸被送了下去,阿念有些恍惚,她意识模糊的时候居然在想,陆九的唇真软啊。

疼啊,真疼。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她做了很长很长的梦,好累,想一直睡下去,可是有道声音一直在她耳边萦绕,扰得人心生烦躁。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

陆九说她已经昏睡了两天两夜,阿念抿了抿自己并不干涩的嘴唇。

“陆九,你是不是占我便宜了。”

陆九落荒而逃。

阿念躺回了他的床上,鼻尖都是他的味道。

心情很乱,心里划过的一抹异样的感觉被她刻意忽略,将被子盖过了头顶。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被子忽然被人掀开,是陆九去而复返。

他神色淡然坐在床边,垂眸看着她。

“?”

“我亲了你。”

阿念慢慢哦了声,所以呢?

陆九神色认真,“我会负责。”

阿念大惊失色,“不、不用了。”

陆九常年板着的冰块脸上难得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我已经向公子要了你,从今日起你归我管。”

“?”

这厮简直不要脸,狂妄的语气让她一口老血哽在喉中,一个激动又吐了血。

阿念:“……”

陆九神色未变,拿过帕子替她擦干净,“平心静气,好好养伤,旁的事情以后再说。”

自从她能下地行走那日起,她便回了自己的住处,一直到伤好,陆九每日都守在她的门口。

日子一晃过了半月,阿念的伤好了。

刚推开门,高大的身影挡在面前,“考虑得如何了?”

“……”阿念默了默,“不如何……”

她关上门,径自往外走,陆九紧随其后。

一连数日,皆是如此。

终于忍无可忍,她抬手便往陆九的脸上招呼。

陆九轻闪身子躲开她的攻击,揽着阿念的腰,将人固定在墙上,二话不说亲了下去。

阿念奋力挣扎,对着他拳打脚踢,气急败坏咬破了他的嘴。

陆九抵着她,呼吸沉重,他盯着她嘴上沾染的血,那是他的血。

眼中不见一丝光亮,看她的眼神像是盯着猎物一般。

“你太不专业了陆九。”

陆九又堵住了她的嘴,片刻后分开,声音沙哑:“我们早就不是杀手了。”

有了新的生活,新的开始,和从前不同了。

阿念躲闪着眼神,还想反驳,陆九又亲了上去。

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亲到她再无说话的力气,再也不能与他唱反调。

阿念双唇麻木,腿软地靠在男人的怀里,赧然地闭上了眼睛,认了命。

“你是欺负我打不过你。”

“嗯,你确实打不过我。”

“……”

这狗男人!她后悔了!

她气急,“我不喜欢你!”

陆九淡淡哦了声,“你喜欢。”

“胡说八道!”

“我第一次亲你,是何感觉?”

“……”

他怎么这么直白便问了出来。

陆九似是看透了她心中所想,故意凑到她耳边,“软吗?”

阿念的脸红了个彻底。

男人语气含笑,“你明明就是意犹未尽,下次别把心思表现地那么明显。”

阿念一向是这样,心里藏不住事,所有情绪都容易写在脸上。

也不知不专业的到底是谁。

“陆九!你混蛋!”

一声闷哼,陆九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二人又缠斗在一起。

夜深了,阿念打了一天,累得睡着了。

陆九抱着她回了房,将人放到床上。

他坐在床边,深深凝视着她的眉眼。

这样的日子,真好。

(全书完)